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鉴宝师 > 第十四章 云纹透壁鼎
    陈明压下心中的怒火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司徒胜,随后嘴角扬起一个微笑:“倩云啊,原来就是你要买云纹透壁鼎啊。”

    “没错,陈明,之前我和林总已经商谈好了。”

    说着,李倩云看向陈明身旁的林强军。

    平时陈明不在的时候,整个宝轩楼就是林强军在管理。

    “老板,李女士说的没错,前几天我和她谈过一次,最终敲定把云纹透壁鼎卖给她。”林强军对着陈明说道。

    “嗯……不错。”陈明微微笑了笑。

    见此,李倩云的心落了一半。

    看来陈明并不介意司徒胜打他的事情。

    或者说,陈明根本没有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个人仇怨和生意是两码事,只要能谈成,适当放下,是应该的。

    或许这就是陈明所奉承的道理。

    “那么陈明,现在就带我去看看那尊鼎吧。”李倩云同样微笑道。

    “好的,请跟我来。”陈明说完后,转身走进房间。

    而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深深地看了眼司徒胜,但什么也没有说,任由司徒胜跟进来。

    一进入房间,司徒胜的眼神就变了,变得非常的亮。

    因为这个房间很大很大,四周都有各种台子和架子,上面都放着一件或多件古董,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进了博物馆呢!

    见司徒胜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陈明就觉得好笑。

    无论如何,你司徒胜在老子眼里,就是一个乡巴佬而已,跟这种人置气不值得。

    至于报复,那肯定是要报复的,不过不是现在,等这笔生意敲定之后,再好好玩弄他!

    “司徒胜,你看就看,给老子小心点,要是敢上手摸,老子立马叫保安把你赶出去!”

    见司徒胜想用手抚摸自己的珍藏,陈明就觉得有些恼怒,不过还是没有大发雷霆,很好地克制住了。

    “行,不摸就不摸。”司徒胜点点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倩云,这就是我宝轩楼的镇楼之宝——云纹透壁鼎!”

    “呵呵,这鼎确实珍贵,但要说是镇楼之宝,就有些重了吧?”李倩云微笑道。

    这一行的人就是这样,动不动就说这是自己的镇店之宝之类的话,无非就是想抬价罢了。

    不过这笔交易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价格。

    “按照之前商定的,云纹透壁鼎八千万。”说着,李倩云从包包里掏出一张支票。

    听到八千万的字眼,司徒胜被吸引了过来。

    “这鼎不错。”

    司徒胜赞叹了一声,随后开始仔细欣赏这尊鼎,但神色却有些异样。

    “土豹子。”陈明暗暗嗤笑了一声。

    但司徒胜不理会他,而是专注地鉴赏着这尊鼎。

    只见鼎腹内壁上铸有“云纹透壁”四字,鼎身雷纹为地,四周浮雕刻出盘龙及饕餮纹样,还有很多飞鸟走兽的纹路。

    “好,待会你叫人来运走吧。”陈明微笑着,正准备伸手接过支票。

    但就在这时,司徒胜忽然开口:“慢着!”

    其他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住了。

    “请你不要捣乱!!”陈明沉声道。

    “呵呵,我捣乱?我看你是想坑人!”司徒胜冷笑出声。

    “你什么意思?”陈明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什么意思?当然是这尊鼎有问题!”司徒胜毫不留情地揭穿。

    “阿胜,不要捣乱……”

    一旁的李倩云看不下去了。

    他知道司徒胜在鉴宝一道上有些造诣,但这云纹透壁鼎是经过国内著名的专家鉴定过的,绝不可能作假。

    而且李家也派人来看过,确定这就是真品。

    “你再胡说我马上赶你出去!”陈明的脸阴沉到了极点。

    “我胡说?老子告诉你,真正的云纹透壁鼎早就被打烂了!你这只是赝品罢了!”

    司徒胜底气十足。

    在明朝的时候,一伙民间盗贼偷进皇宫珍藏室,把里面的云纹透壁鼎偷走。

    但事后被发现,惊动了整个上京,掘地三尺,终于找到那伙盗贼,但那伙盗贼自知活不下去了,于是用大石头把云纹透壁鼎狠狠地砸烂。

    当时司徒胜就在现场,看着烂成铜块的鼎,一颗心别提有多么痛了。

    现在,居然有一尊完好的云纹透壁鼎出现在自己眼前,都不用仔细看,就知道这是造假的。

    不过造假造得如此逼真,当真是不容易了。

    “你别胡说!再乱来我就报警了!”

    这时候,司徒胜看到陈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稍纵即逝,很快就消失不见。

    “呵呵……”

    司徒胜冷笑一声,道:“真正的云纹透壁鼎,鼎高六尺三,鼎腹底部有一块圆润如玉的凹槽,这是汉代汉武帝当时叫人日夜用手抚摸打磨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防造假。”

    “你这个虽然也很润滑,但明显是经过现代机械加工,这里有一根细细的铜刺,这你怎么解释?”

    司徒胜定定地看着陈明。

    这时候,陈明忽然有些慌了。

    但他还是强装镇定,道:“放屁,你说的这些根本就是毫无根据!”

    “毫无根据?《汉古玩志》里把云纹透壁鼎的各种特征说的明明白白!还有一个,真正的云纹透壁鼎,何以透壁?那是在强光照射下,鼎外的飞鸟走兽图会映射在鼎腹,而鼎腹的‘云纹透壁’四个字,会出现在鼎外部,这才是它的神奇之处,这也是透壁的由来!”

    司徒胜一口气把云纹透壁鼎的来历和特征说了个。

    作为鉴宝界的超级大师,他不能容忍一件赝品在自己的眼前出现!

    “你……你胡说!”

    “胡说?看来你不到死是不会认的!”说着,司徒胜用力拽下衣服上的一个铁纽扣。

    “给本公子看好了。”

    随后,只见司徒胜缓缓俯身,把手伸到鼎内。

    哧……

    一声硬器割裂的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

    只见司徒胜举着那枚铁纽扣。

    “这……这是朱砂……”

    李倩云愣愣地说道。

    “是朱砂又怎么样?汉代的时候用朱砂绘制图画,这难道不正常吗?”

    “呵呵,又怎么样?我来问你,云纹透壁鼎是汉代的,这一点你不可否认吧?”司徒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