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赵云转世之横扫异界 > 第十章 美女姐妹花
    赵云在树林中走,仅是半个小时,就遇到了危险。

    前面不是大蛇,不是熊虎等厉害的魔兽,只是一只兔子,一只梦魇兔。

    这兔子,属于水系二级魔兽,可以制造幻境,迷惑别人,让人在睡梦之中,安乐死亡。

    赵云大意,顿时吃了点亏,他刚走到一块平地上,就被迷惑。

    陷入了前世记忆之中。

    “赵云,吃我一戟!”是吕布在大喝,轮着铁戟打来,赵云猛吓一跳。

    他横枪想挡,却是发现,自己手脚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要被击中。

    “彭!”他脑袋被打穿,鲜血飞溅,然而,他却是发现,自己的意识还存在。

    “我是死了吗?”赵云问自己,“死亡还有意识在?”

    陷入梦魇兔的梦境中,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死亡,肯定就会真的昏睡下去,直至生命透支而死。

    赵云就处于这种境地,整张脸就变了形。

    在这时,他体内的雾花,开了,放出七彩光芒,赵云抖觉心脏口一痛。

    他猛然醒来!

    “我还没死,什么鬼东西,制造环境,迷惑于我。”赵云看向前方灰色的兔子,脸色惊然,心口直冒冷汗。

    他本想去杀死兔子,然一提脚,却发现自己的心脏,无比剧痛,似乎在流失大量生命力。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频率杂乱无比,瞬间让他出现痉挛。

    “这是怎么回事?”赵云不知所以,紧抓心口,半蹲下去。

    他卷缩着,想减轻点痛苦,却发现不能。

    同时,体内的雾花,完绽放,似隐似现,发出道道神光,美丽无比。

    种子发芽了,发出一颗嫩芽,七彩色的嫩芽。

    赵云已昏去,陷入了意识涣散之中。

    许久许久,渐入黄昏,‘蹬蹬蹬’般的马铃声传来,在树林间下方百米处的小道上,远处一辆马车已然行进。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一名绿裙女子从马车的车厢内跃出来。

    “我不去太远,你就放心啦,啰啰嗦嗦的。”她边走还不耐烦的叫唤,走的方向,正是赵云晕倒的地方。

    马车之中,还有一道妙龄之音,正在说话。

    “不是姐姐说你,天城外的树林,无人活动,魔兽众多,你一个连盾都撑不起的魔法师,如果被偷袭,后果不堪设想。”

    这道声音,清脆悦耳,此时充满担忧与无奈,惹人遐想。

    “哼,谁敢偷袭我北堂小曼,定让他尝尝九级魔法的威力。”那绿衫女子嘟起嘴巴,不以为意。

    车厢内的女子闻言,苦笑一声,“这魔法卷轴是爹爹给你防身的,你可别乱放,那威力足以毁灭半片城池。”

    “安啦。”北堂小曼嫌姐姐啰嗦,不跟她说话,她选了个地方,开始松裤带。

    她刚解开,正准备小解,白花花的露出一片,眼神儿却看见了前方远处有东西,似乎是个人。

    “什么人,胆敢窥视本小姐?”北堂小曼大吃一惊,连忙的拉起裤子,手中握着一个很怪的书轴。

    这就是魔法卷轴,而且不是一般的魔法卷轴。

    这可是个五级魔法,烽火涟源,北堂小曼要是真糊涂的给扔过去,别说赵云,就是个剑师,也得烧成飞灰。

    幸好的是,北堂小曼只用来吓人,她哆哆嗦嗦的往前走去。

    “哗!”小道上的马车猛地散开,一名蓝衫女子飞了出来。

    她就是飞出,凭空飞出,一个飘飞,就落到了北堂小曼面前。

    “怎么了?”她急声叫道,还以为妹妹出了什么事?

    “嘘!”北堂小曼连忙打个嘘音,示意姐姐声音别太大,她轻声呼道:“前面躲了个人,他以为趴着就没人知道了,居然敢偷窥本大小姐,他还不知道江南北堂家的厉害。”

    “嗯。”北堂轻舞眉头一皱,她可不是北堂小曼那种半掉子,纯粹的魔师,精神力一感应,就发现前方人的呼吸极为混乱。

    “人家可没偷窥你,人家是晕倒了。”北堂轻舞摇了摇头,一个飘闪,来到了赵云身前。

    她轻轻蹲下,玉指摸向赵云鼻息,皱了眉头。

    “呼吸不稳,气息涣散,有点像走火入魔的味道,妹妹,你抬起他,前方不远是离火城,找到牧师,就可以救他。”北堂轻舞轻轻一笑,看向北堂小曼。

    北堂小曼一愣,有手指头指着自己,“不是吧,怎么叫我抬?”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魔武双修的吗,姐姐可是个魔法师,抬不动他。”北堂轻舞掩嘴一笑,一袭蓝衫,风中飘扬。

    她很美,风中百合,清纯,曼若精灵,似乎欲要翩翩起舞。

    “哼,我不管,反正我又不认识他,管他死活。”北堂小曼一脸不乐意,瞅了瞅赵云那泥巴脸。

    心里想着,“要是英俊就算了,还这么难看,鬼才抬他。”

    “你啊你?”北堂轻舞摇了摇头,突地十指紧扣,喃喃出音。

    “柔和的风之元素,我信仰你的力量,请赐予我强大的能力,应我之心,神风之绳。”

    哗啦啦,一条灰白色的长绳,突地以北堂轻舞为中心,逐步形成,伴随着她的意念,瞬间困住了地上的赵云。

    “起。”北堂轻舞轻喝一声,自己也飘扬而起,带起赵云,朝着马车飞去。

    “哼,就知道占我便宜。”北堂小曼在后面,嘀嘀咕咕的跟了过去。

    她突然还想起自己没去小解,赶紧的解决了问题,没有想到一回去,赵云占了原本她的位置。

    “有没有搞错啊,要我坐外面,这风,冻死我了。”她不满的呼着,也想挤进去。

    北堂轻舞白了白眼,无奈说道:“好吧,我出去,你进来,可是你要照顾好他,既然要救他,当然得救活。”

    “算了算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厢,以后我北堂小曼,还怎么嫁人?”北堂小曼嘟着嘴,只好坐在马车的驾驶位置上。

    被她这么一提,北堂轻舞也意识到了这问题,她瞧了瞧赵云,终于还是挤了出去。

    “好吧,让他在里面待着吧,就你要嫁人,我也要嫁的。”北堂轻舞轻笑。

    “哟呵,你嫁给他不就行了,嘻嘻。”北堂小曼调侃道,眨着眼皮。

    北堂轻舞伸出手,去挠妹妹,“叫你胡说,叫你胡说。”

    “安啦,安啦,马车要翻了。”

    娇笑声响彻在树林小道间,然而,命运中的相遇,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