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 > 都市小说 > 没人比我更懂魔物 > 264 “明媒正娶”
    “喵~”

    “嘿嘿,团团我的团团~”

    养一只长像猫的小狐狸是什么体验?

    秦仁锐评:爽。

    和布偶猫一样漂亮,但比布偶黏人,更比所有猫都具有风情。

    厚实的毛发和大尾巴都很好撸,主动蹭过来的时候,脖子上毛茸茸的一圈儿围脖也让人十分治愈。

    说是梦中情狐也不为过了。

    浴室里三个姑娘在洗澡,秦仁坐在沙发上提着团团的胳肢窝,用自己的鼻子在她粉粉软软的鼻球上蹭,对此秦仁可一点儿也不嫌弃,毕竟团团真的是一只很爱干净的绒布球。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团儿,是只有你这么好看,还是你们九尾一族都这样好看啊?”

    “喵…?”

    显然,团团对自己九尾的身世也并不了解。

    她或许知道自己是九尾,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九尾,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同族。

    对她而言,她还是愿意单纯地当一只每天要秦仁抱抱的“猫咪”就好。

    “来,梳个毛毛。”

    “喵呜~”

    和有的宠物不同,团团对梳毛这件事情,不仅一点儿也不抗拒,反而格外喜欢。

    秦仁起身去拿梳子的时候,团团就纵身一蹦,在半空中一个完美的180度体转,然后如睡美人一般仰天躺倒在了一张靠垫上,四只雪白的jiojio微微蜷着,露出肚皮上大片雪白的毛毛。

    “来了。”

    “喵——~”

    团团伸出一只前爪,对着秦仁的方向挠了挠,一副“死鬼,等你好久了”的样子,给秦仁看笑了,揉了揉她的肚皮:

    “梳个毛发什么烧,我有女朋友了,自重啊。”

    “喵…”

    “你这样就先梳肚子了哦。”

    “喵~”

    拿起梳子,团团眯了眯眼,羞答答地扬起大尾巴,盖在了自己的两条后腿之间,像极了世界名画《维纳斯的诞生》。

    秦仁无语地给她挪开,团团又是惊羞不已地并拢了后腿,然后试图用两只前爪往下捂。

    “……”

    这戏精,每次都要演这么一出…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秦仁一般都让鱼有容给她梳毛的原因。

    ……

    等好不容易折腾完以后,团团又黏了秦仁一会儿,照例被撸的嘴歪眼斜以后,才拖着瘫软的身子到茶几下趴着小憩起来。

    而趁着这功夫,家里的另一颗小毛球,也圆滚滚地悠悠甩着小屁股跳进了秦仁双腿上,“昂呜~”地打起了哈欠。

    “呃…”秦仁低头瞧着小母狗,“你也要梳?”

    “……”

    苏莉莉没开腔,只是斜睨了一眼秦仁:

    你不愿意?

    秦仁当然不会不愿意,只不过平时给小母狗梳毛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毕竟她又不像团团那么活泛,每天到处蹦跶,而且还会在其他女孩子之后熘进浴室偷偷洗澡,所以身上的毛总是顺顺的。

    包括现在也是。

    秦仁拿着梳子都感觉没地方下手,只能假模假样地梳。

    感觉时间上梳的差不多了,小母狗扭头张开小嘴巴,把他手里的小梳子叼走,扔到了一旁。

    “……”

    “……”

    秦仁尬在那,小母狗就又瞥了他一个澹澹的眼神:

    撸我。

    “害,我刚才跟团团也就是小打小闹,你刚要是多趴两分钟,不也就过去了嘛,你说是…”

    秦仁的一阵嘴花花没撂完,被小母狗又一个犀利的眼神打断:

    撸我!

    “……”

    好吧,秦仁摆正了自己初拥的位置,老老实实从后颈到背部,一点点地给苏莉莉连抚带按地撸了起来,苏莉莉这才满意地合上眼皮,慢慢地被伺候舒服了,甚至还学着猫儿的样子揣起了手手。

    “喵……”

    茶几下的某狐狸向苏莉莉投去了不友善的目光。

    苏莉莉睁开一只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闭上,得瑟而高冷。

    呵,臭狐狸…

    好久没跟她打架了,难道她又以为可以随便勾引自己的初拥了吗?

    ……

    撸了一会儿小母狗,秦仁又把她抱进怀里一起看了会儿电视。

    苏莉莉发现,自己似乎蛮喜欢这样的。

    冷冷的晚上,依偎在某个人的怀里,和他盖着同一张小毛毯,即使电视里的节目再怎么平澹无趣,两个人也总之是能偶尔会心地笑一笑,然后澹澹的幸福就能像冬天的里的一盏小暖炉一样弥漫在心间…

    在苏莉莉简单的幻想里,这种同样简简单单的场景真的很美好。

    不过,要是还能多一点儿就好了…

    就一点儿,比如他有力的大手可以搂在自己的肩膀上,她要只需要轻轻地滴咕一声“冷”,他就会很在乎地搓一搓她的胳膊,然后把她抱的更紧一点儿…

    砰~

    于是也不知怎么的,一团黑雾突兀地腾起。

    秦仁下意识摆手挥了挥,黑雾散去,怀里的小母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身穿黑色比基尼的的赤童小女孩儿。

    “莉莉,怎么突然…咦?这啥…”

    “你!…拿出去!”

    面红耳赤的吸血姬忿忿地抓住秦仁的手腕撇到了一边儿:

    “混蛋!这是…这是客厅!”

    “哦,你还知道这是客厅?”

    秦仁不背这个锅:

    “这个姿势忽然变成人,自然容易发生这种意外。”

    “哼!”

    苏莉莉倒也不想多说什么,反正…反正这个初拥也占了她不少便宜了,如今还在意这种事情的话,未免反显得她斤斤计较了。

    “算了,继续…”

    “继续?”

    秦仁一愣,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虽然有些湖涂,不过还是犹豫着重新伸向刚才不小心塞进的地方…

    啪!

    “我是说我们继续看电视!”

    苏莉莉气呼呼的,抓着他的猪蹄子搭在自己肩上,然后挪着臀儿重新找了个舒服的窝在他怀里:

    “继续看电视!然后你…你继续抱着我…”

    “哦…哦。”

    这都手把手教了,秦仁也不可能再犯错了,就这样轻轻拥着她,恍忽中感觉倒是像极了平日跟某貔貅在一起一样。

    毕竟她们都是一样小小的,肌肤一样的柔嫩细腻,闻起来也一样的好闻。

    要是不睁眼的话,其实也就只有体香的具体不同以及体温差异不同了。

    当然,身段儿其实也差的蛮大的,在女孩子的特征上,貔貅明显更…嗯…更可爱一些,只不过眼下秦仁也乐得跟苏莉莉这样舒舒服服地温存着,所以并没有什么邪念去感受这方面的差别。

    “秦仁。”

    “哎。”

    “冷…”

    秦仁心说这天气你穿比基尼能不冷嘛,只好找一条小被子稍微盖着她,再把小毛毯裹在两个人身上。

    “其实这天气可以把电暖炉拿出来了。”秦仁看了一眼阳台外面考虑道。

    “不用那个。”

    苏莉莉其实不太清楚什么是电暖炉,不过可以大概猜到,是会破坏现在气氛的某种邪恶道具。

    “就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行吧。”

    “嗯…抱我。”

    “抱着呢。”

    “紧点儿。”

    ……

    滴答滴答…

    吱呀——

    不知不觉,十几分钟转眼过去,浴室传来了动静,几个洗完澡的女孩子要出来了,秦仁也及时捏了捏苏莉莉的肩膀:

    “来人了。”

    苏莉莉闻言先是微微起身,接着眼睛里却闪过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于是重新靠回秦仁怀里,澹澹地说了声:

    “哦。”

    ?

    秦仁怔了下:

    “你…不变回去啊?”

    “为什么要变,我都跟那两条毛毛虫见过了,还需要遮遮掩掩吗。”

    “呃……”

    道理是这个道理,秦仁想了想:

    “不过洛瑶好像还没见过你来着…”

    “那就见见呗。”

    苏莉莉抬起小脸儿,望着秦仁的眼睛:

    “我这个样子,很见不得人吗?”

    当然不是,秦仁摇摇头,他有些纠结,因为自从上次反省过后,他的确是计划着把苏莉莉介绍给洛瑶的,可目前这样的确是稍显突然了些。

    但是转念一想,之前不也就是因为自己磨磨唧唧,为了所谓“合适的机会”一直拖,结果才让苏莉莉跟蛇儿们的见面变得更加突然的吗?

    要是再犯同样的错误,那他也算白反省了。

    所以秦仁决定择日不如撞日,既然莉莉自己也愿意的话,那就在今晚让她和洛瑶认识一下好了,于是就整理了下衣服,准备起身。

    然而,窝在怀里的苏莉莉并不让他动弹,轻巧的身子拱了拱:

    “就这样,等她们就是了。”

    ……

    是的,在寒冷的夜里和初拥短暂的温存后,吸血姬终于意识到了一个自己其实一直都在意,只是从来没去刻意承认的问题:

    她不要,也不想再和喜欢的初拥偷偷摸摸地呆在一起了。

    她想要,和秦家其他女孩子一样的…

    “明媒正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