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一代枭雄 > 二十九章:聚首
    陈志辉两兄弟为人处事方面都差不多,做人圆滑,做事有分寸

    可对待感情方面可却是天差地别。

    哥哥陈志超是见一个爱一个。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他不是花,而是想给天下所有漂亮女人,一个家。

    虽说这世界上每个男人都很专一,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

    十八岁如此、二十八岁如此、至死都如此。

    鲁讯曾说过:“男人至死都是少年,男人至死都喜欢女青年。”

    弟弟陈志辉对待感情却相对保守,不是他不喜欢女青年,而是要他见一个爱一个他真做不到!

    两人不同的情感观,决定了两人的女人缘不同。

    哥哥陈志超从小到大女人就没断过,第一次早就不知道给了小花还是小芳。

    弟弟陈志辉母胎单身至今,要算上前世黄大仙庙里最老的道士都没他单的久。

    晨练完回家的陈志辉,澡都洗完了哥哥陈志超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死鬼起来了,我老公回来了!”

    只见陈志超,翻身下床,钻进床底下,一套操作行云流水、风驰电掣。

    躲进去的时候还不忘把衣服跟鞋一起拿进去。

    空气陷入了沉默,躲在床底下的陈志超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看到床外那一双鞋子确实是男人的,他屏住了呼吸,生怕发出一点点声音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床外传来一阵笑声,他们这是在干嘛?不对这个笑声有点熟悉,不对我昨晚明明回家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陈志超鼓组了勇气,从床底爬了出来。

    陈志辉正抱着肚子,弯着腰大笑。

    “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捉弄我,你死定了!看招!”

    陈志超拿起床上的枕头就往陈志辉身上打去。

    “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熟练,还有那珠珠啊!小花啊!她们都是谁?”

    “好小子你还说,看打!”

    ……

    “你再打我还手了。”

    说完陈志辉也拿起个枕头,两兄弟打闹在一起。两人越打还越开心。

    不得不说鲁讯先生说的对“男人的快乐就是那么简单。

    打累了的两兄弟,坐在床上

    “哥今晚七点太白海鲜舫,我已经包场了,你记得通知刘福探长!”

    “你小子发财了还是发疯了?包场可要几千块钱!”

    几千块钱换算下来至少是他陈志超大几年的工资。

    “没发财更没发疯!毕竟人家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总归要好好感谢人家。”

    “再说,怎么也不能落了你的面子跟陆家的面子。”

    “要不避风………”

    听到弟弟说自己的面子,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的面子值几个钱,还不如就在避风塘请,听到陆家的面子那个塘字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陈志超何尝不懂,他能有几个面子,弟弟陈志辉代表的是他,更代表的是陆家。

    “对了哥,既然是包场!你把警局里的兄弟们也一起叫上,这千既然已经花了,能多吃一点就多赚一点。”

    “特别是陈统探长!知道了吗?”

    陈志超哪不明白,他这算是用这次机会彻底帮陈志超在警局站稳脚跟,金钱开道再加上背景站台。

    今天过后筲箕湾警局里,陈志超一定能站稳脚跟。

    “还有,哥我叫了潮仔跟我一起!你不介意吧!”

    “都是兄弟怎么会介意!”

    “那我没事了。”

    再三交代了以后,兄弟俩各自去办自己的事情了。

    陈志超回警局。

    陈志辉则跟叶问去银行存钱,存钱的银行不用说陆家的沪上商务银行。

    去银行的路上。

    “叶师傅,你看我答应你的太白海鲜舫今晚就能兑现了,只不过来的都是些当差的,嫂子跟叶准不方便来,到时候您打包带些会去给他们吃,我记得叶准比较习惯吃蟹你多带点。”

    “辉少,还是不用了,等我们吃完,她们早就食过了。”

    叶问有些不好意思,陈志辉这个老板不仅给的工资高,生活上也处处想着他。

    “没事叶师傅,今晚你早点走,至于安这么多警察谁难道还敢跟我动手?”

    “不行!”

    叶问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没有什么比陈志辉的安更重要。

    “什么行不行,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按我说的做,等下我就告诉太白海鲜舫那边提前做一桌子菜,你直接带回去陪嫂子跟小孩吃吧!”

    “那…好吧!”

    见没办法推脱叶问只能勉强答应,其实心里很是感动。

    很快两人便存完了钱,闲着没事两人在九龙城区里闲逛。

    警局那边,陈志超回到警局。众人都热情的在跟他打招呼。

    “超哥你醒了啊!还以为你起不来呢!”

    “超哥昨晚真的是威啊!一个人竟把坤哥森哥喝趴下!”

    陈志超也笑着,一一回应众人。

    “阿叔在不在?”

    “在的超哥,办公室里面。”

    众人见陈志超是有事找阿叔,也没有接着打扰,各自忙活手头的事情去了。

    咚咚咚

    “阿叔”

    陈统正在办公室里喝茶,潮州人都好这一口,可一天不吃饭,但不能一天不喝潮州茶。

    “阿超,你怎么来了不是给你批了半天假吗?来来来坐下喝茶。”

    陈统没想到陈志超今天竟然还能来上班,他昨晚可是亲眼看着陈志超喝了好几瓶五加皮。

    “阿叔这不是家弟为了特意感谢您跟大家的照顾,在太白海鲜舫今晚包了个场,我过来通知您跟大家的!”

    陈志超随手就拿起了陈统给他泡的潮州茶,一饮而尽。

    太白海鲜舫的菜,陈统不说是经常去吃,但也去过很多次,价格可不便宜。

    看来陈志超出生的是一个富贵家庭,陈统暗暗的想。

    “阿超,你弟弟有心了!还有谁吗?”

    “就我们警局里的弟兄,还有刘福探长跟陆淮平大哥。”

    “陆淮平?”

    刘福他是知道的,也知道陈志超能当便衣刘福在背后出了很大的力。

    至于陆淮平,陈统确实没有听过,但能跟刘福一起吃饭的肯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对了,淮平大哥你没通过,但他爹陆云生,跟我弟弟陈志辉的名字你肯定听过。”

    陆云生这个名字,他何止听过,只是他一个人华探长接触不到人家。

    想去登门拜访,却也只见到了同为老乡的陆云天。

    陈志辉陆云生义子这个名字,前段时间认干亲可是闹得风风雨雨号称今年江湖头等大事。

    “淮平大哥是陆先生长子!”

    好家伙,没想到陈志超就是陈志辉的亲大哥,怪不得刘福这无利不早起的东西会直接提陈志超为便衣。

    筲箕湾警局是出真龙了,别说是其他人照顾她,就连他陈统可能都需要,他陈志超照顾了。

    “好…好阿超,我这就去通知所有弟兄们。”

    陈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准备立刻去宣布这个消息。

    刘福虽然是陈统的上司,总华探长统管所有的华探长。

    但陈统资历老,像什么颜童好几个探长都是他带出来的门生,颜童他们还给不给他陈统面子不一定,但他资历确实摆在那里,刘福的面子还轮不到他这么重视。

    但牵扯到陆家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接到过风声,陆家认亲,警务处处长麦Sir都亲自去了,而且跟陆云生据说有过命的交情。

    虽说到他这个年纪不可能再进一步了。

    但能在华探长的位置多呆一天,别人就要多尊敬他一天,叫他一声阿叔。

    他知道很多年轻后辈对他这个位置已经虎视眈眈了,巴不得他早点退休好给人让出位置。

    至于颜统那个白眼狼更是巴不得他死。

    牵上陆家的关系说不定他能在这个位置上多待几年。甚至运气好点,能换个油水更足的地方当探长可都说不定!

    出了办公室的门,陈统立刻叫来了阿森跟阿坤。

    “阿森,你去吧所有便衣的兄弟们叫来。”

    “阿坤,你去把所有军装的兄弟们都叫来。”

    “是!阿叔!”

    当然所有人,并不指鬼佬,鬼佬给排除在华人圈子外。

    很快所有人都被聚集在警局大厅里,等待阿叔,看阿叔有什么话说!

    “阿超今晚请大家一起去太白海鲜舫吃大餐!大家鼓掌!”

    大厅里,掌声欢呼声络绎不绝,特别是军装组,他们大多只听过太白海鲜舫的名,知道这是香江最好吃的海鲜店,但没去过不是不想是工资不允许。

    唯独一个人面无表情的站着。

    “陈探长,可以不去吗?”雷洛的声音让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不行,这是命令!”

    见雷洛拆他的台,那怕雷洛是他的老乡,陈统也没有给他好脸色。

    “服从命令!”

    雷洛他不喜欢陈志超,但他不傻他知道眼前的这个陈探长才是他们警局最有实权的头,只能服从命令。

    阿森跟阿坤作为陈统的心腹,自然是看出了陈统今天的不同,太白海鲜舫他们不是没去过,换作以往谁请客,那怕也是请所有弟兄,阿叔也绝对不会这么郑重。

    当然阿叔不说肯定有阿叔的意思,他们也不胡乱猜测,照做就好。

    今晚七点,陈志辉跟陆大潮正在夹板上吹着海风,陈志超忙着招呼宾客,以及夹在人群里的雷洛。

    下个时代香江最耀眼四个的麒麟儿,第一次聚首!

    是弄潮儿?还是疯子?

    金麟并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