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深山娇女(H) > 第十五回 为偷懒小郭装病 治瘫痪小六出奇(上)
    今天刚刚学会了两招的老邢,那叫一个高兴,就连巡街的时候都没有了往日那般严肃的表情。

    满面笑容,像是深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今天的心情有多么的喜悦似的。

    路上众人看着邢捕头今天那有些不同寻常的笑容,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们也不敢多问。

    兜兜转转,小六和老邢巡了大半天的街,终于巡到了同福客栈来。

    “诶,老邢和小六来了。”

    大堂里,正嗑着瓜子的老白看着两人进来连忙招呼道。

    而在他的身旁,小郭则是一脸不忿的拿着扫把清扫着老白嗑落下来的瓜子壳,她现在恨不得一扫帚直接拍在老白的脸上。

    “老邢,今天什么事这么高兴啊,看你乐的?”老白拍了拍手,清了清手上的瓜子碎屑,笑着问道。

    老邢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就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今天不一样。

    老邢坐到他日常坐的位置上,并没有回答老白的话,而是好奇的看着手里拿着扫帚的小郭。

    “这是?”

    “。。。”小郭正准备要说些什么,却直接被老白抢话道。

    “你别管她,她欠我们掌柜的钱,现在正打工还钱呢。”

    被老白抢了话的小郭,一脸不忿的看着老白。

    “看什么看,邢捕头来了,还不去沏壶茶过来。”老白颐气指使的说道。

    小郭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老白,然后咬牙的切齿的去拿茶壶,她已经想好了,自己一定要想出怎么打败老白的方法,然后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看着小郭如此听话的去沏茶,老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连忙小声的问道。

    “你们敢这么使唤郭巨侠的女儿,不怕他生气呀?”

    “生啥气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而且我们这也是在帮她。”说着,老白小声的对老邢说道。

    “这姑娘武功太差了,就这还敢出来闯江湖,这不纯粹是找死吗。我们让她多吃点苦头,也能涨涨记性。”

    “这郭巨侠是大侠中的大侠,只要我们不太过分,他是不会怪罪我们的。”老白一脸淡然的说道,跟江湖中的腥风血雨比,他这才哪到哪啊。

    “而且这事是我们掌柜的做的主,你也知道我们掌柜的那人,谈到钱的事,你别说是郭巨侠了,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都没用。”

    听到这话,老邢小声的问道。

    “她欠你们掌柜的多少钱?”

    老白摊开手掌说道。

    “五十两!”

    “这么多啊!”老邢惊呼一声。

    此刻老邢也是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佟掌柜啥都好,就是太抠门了。一点小钱都跟他算的那么细,那就更别提是这五十两了。

    “那行,那你们这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我上上来吧,今天巡了一天的街这体力消耗有点大,要好好补充补充。”

    老邢也不管这闲事了,就像老白说的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反正这郭家也不差钱。

    “行老邢,我这就让大嘴给你做去。对了老邢,你今天是不是遇见什么喜事了?怎么这么高兴?”

    老白笑着应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动身,而是好奇的问道。

    “没啥,就是今天巡街,它这个体力消耗有点大,所以需要补一补。”

    老邢一副欲说不说的样子,给人一看就知道他藏着什么事。

    老白听着老邢的话,笑道。“老邢你净扯,你不天天巡街吗,怎么就今天消耗有点大。”

    话说老白今天可能是训小郭训的有点飘了,要是换平时那个谨小慎微的他,他可不会这么和官差说话。

    不过两人关系本来就是极好,再加上老邢今天非常高兴,他正想找熟人好好炫耀炫耀呢。

    这不,老白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只见老邢招了招手,示意老白贴耳过来。

    而老白见老邢这个样子,也是十分的好奇,连忙好奇的将耳朵贴了过来。

    一旁倒水的小郭见状也好奇的凑近,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老邢见小郭想听也不在意,他正希望更多人知道这事呢。而老白见老邢没有反对,也就没有管小郭。

    “我今天开始练武功了。”老邢小声说道,像是在说什么军事机密一样。

    而听到老邢的话,老白和小郭都是心里一愣,练武功?这有啥的?

    两人一脸古怪的看着老邢,而老邢看着两人看他的目光,还没等两人问出口,就先严肃的说道。

    “不许到处乱说啊,我就告诉了你们两个,要是我发现还有谁知道了这件事,我拿你们是问。”说着,老邢还拔刀警告到。

    “不说,不说,绝对不说。”两人见老邢这严肃的样子,连忙害怕的摇头应道。

    一旁的小六看着三人这样,不由得笑了笑。

    小六知道自己这个师傅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巴不得他们到处传才好呢,最好传的这整个十里八乡都知道。

    “行了师傅,白大哥,快让大嘴哥做菜吧,我都快饿死了。”这时,一旁的小六也是开口调和道。

    此时晌午已经过去了大半,小六早就饿的是前胸贴后背了。不得不说,这练武确实是件很消耗体力的事。

    “行,小郭,去厨房叫大嘴做两只烧鸡去。”老白见状也是笑着说道,他也知道这练武是件耗体力的事。

    而听到老白居然叫她去的小郭,则是一脸生气的看着老白。

    “看啥看,找点啊!”看着小郭气愤的看着自己,老白则是毫不客气的挥指警告道。

    “你!”小郭欲气无言,只得恨恨的转身向着厨房走去。

    一旁的小六看着这一幕,也不由的觉得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他小声对着老白说道。

    “白大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我看她都快哭了。”

    老白看着小六有些心疼的样子,笑着说道。

    “放心好了,我这是下马威,先杀杀她的威风,要不然像她这种大小姐,根本就管不了。你放心好了,我掌握着度呢。”老白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哦!”看着老白这个样子,小六也就没再多言什么。毕竟这是人家店里的事,掌柜的都没有意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而且以小郭的性格,确实是需要磨一磨。要不然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会乖乖做杂役做的事。

    而要想磨小郭的性格,那也就老白最适合了。毕竟大嘴和秀才他们都不会武功,要是他们敢磨小郭,小郭直接给他们来一记排山倒海,谁磨谁还不一定呢。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小郭这个大小姐在老白的手上完成了从大小姐到杂役的转变。

    一开始,小郭还各种磨洋工,做事不积极,连收拾个桌子都能收拾个大半天。

    但在被掌柜的他们饿了几顿后,再加上老白和掌柜的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在两人默契的配合下,很快,小郭这匹桀骜不驯的小野马就被初步驯服了。

    现在的小郭已经不仅会做自己该做的事了,而且也不再逼着大嘴他们大半夜起来给自己做夜宵了。

    可以说她是已经放下了自己过去的大小姐式生活,开始和同福客栈众人融到一起了。

    而看着小郭这几天的转变,小六也明白了什么叫做用人之道张弛有度了。

    可以说,老白和掌柜的联手给他上了一堂鲜活的如何管理刺头员工的课程。

    不过就在今天,这小郭又出幺蛾子了。

    人们常说,三分钟热乎劲,而小郭的热乎劲足足持续了三天。

    “反了天了还,这才刚来几天就学会赖床了!水也不烧了、地也不扫了、床也不叠了!”

    掌柜的怒气冲冲的从大堂走进后院,老白则是小心的跟在她的身后。

    原来她今天起来的时候,她发现小郭还没有起来,所以就让老白来叫她,结果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敢不起来。

    而此时刚刚起床出来的小贝听到自己嫂子的话,则是不解的问道。

    “没起床,怎么叠被子呀?”

    掌柜的看到小贝,心里是更气了,连小孩子都起来,她居然还不起来。而且更可气的事,居然还要她这个掌柜的亲自来叫她。

    “那是她的事,去!把她给我叫起来。”掌柜的满含怒气的说道。

    “哦!”小贝见自己嫂子这么生气,也是有些害怕,连忙进屋去叫小郭。

    “小郭姐姐,小郭姐姐,你快起来!赶紧的!我嫂子带着白大哥杀过来了。”小贝推着正赖床的小郭着急的说道。

    而此时还处于半睡梦中的小郭,听到小贝的话,不仅没起来,反而还大声的叫嚣道。

    “来就来嘛,有本事就让他一指头点死我算了!”

    如果问人什么时候胆气最足,那无疑一是喝醉酒的时候,二是就是赖床的时候,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的神志还没有完清醒。

    门外,掌柜的和老白正在偷听。

    听到小郭居然还敢大声叫嚣,掌柜的怒极反笑的说道。“听到了没有,她还学会叫板了。”

    老白了然的笑了笑,故作大声的说道。“点她的檀中还是环跳就听您一句话了。”

    掌柜的也是很默契的大声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点檀中呢,上身酸麻;点环跳呢,下身酸麻。到时候再拿内力一催,保管她奇痒难忍,痛不欲生啊!”老白说到最后,声音变得尖锐无比,让人光听着就觉得痛。

    屋里正在和周公下棋的小郭也是瞬间被惊醒了。

    “小郭姐姐你快起来,我嫂子还在外面等着呢?”看到小郭终于肯起来了,小贝连忙小声提醒到。

    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小郭深知,这个时候自己如果就这么出去,那肯定是难逃一阵收拾。

    忽然,她计上心头,想到了自己小时候逃课所用的神技,装病!

    “开门开门,再不开门我可就踹了!”

    门外的老白和掌柜的见里面这么久还没有动静,连忙敲门警告道,虽然这门明明就没有关。

    小郭连忙装做头晕的躺在了床上,她还不忘对小贝小声叮嘱道。“小贝啊,你就说姐姐我病了,姐姐下次给你买糖葫芦吃。”

    说完,小郭就开始暗运内力于自己的额头,让自己的额头发热发烫。

    这招是她小时候为了逃课和逃避练武功的时候自创的,就连她爹和她娘都看不穿。

    “开门,开门,我可真踹了!”老白再次警告道。

    听到屋内还是没有人回应,老白开始大声的数数。“我数三个数,再不开门我真踹了!”

    “一!”

    “二!”

    “。。。”

    老白顿了一会,但屋里还是没有回应,老白看了一眼掌柜的,掌柜的点了点头。

    “三!”

    话落,老白和掌柜的直接推门而入。

    “咋还睡着呢?”两人看着小郭还睡在床上,小贝站在边上,先是很礼貌的问道。

    小贝看着自己嫂子,想着小郭刚刚的承诺,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小郭姐姐她病了。”

    这一刻,小贝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小郭身上一文钱都没有,而且她还没工资,她哪来的钱给她买糖葫芦吃啊?

    掌柜的和老白闻言,还没来得及说话,睡床上的小郭就颤颤巍巍的说道。“小贝,姐没事,姐就是有点小发烧。”

    说着小郭就颤抖的伸手要抚摸小贝的额头,那虚弱的模样,像极了积劳成疾即将离去的姐姐,不忍的看着自己妹妹难过的样子。

    要说小郭这演技真的,不亏是大嘴他们赞誉的青霞和曼玉都难比。

    此时就连掌柜的看着这一幕都有些迷糊,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还能大声叫嚣,这怎么?

    掌柜的有些不信的向着小郭的额头摸去。

    “刚刚不还好好。。。”

    掌柜的话还没说完,手就被烫了一下。

    “还真是有点烫!”掌柜的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老白。

    老白也是有些疑惑的摸了摸小郭的额头。

    “哎呀妈呀,这烫的都可以蒸鸡蛋了。”老白也是慌忙的抽回了手,他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根本就没装过病,所以也压根不知道有这种方法,而且小郭演的也太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