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深山娇女(H) > 第二十八回 十村八店募人手 同福客栈尽疯魔(下)
    同福客栈,今天大家早早的都起来了。

    这倒不是大家变得勤快了,而是掌柜的不知发了什么疯,大清早的,就挨个屋的叫了过去。

    而且居然还不是让他们起来开门做生意,而是要带着他们挨家挨户的去买东西去。

    当然,小贝除外!

    “小贝啊,你继续睡,嫂子找你小郭姐姐有点事。”掌柜的对着被吵醒的小贝温声安抚道,接着她对着正在穿衣服的小郭使了个眼色。

    大清早就被吵醒的小郭也是很郁闷,不过掌柜的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无奈的离开自己温暖而又舒适的被窝了。

    迷迷糊糊、摇摇晃晃来到大堂的小郭,看到了跟她一样还有些困顿的秀才、大嘴俩人,两人此时正抱着柱子睡回笼觉呢。

    一旁的老白也是一脸的无奈之色。

    “你们怎么也都起来了?”小郭有些讶异的问道,此时天才刚蒙蒙亮,她还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呢。

    听到小郭的询问,秀才和大嘴两人还是抱着柱子睡回笼觉呢。

    秀才有气无力的招了招手,大嘴则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老白无奈的看了眼楼上,那意思不言而喻。

    “来来来,都别睡了,伙计们,我们必须得赶紧出发,要不然晚了就买不到好东西了。”

    正在这时,回房拿好银两的掌柜的又风风火火的下楼了。

    听到掌柜的话,秀才和大嘴两人都是连忙惊醒了过来。

    “这是要去哪啊?”小郭一脸疑惑的问道,刚刚起床的她还不知道到底要干啥呢。

    “没功夫解释了,路上再说。”掌柜的没有解释,而是直接雷厉风行的去开门了。

    老白趁机在小郭耳旁轻声解释道。“掌柜的这是要给小贝即将入学的先生挑选礼物呢。”

    “啊,不会吧?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小郭有些理解不能。

    “嘘!”老白连忙做嘘声状,让小郭不要多言,跟了掌柜的多年的他知道,一但掌柜的上头那千万不要和她反着干,否者下场会很惨。

    小郭见状也是了然,经过几天的相处她也是更加了解掌柜的性格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可是这个点,其他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呢,我们上哪买去。”

    老白默不作声,他能不知道吗?但谁让人家是掌柜的呢!

    就这样,同福购物团一大早就出发了。

    诚如小郭所言,这么早,哪家店铺开门了?就连他们客栈都还没开门呢。

    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众人正准备趁机劝劝掌柜的。

    结果却不想,居然硬是被掌柜的给敲开了门。

    汉源斋的韦掌柜,本来正疑惑这一大早的会是谁呢?

    结果一看,居然是佟掌柜的,无奈之下只能提前开门做生意了。

    而另一边,着急忙活赶到同福客栈的小六,则是扑了个空。

    看着紧闭的大门,小六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回应,最后还是小贝开的门。

    在从小贝口中得知,众人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到要什么时候才回来后,小六也只能先去巡街了。

    。。。。。。

    “唉呀妈呀,可算是回来了,真是累死我了。”

    中午,接近午饭时分,众人这才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店里。

    坐在大堂里,边玩着沙包和猪骨头,边等着众人回来的小贝,看到众人这大包小包的样子,就好像是刚出了趟远门才回来的一样。

    “你们,这是去洗劫七侠镇了?”小贝疑惑的问道。

    众人将身上的大包小包都放在了桌子上,那堆得是有小山一般高大。

    小郭等人连忙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歇息,小郭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喝了一口,润了润自己的嗓子后,这才没好气的说道。

    “差不多,今天一上午的时间,你嫂子带着我们扫荡了七侠镇所有的商铺。”

    一旁坐在主位上歇息的掌柜的,听着小郭的话,却是丝毫不恼。

    她看着眼前这有如小山般高大的礼品,就好像是在看战利品一般,脸上露出了满足而又喜悦的笑容。

    “啊,这么多东西,嫂子你要干啥啊?”小贝好奇的问到。

    “这是送给先生的见面礼。”掌柜的摇了摇手中的团扇,笑道。

    “这、这。。。这么多都是送给先生的?”小贝有些理解不能,她就上个学而已至于吗?

    掌柜的笑道。“对啊,这就叫礼多人不怪吗。”

    “可是您这也太多了吧?”一旁的小郭插话道,她早就想吐槽了。

    听到小郭的话,佟湘玉瞪了她一眼,一副教育的说道。

    “你懂啥,书院那么多学生,先生再厉害也不能面面俱到,咱们把礼给送足了,到时候先生就是想偏心也不好意思偏。”

    说到最后,掌柜的痴痴笑了起来,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足智多谋而点赞。

    一旁的小贝,看着自己嫂子这样,再听着她的话,不由有些郁闷的小声道。

    “我倒希望他偏心呢,这么多的东西,咱们自己留着该多好啊。”

    “可不咋地。”老白这时也接话到,不过他才刚说了一句,掌柜的就瞪了他一眼,老白立马改口,笑道。

    “得送,绝对得送!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先生!”

    看着老白这识趣的样子,掌柜的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她似乎是觉得歇够了,连忙对着一旁的秀才说道。

    “秀才,清点一下,待会也好写个礼单。”

    “好嘞!”任劳任怨的秀才闻言立马起身,去柜台拿他的新算盘。

    众人闻言也都是帮着将东西分类出来,老实说早上买的东西太多了,他们到现在也记不清都买了啥了。

    “文房四宝一套,价值四百五十文。”秀才核算着,一边拨弄着算盘,一边报道到。

    话说这秀才,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七岁是熟读四书五经,八岁是精通诗词歌赋,那也是个神童级的人物。

    虽然一直都考不上举人,但是这记忆力却是超群,虽不如小六般过目不忘,却也是博闻强记之辈。

    而至于为什么他记忆力这么超群,却考不上举人呢?

    那是因为这科举可不好考,不是说你死记硬背就能行的,他是要破题、起讲、入题的。

    人人都说古代科举考的是八股文,但这八股文其实只不过是一个文体而已,考官们只是要求你必须要用这种文体答题。

    而他们考的内容则是从四书五经中随意抽取一句话,然后让你立意回答。

    说白点,这考试的内容就是理解,加作文,加策论。也就是说是没有所谓的选择题和填空题的。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些题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答的如何,看考生的立意和文笔,以及还有看卷官的心情和理念。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古往今来有那么多惊才绝艳之士,屡次不第的原因。

    另外这古代科举考试年龄限制极宽,五十多岁还能继续考,而且他每次录选的名额是有限的。

    也就是说,你除了要和你的同龄人比以外,你还要和你爸爸辈、爷爷辈的人比。

    而这人越老,他的文笔功底和理解自然也是越深厚。

    所以像秀才这种才二十多岁却屡次不第,只不过是正常现象。

    而之所以他会被人拿来当典型,只不过是由于他是神童闻名,加上又是出生官宦之家,所以人们对他期望太大。

    而期望越大,这失望也就越大。

    另外他为了考举人,又把自己的家产都败的差不多了,这就显得更有话题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