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雁林 > 第七章此事古难全
    霍南溪站在宽敞的落地窗前,他把大尺度的窗帘拂到两边,夜景然揽入视野,院子里生长茂密的的常青树堂而皇之地作燎“院”之势,摧枯拉朽的铺天盖地,这里不论春夏秋冬永远是四季常青的绿意盎然。特别是夏季,这里简直是清凉避暑的天堂。他推开窗户,清新的夜色气息拥入怀中,忽然几声布谷鸟叫得分外急迫,霍南溪大踏步打开客厅的大门,径直步入庭院,他环绕四周找寻声音的来处。

    我屏声静气在树上观察着霍南溪的举动,匍匐在这棵参天古树上还挺舒服,我看见霍南溪走到树下,折断了一支青嫩的牙枝,对着霍南溪的方向掷了出去,他抬起头发现了我,我正笑意盈盈的躺在硕大的树枝上瞪着晶晶亮的眼睛看着他。

    进到门里,我被领入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是我见过最华丽的地方,软软的枣红色地毯,天鹅绒的沙发,水晶体吊灯,最让我惊奇的是屋子中央有着哗啦啦轻声喷涌的小喷泉,仿佛在唱着歌,而这小喷泉上竟然伫立着一个水晶小仙女,我看的入迷了,根本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霍南溪专注的看着我这一系列丢人的举动,这时又有人进来了,我抬头看到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妇女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进来了,香喷喷的饭菜香把我的吸引力生生拉扯过来,菜一道一道地上,先是浓鲜的蒸鸡汤,然后是肥美红艳的大龙虾、牛排、土豆泥、面包、奶酪,还有水果和蛋糕。我的味蕾大放异彩,霍南溪拉开天鹅绒椅子,请我坐下,说道:“先吃饭,我看你应该累坏了。”吃饭的时候,霍南溪不时提醒我吃慢点,还有很多好吃的。可是我太饿了,而且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种类这么多,这么好吃。不一会儿在我大吃大嚼下,饭菜接着陆续上,可是我根本吃不动了,我用餐布把嘴和手擦干净,我抬起头,发现霍南溪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心下有些羞涩地想自己的吃相一定令他吃惊,“真丢人”我心里默念道。

    言归正传,霍南溪叫佣人撤下饭菜,他亲自关上屋门,这时我从沙发上放的包裹里面取出了密件交还霍南溪手中,我郑重地说道:“情报已经送出,不出两日,萧尧将军就会领兵进攻翼鹿城驻扎的日本兵,到时候城中的百姓还是要躲到安地方,至于孙伯喻是否负隅顽抗,就看霍将军能否策反他了。”

    “好的。“霍南溪走到书桌前,把接下来的行动方略写下来,并且把一连串可能发生的状况都详细的列上,当我吃透这次的行动计划时天色已近深夜,我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卓越的军事才能和严谨的做事风格,我临走出这间屋时,霍南溪划亮火柴,点燃那份计划方略,丢在烟灰缸里化为灰烬。

    我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夜色中,然后和赵天江汇合,回住所路上我一直默默不语,当我步入宾馆只说了一句”我累了“就转身去房间睡觉了。我躺在床上细细地思索着,心中的疑问越来越重,枕着手臂喃喃自语道:”霍南溪的表情好熟悉,特别是他的眼睛,沉稳中透着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嘟囔了一声,转过身不一会儿睡着了。

    等我睁开双眼时,室内的光线已经十分耀眼,我伸了一下懒腰,刚开始打起哈欠,忽然想到昨晚自己费劲背下的行动方略还没有告诉赵天江呢,我们接下来有很多需要准备的事情,我一骨碌翻身下床,利落地穿好衣裳,推门出去。

    宽阔的街道出现在眼前,道路两边热闹非常,不时有三五成群簇拥在一起的人们,好一番市井浓厚的地界。我和赵天江准备去吃一下当地的小吃,看着热气腾腾的摊位,有一家“张记煎豆腐”吸引了我的视线,我拉着赵天江坐到座位上,点了一份鸡胗煎豆腐、一份五香豆腐竹笋饼,两份辣香豆腐脑,我俩吃得酣畅淋漓,相视一笑。

    我俩结伴走到人迹罕至的乱石岗,我坐下来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人们总是会选择遗忘,刚刚战火才过,家园被毁,但是人们总是选择逃避性的过日子,不去看、不去想,可是接下来的危机不知哪一天就砸在自己头上。”

    “这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家园被毁,就在废墟上重建家园。”可我不认同赵天江的说法,被杀、被毁、被凌辱,不去报仇而是继续过着残缺不的日子,太窝囊了!

    “昨晚,霍将军已经计划好了我们这两日的行动,今晚把日本宪兵队的弹药库给炸了,你昨晚摸清楚了弹药库的具体方位了吗?”

    “昨晚我趁着月黑风高,已经找准位置了,我在每一处经过的点位上摆了一个柳条做的十字架,到时候咱们潜进去你就按记号走位就行。”? ? ? ? ? ? “那白天我们去哪里?”我问道。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赵天江神神秘秘的说道。

    “哪里?”

    赵天江拉起我的手,我有些犹豫的躲开,他再拉起,我就没再挣脱......

    他竟然带我来到一间酒肆外,门口闪烁着灯光组合的门面,出出进进的人很是热闹,看来时局如何变化永远影响不了人们享乐的心。

    我们走进去,一个身穿白色束腰外衣的的年轻男子把我们请到一处幽静的座位,非常绅士的讲着蹩脚的中文,我惊讶问道:“他不是中国人?”

    “他是日本人,这里是日本人开的酒店。“正说着那位男子为我们端上了两杯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的杯子。”

    我取过一只杯子,喝了一小口,涩涩的、酸酸的,但也沁香的,问赵天江:“这是什么?”

    “红葡萄酒,你喝喝就习惯了。”我惊奇的观察着杯中的红色液体,以前听爹爹说过,说西方洋人喜欢喝红色的酒和黄色的酒,想必这红色的酒就是红葡萄酒。

    我俯下身子在赵天江的耳边说:”酒壮怂人胆。“我捂嘴偷笑。

    赵天江也在我耳边说道:“古有壮行酒,今作合卺酒,怎样?”我一拳击向他,被他机敏地闪过。

    “打是疼,骂是爱,你对我是哪种?”我咬牙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时间在嘻嘻闹闹中悄然划过,离我们行动的时间越来越近。

    天色已经暗蒙蒙的,我和赵天江每人身上揣了一把手枪,我不时握住枪的手臂有些僵硬,幸好昨晚赵天江已经将炸药埋伏在弹药库附近,我们只需要只身前往,引燃炸弹。

    我们跳上日本宪兵队的外墙梁上,趁着越来越浓烈的夜色快速地沿走在屋檐墙梁上,当我们走至院落深处,我们跳下墙梁,悄声地隐蔽在前行的暗处,根据昨晚的踩点,这个时间应该是第一波巡逻刚过,正在两队交接时。我们躲过了探照灯的巡视,越过了重重防线,根据不定位出现的十字柳条,我们终于看清不远处正是弹药库。

    突然不知怎得,警笛声狂鸣,日本宪兵队的跑步声越来越近,“难道我们被发现了?”我们决定分开行动,这样就算被俘也有一半逃脱的机会。

    当我刚跑到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旁,一个日本兵发现了我,枪口赫然对准了我,就在紧要关口,赵天江从树上跳下来,一刀结果了日本兵的性命。

    他跑到我身边道:“日本人已经把四周包围起来,我猜想应该是咱们的计划泄露了,如今是专门抓我们两个。”听闻我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瞬时凝固了,六神无主,我惨白着脸道:“ 那我们今晚就死在这里了?”我感觉双腿不听使唤,软软地迈不开腿。

    只听得远处的警鸣声和跑步声越来越近......

    赵天江一把架起了我,喊道:“没时间了,你赶紧飞身上墙梁,藏身于隐秘处,静待时机。”他抓紧我手臂再说道:“千万要镇静,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你只管逃命,千万不能犹豫,否则今晚咱俩都要葬身于此。”说完他抬腿要走,我一把抓住他,嘤嘤哭道:“你去哪里?”

    “别害怕,好妹子,我把他们引开,你赶快逃吧。”

    “不——”我听罢气滞声凝,只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

    赵天江拂手拭去我脸上的泪水,轻声说:”咱俩不能都交代在这,敌人想一网打尽,逃一个,另一个或许还有生机。“

    ”今天我告诉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梦想你做我的压寨夫人,三年来从没有忘记你,今天一切是我心甘情愿的,快走!“说完他掰开我的双手,把我推向草丛中,他一跃而起,向我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满脸泪水的摔倒在花池丛中,我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枪响,紧接着数声枪响纷至沓来,不一会儿声响越来越远。

    我抹去脸上的泪水,听声辨向,一跃上墙,一个踉跄跌下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