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雁林 > 第十章梅林一向绝风尘
    “你可识得这柄匕首?”白发女人冷冰冰地问道。

    霍南溪摇摇头道:“不识得。”

    “哈哈哈”白发女人仰首大笑,声音奇崛凌厉。她猛地回首,凌厉的目光精光闪闪,扬手抓住霍南溪的脖颈,使力推行几米之远,霍南溪神滞气闭,渐渐眼白翻起,身子缓缓瘫软。

    白发女人眼见霍南溪只留一口气时,松开了手掌,霍南溪直直的摔倒在地。"咳咳....咳咳"霍南溪止不住呛咳着,白发女人的力道让他震惊.

    “我曾经发过誓,欺骗我的男人,我会亲手杀了他。”白发女人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夜光潋滟在如镜水潭上,青葱茂密的凤凰木在无尽的月光下树叶变色,寒气愈来愈重。这时一个黑影闪进了这片密林后,影影憧憧的四周神幻莫测,一个黑影抢出树后,脚尖点地,轻飘飘踏足无声,只一会儿已抢出树数十丈外。

    这人正是霍南溪。他怀着揣着把柄孔雀刃迅疾逃离荒林庄园,却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早已被白发女人数枚银针扑簌簌追赶而来。他听声回头,乍一见下血涌上头,慌不择路,“砰”的一生匍匐在地,银针瞬间齐刷刷从他头顶而过,阴风恻恻,毛发齐束。

    只见白发女人凌空飞起直冲霍南溪而来。

    霍南溪连滚带爬地向前奔去,他双手乱扒,却不得要领,倏的被白发女人牢牢抓住,霍南溪面朝着那女人,两人一前一后使内力驶行十几丈之远,震得四周树叶扑簌簌下落。

    “你想跑?”

    “我...我出来日久,再不会门内,必被严惩!”

    “好,你可以走,但是我必须在你身上留下点什么。”说时迟那时快,白发女人手持钢针猛然插进霍南溪的百会穴,一掌送他前行几百米,霍南溪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只觉身酥麻异常,无法站立,跪倒在地。

    “你记住,以后无论身在何处,你都是我手下的一枚钢针,死死的插在我感兴趣的地方!”

    夜愈深,露水更重,霍南溪一身濡湿的回到了青蠖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