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一代枭雄 > 第四十三章:宫二
    一书既订,万山无阻现。

    在他终于可以赴约了吗?十三年了不知道她还好吗?

    可看着身边的陈志辉和朱婉芳,叶问又觉得不合适。

    她是不是常在哪里工作?我是不是还可以来找她?我跟她一定会再见到的吧!

    听说宫家的六十四手要绝了,可武学能绝她不能绝啊!

    陈志辉在叶问的眼睛里看见了故事也看见了期待,这是电影叶问里没有的,他也很好奇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能让一个武学宗师念念不忘。

    “哎呀,我脚扭到了,叶师傅前面有个医馆陪我进去看看吧!”

    陈志辉故做脚痛在朱婉芳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进医馆。

    叶问看着陈志辉的背影投来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宫二看着进来的病人,开口问道:“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陈志辉立马不装了,一下子又生龙活虎起来。

    看到陈志辉的样子,朱婉芳才知道自己给骗了,气鼓鼓的嘟起了嘴。

    对于宫二的询问,陈志辉没有回答而是让开了道。

    宫二跟叶问四目相对。

    纵使这十三年来,他们想过了无数的见面,没想到竟然在两人都背井离乡的香江遇见了。

    纵使这十三年来,他们想过无数的见面开口问候话语,在这里一刻两人也都沉默了。

    宫二还是那么迷人岁月仿佛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是脸色有一点苍白。

    叶问倒是憔悴了不少,十几年来的血气亏空,纵使前段时间补回来了不少,还是显得病怏怏的样子。

    对视良久,还是宫二开口率先打破了宁静。

    “叶先生,是这次来不是看病的吧。”

    “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世间所有的相遇,不都是久别重逢吗?”宫二淡淡的一笑。

    “我至今还不能忘却的,就是你们宫家的六十四手。”

    宫二以为他忘不记的是人,没想到叶问开口的还是武,想了很久宫二才慢慢开口:

    “说句玩笑话叶先生你是输过我的。”

    看着站在一旁的一对少男少女,宫二忍不住开口道:

    “这两位是叶先生的孩子?”

    “不是,是我的老板”

    “老板?”

    叶问这个回答倒是有些让宫二出乎意料。没想到以前一直端着既要面子又要里子的叶问,竟然也成为别人的手下。

    “来坐”

    “叶先生你一进门就说这话,你恐怕要唱一出《杀四门》,才能坐得上这个位置,既然有客还是先坐吧!”

    宫二指的客人就是陈志辉跟朱婉芳。

    看宫二并没有让自己在老板面前落了面子叶问认真的回了句“谢谢”。

    宫二烧水沏茶不徐不缓,叶问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你知道吗?民国二十六年我打算去东北因为那边有一座高山,大衣我都做了。”

    “后来因为打仗所以没去成,大衣没留下,只留下一颗扣子,我至今天天都随身带着。”

    “算是个念想。”

    “宫家六十四手是一座高山不该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叶问鼓足勇气,把藏在心里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宫二听后只是淡淡一笑。

    “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我们还见得少吗?凭什么宫家的就不能绝?”

    “叶先生,武艺再高,高不过天。”

    “资质再厚,后不过地。”

    “人生无常,没有什么可惜的。这扣子你拿回去,以后我们要见什么不见什么,以后再慢慢说。”

    说完宫二见叶问的茶杯空了,起身给叶问顺时针注水。

    叶问喝完,起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叶问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宫二。

    宫二好像在下什么决心,好一会儿,总算鼓起了勇气,红着脸好似用尽身的力气把话说了出来。

    “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我在最好的时候遇到你,是我的运气。”

    “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

    这些话好像用尽了宫二身的力气,此时的她战都有点站不稳了,差点就倒在地上,好在边上一双小手扶住了她。

    看着朱婉芳的小脸,宫二投出一个感谢的眼神。

    她就这样看着叶问,希望他能给他一个答案。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

    “你爹讲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希望有一日,我我可以再见宫家六十四手。”

    说完扭头就走了,看都不看宫二一眼。

    没打算哭,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从宫二眼睛里头流了下来。

    这世间所有女子的坚强,又何尝不都是一种伪装?

    她以为她能很坦然的面对一切,可这一切都在一瞬间破了防,

    蹲在地上抱头大哭。

    朱婉芳虽然不懂,叶问与宫二之间的故事,不懂他们之间的恩怨也好,缘分也罢,但她能在叶问的眼眸看到那一丝隐藏的很深的温柔。

    她看到了叶问大叔的纠结与不舍,她也相信自己志辉哥看中的叶问大叔绝对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她就这样蹲在宫二身边,用自己小手拍打着宫二的背,嘴里一直念叨着:

    “姐姐别哭,叶大叔不是这样人,我志辉哥都追出去了,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姐姐别哭,哭花了就不好看了,姐姐这么漂亮,才不要哭鼻子呢!”

    陈志辉则是追着叶问跟了出去。

    叶问用手痛击着墙,直到自己的双手血迹斑斑,才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

    点了一根烟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照片。

    那是一张家福,叶问站在张永成身后,张永成穿着皮大衣,边上还空着一张凳子,再边上的是他自己去世的大儿子。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那张照片,眼睛里似乎还闪烁着泪花,以至于陈志辉走到了身后,他都没有反应。

    看着叶问的样子还有照片陈志辉似乎明白了。

    他淡淡的开口:“叶师傅也给我一根烟吧,你是喜欢宫小姐的对不对?”

    叶问没有回答,可是他拿烟的手已经开始哆嗦。

    这也给了陈志辉答案。

    陈志辉趁着叶问递烟,一把抢过了照片,就往医馆里跑。

    叶问想出声制止,但手虽然已经抬到了空中,但话始终说不出来。

    对于宫二,他又何曾不喜欢,他随身带着的不只是那个纽扣还有这张照片。

    只是他有妻子有小孩,他也很爱他们。

    陈志辉把照片拿给了朱婉芳,让她递给宫二看。

    看到照片,宫二哭的更厉害了。

    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了头,看了看朱婉芳手里的照片,再看着一头短发的朱婉芳问: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