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绝品鉴宝师 > 第六章 李家姑爷
    李倩云跟司徒胜父母其实谈的并不是结婚示意,而是一场交易,一场谎言。

    司徒胜在他们眼中,那脑子是不太好使的,甚至直白一点说就是有精神疾病。

    但司徒胜的鉴宝才能李倩云心中是有数的,她现在迫切的需要这么一个帮手在公司站住脚。

    李家不缺钱,缺的是这种人才,只要掌握了鉴宝方面的人才,那完可以把孟家踢出公司。

    所以……李倩云提出,她和司徒胜结婚,从而顺理成章的让司徒胜进入自家公司。

    而代价就是司徒胜日后看病所有的花销都有李家负责。

    也不是真结婚,是假结婚而已,那司徒胜的父母考虑了一下也就同意了,毕竟对他们而言,司徒胜能康复才是最重要的。

    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娘子,我司徒家现在略显寒酸了一些,可能你要吃些苦,但不要紧,你给我三年时间,不,一年就足够了,我一定补偿给你。”

    司徒胜现在的心思很简单,还在考虑这怎么筹办婚礼的事情。

    “这些都没关系,相……相公,我有件事要与你商量。”

    李倩云也学起了司徒胜说话,文绉绉的,听着确实让人不是很舒服,直起鸡皮疙瘩。

    “你我是夫妻,客气什么,但说无妨。”

    ………………………………

    隔日,早上十点。

    司徒胜父母以及司徒胜出现在了李家的客厅,双方父母一副见亲家的模样,相谈甚欢。

    在这期间,李父多次想要拉着司徒胜交谈,但却都被李倩云阻止了。

    她是真的不敢呀,如果让自己亲爹知道了司徒胜是“真疯”那还得了?

    “倩云呀,你和小胜去公司一趟吧,给公司的员工们发发喜糖,也安排一下后续的工作,你这要成家的人了,做事稳重一些。”

    李父的言外之意李倩云怎会听不懂?答应一声后,带着司徒胜就奔着门外走去。

    车内。

    “娘子,这好不舒服呀,今日是你我订婚的日子,带着东西是不是太不吉利了?好像上吊绳一样!”

    司徒胜对自己的白色领带十分不满意,已经嘟囔一路了。

    “嗯……这是西方婚礼的服饰,对,这么解释对。”

    “那可不行,我乃炎夏男儿,怎能用他们洋人的礼仪服饰,我不同意。”

    司徒胜脸色一黑,有些要发火了。

    别说,平时略显可爱幽默的他一发火,还真给李倩云吓的不轻。

    “好,那我帮你摘下来,以后我会注意的。”

    “还有,我们这是去哪里呀?祭祖吗?那丈人怎么不跟着一同前往?”

    李倩云琢磨了一下后轻声回道:“我李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了,咱们现在是要去通汇各个长辈以及好友一声,你不是重视礼数嘛,难道我安排的不妥当?”

    “哦哦,原来如此,妥当妥当,还是娘子你想的周。”

    “对了,之间你我所说的那个奸人也在其中,不过现在为了顾大局,我们李家没有办法与他翻脸,一会你见机行事。”

    司徒胜摆出一副我很懂的表情重重点了点头。

    “娘子放心就是了,我自有定夺。”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公司楼下。

    程老早就过来说了一声,所以大家也都是有心理准备的,站成一排等待着新姑爷到场。

    李倩云对公司上下都不错,但依旧阻止不了有人背后嚼她的舌根子。

    有说她是T的,还有说她跟几位年龄较大的客户关系不正常的,总之类似的风言风语不少。

    今日,有了司徒胜在身旁,那也算扬眉吐气了。

    谣言。

    不攻自破。

    “娘子,我囊中羞涩呀……”

    “什么意思?”

    李倩云不解的看向司徒胜,眨着眼睛十分可爱。

    “那些人站成一排,不是在等我发红包吗?我这提前没有准备呀!”

    “哦,我早就让人准备了,现在就让人拿过来。”

    其实李倩云压根就没准备,她这么做,完是想在这场假戏中做的尽量逼真一些。

    多说五分钟把,成捆的红包准备好了,最少的里面也会有一千块钱,没办法,李家不差钱。

    “呦,倩云,在这收买人心呢?”

    孟长武抱着肩膀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这种人属于癞蛤蟆的,不咬人但是让人讨厌,仗着自己辈分高,随意开晚辈的玩笑。

    “哪里……”

    李倩云的话还没等说完呢,一旁的司徒胜就抢先开火了。

    “李家乃大户人家,所行之事何须像你这个旁人解释?怎么?没给你发红包你不高兴了?急什么呀?过来程老,多给这老头两个,看他怪可怜的。”司徒

    胜语速极快的说了一通后又摆手冲着孟长武说道:“行了行了,你退下吧,这没你什么事了,今天是本公子和夫人大喜的日子,懒得搭理你。”

    司徒胜说的一本正经,但大家却都以为他在开玩笑。

    在公司众人的大笑中,孟长武的脸都绿了,心想这李倩云从哪里找的这么一个“狠”人呀,说话也太毒了。

    “倩云,你是在报复我?”

    与之脸色相同的就是阎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昨天刚跟李倩云吵完架,这李倩云就又找了一个,还如此神速的订婚了。

    “你太瞧得起你自己了。”

    李倩云冷哼一声,转过了头。

    “你这哪里找的奇葩?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说话颠三倒四的。”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如此没有规矩,去排队。”

    司徒胜皱眉看向轻声跟李倩云交谈的阎飞喊了一句。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又和李倩云是什么关系?在这跟我大呼小叫?”

    阎飞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若不是此处人太多,估计他都忍不住动手了。

    “倩云?是咱家亲戚?”

    “不是,不过是我们家以前养的一个下人。”

    李倩云挽住司徒胜的肩膀,嬉笑这说道。

    “哎,那为夫就要说你几句了,下人也是人呀,人家不给咱家做工了,想奔个好前程,那咱应该高兴才是,咱们是大户人家,做事不能小气,要大度一些

    。”

    这种文绉绉的话,众人听的十分有喜感,大笑连连,然以为司徒胜是故意幽默搞怪呢!

    可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司徒胜是很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