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锋 > 第789章 斥候交锋
    获取第1次

    “凉哥,前天遇到的那个密探,说的是真的吗?”

    大壮说道:“东蛮单于真的带了十万大军到了渝关城?”

    密谍司的密探从北方返回京城,遇到了北伐军,自然也提醒了张凉。

    “这种事情,密探不敢撒谎,应该是真的。”

    张凉的表情和金锋一样淡定。

    “凉哥,那可是十万大军啊,你就不紧张吗?”大壮问道。

    “紧张有用吗?”张凉斜了大壮一眼:“先生说过,递牙者,掰之即可!不管一万守军,还是有十万守军,渝关城都势在必得!”

    “对!”大壮也重重点头。

    张凉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的位置,又站在马上用望远镜看了看周围,下令道:“这一片牧草不错,那边还有一条河,传令下去,休整两刻钟。”

    “是!”

    身后的传令兵冲着空中挥了挥手里的令旗。一秒记住

    热气球上的镖师看到了,抬手射出两枚响箭。

    北伐军队伍缓缓停下,士卒们跳下战马就地休息。

    炊事连和保障后勤的力夫则迅速行动起来,有人提着桶去河边打水,有人架锅烧火。

    很多士卒拿着铁水壶排队打开水。

    行军途中必须喝开水,是金锋制定的硬性要求。

    还有一些力夫迅速搭建临时帐篷,作为女兵厕所。

    两刻钟之后,士卒们换上另外一匹战马,再次启程。

    实践是学习最好的方式,经过这么多天的赶路,不管男兵还是女兵,骑术都提升迅速,赶路速度也越来越快。

    时间一天天过去,北伐军距离渝关城也越来越近。

    张凉虽然不害怕,但是也没轻视东蛮人,派出去的侦察兵越来越多,热气球飞的高度也越来越高。

    另外一边,金锋和九公主带领的护卫队也进入凤翔郡地界。

    一路上,金锋编纂了数学、物理入门、化学入门、生物入门等好几本教材。

    但是进入关中之后,金锋不得不停了下来。

    所谓关中,就是指潼关以西,大散关以东,武关以北,萧关以南的区域,周围群山连绵,马车虽然是左之渊带着工部工匠特制的,但是依旧有些颠簸。

    如果日常乘坐问题不大,但是在马车上写东西就不行了。

    金锋只能暂时停下工作,欣赏关中风景。

    凤翔郡金川商会驻点早就知道金锋要来,女掌柜一大早就带人在官道路口等候。

    “先生一路辛苦了!”

    女掌柜见到金锋,询问道:“先生,您是去郡城歇歇脚,还是直接去码头?”

    去郡城和去码头是两条路。

    “直接去码头吧。”金锋答道。

    正月出发去京城,如今已经到夏天了。

    好几个月没回西河湾,没见到关晓柔和唐小北,金锋还真想得慌。

    “是!”女掌柜派人在前面带路,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金锋:“先生,小北夫人三天前来了一封信,让我转交给您!”

    “知道了,”金锋接过信封,“你去忙吧。”

    女掌柜并未离开,而是骑马跟在金锋窗户外边。

    金锋没有管她,查看信封火漆。

    坐在桌子对面的九公主递过来一把裁纸刀,然后绕过桌子,和金锋坐到一起。

    “夫君,凉哥他们快到渝关城了吧?”

    看完书信,九公主问道。

    信是唐小北寄来的,却是张凉写的。

    金锋和九公主一直在赶路,张凉只能用信鸽把信传回西河湾,然后再由唐小北转交给金锋。

    张凉在信中汇报,随着距离渝关城越来越近,东蛮探子也越来越多。

    双方的斥候已经开始交手。

    由于北伐军有热气球,可以在十几里外发现对方,所以东蛮斥候一旦靠近北伐军,就会有镖师的侦察兵等着他们。

    所以目前的交手中,镖师尚未出现伤亡。

    “这封信是凉哥半个月前写的,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快到了。”

    金锋转头看向北方:“不知道东蛮单于会不会主动出城作战?”

    他推算的不错,此时张凉带领的北伐军距离渝关城只有不到一百里了。

    最近几天,东蛮斥候越来越多,镇远镖局也开始出现伤亡。

    之前东蛮斥候靠近都骑着马,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样根本躲不开热气球,于是就学精明了。

    不仅不再骑马,而且学会了伪装。

    披着草皮趴在地上,热气球上的镖师很难发现他们。

    等到北伐军靠近的时候,这些人就会突然暴起,攻击就近的镖师。

    最近三天,已经有数十个镖师因此中招,其中有两人运气不好,被东蛮斥候刺中眼睛,当场死亡。

    傍晚扎营之后,大壮抱着头盔走进张凉的指挥大帐,气冲冲说道:“凉哥,三营刚才又抓住了六个东蛮斥候,全都是当初先生放走的那一批俘虏!”

    “有兄弟伤亡吗?”张凉问道。

    “兄弟们提前有了准备,倒是没有死人,只是有个兄弟的胳膊被刺伤了。”

    大壮摇了摇头:“当初先生就不应该放这群白眼狼回去!”

    东蛮斥候进行伪装的前提就是不能骑马,一旦动手行刺,就绝对跑不掉,被镖师们抓住了不少。

    然后镖师们就发现,前来行刺的东蛮斥候中,九成都是当初金锋放走的那一批俘虏,不少人脸上还打着镇远镖局的俘虏烙印呢。

    “大壮,你可以当面质疑先生的决定,但是永远不要在背后说先生的不是!”

    张凉听到大壮抱怨金锋,冷声说道:“别再让我听到第二次!”

    “是!”大壮听完,赶紧低下头。

    “当然,这件事也怪我,有些事情没跟你说。”

    张凉说道:“你知道先生放回去的这批俘虏,在东蛮引起多大的混乱吗?”

    “不知道。”大壮摇头。

    “曾经遇到的那个密谍司的探子跟我说过,被俘的东蛮人回去之后,和先生想的一样被其他族人歧视,有不少人羞愤自杀,也有人开始反抗,东蛮单于耗费不少功夫才镇压下去。”

    张凉说道:“反抗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是东蛮也被闹得一团糟,东蛮单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得不离开王庭,率军南下亲征,以此来转移东蛮百姓的不安和愤怒,也顺便向东蛮百姓宣示自己的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