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一代枭雄 > 第十三章:退出江湖
    “从今天起,我陆云生正式退出江湖!”

    这句话是陆云生说给自己听的,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哮喘,没有几年可折腾的了。

    他立于魔都之巅,成一世枭雄。看世事浮沉,到头来终成黄沙。独步上海滩,如何?老来还是背井离乡。

    功名付与酒一壶,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这句话是陆云生说给孩子们听的,他始终不让自己儿子加入青帮,不让他们参加黑社会,可他自己就是上海滩最大的黑道头子。

    曾经的他可以以身作则,戒掉大烟。

    现在的他也要以身作则,退出黑帮。

    这句话陆云生是对四大家族说的,或许有人愿意跟黑帮头子做生意,到没有谁愿意跟黑帮成为战略伙伴。

    商人重利,但大商人更重名。

    这句话陆云生他是对麦景陶、刘福说的,他来香江不是来称王称霸的,以后只当一个富家翁。

    这句话陆云生他是对黑帮四大家族说的,你们可以放心了,我不当过江龙,你们安心的做你们的地头蛇。

    他陆云生没兴趣再走一次前半生的老路。

    人们只看见九龙城下纸醉金迷,又怎知多少枯骨亡魂埋葬街头?

    这句话是陆云生对门外的青帮弟子说的,你们以后就安心过你们的生活,好生过日子,不用再来打扰他这个过气的老头子了。

    这里不是上海滩了,没必要重头再来了,都好生的过日子去吧。

    这句话是陆云生对陈志辉说的,他知道陈志辉打心里的嫌弃黑社会,对于这个新收的干儿子,陆云生是打心眼的喜欢。

    他这个做干爹的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为难?

    大厅内的人都在思索大多都暗自窃喜,门外则一片哀嚎。

    现在的来香江的人没人会说自己是香江人,只会说自己是潮州人、顺德人、湖州人、福建人、沪上人也是其中之一。

    作为同为渔村发展成繁华都市的沪上人,好似对香江情有独钟。比起去往国外,他们更加中意于香江。

    大批沪上富商、豪门,为逃避历史惩罚,举家举财逃难至港岛。

    不过,第一批迁家来香江的沪上人很凄惨,被抢的抢,被骗的骗,不知道多少大户人家死于非命,或者被骗成屋村仔,女的则被买到马栏里。

    陆云生的到来,就好像让他们抓到一个救命的稻草。

    今天他们自发过来,就是希望借这个机会让陆云生站出来,替他们主持公道,最好出来树旗重建青帮荣光。

    没想到,陆云生、陆先生竟然在今天宣布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事。

    陆家今天的设宴,是地地道道的沪上菜,他们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所有人都放下了碗筷,那些已经收到过迫害的沪上人齐刷刷的跪成了一排。

    “陆先生,三思啊!”

    “陆先生,你可不能放弃我们啊!”

    “陆先生,求求你了。”

    陆云生有些不忍心,他这人最好面了。

    不借人钱,不摆排场,没面子就不是他陆云生。

    可要他把刚说的话收回,同样也是打自己的脸。

    陆云生,有些左右为难。

    “陆先生,看来你还有正事要处理,要不我们改天再聊。”

    何启东等四大家族的人起身,准备告辞,他们可没兴趣参与陆家的家事,特别还跟社团有关。

    “爸爸,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怎么样?”陈志辉看到了陆云生的为难。

    “辉仔,你行吗?”陆云生也有点惊讶,没想到自己刚收的义子,现在会站出来。

    “爸爸,您放心我处理不好,不还是有你吗?”

    “行,辉仔,你放手去做,我部都支持你。”

    陆云生向陈志辉点了点头。

    何启东等人原本要离去,也停止了脚步,想看看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要如何处理!

    陈志辉走到了刘福身边,弯着腰低下头,在刘福耳边小声的说:

    “刘探长,请你帮我一个小忙,跟我一起出去。”

    刘福不为所动,他可不傻没兴趣插手这个烂摊子。

    陈志辉又用手指了指陆云生,跟陆云生边上的麦景陶,继续说:

    “刘探长,义父跟麦Sir都在看着这里,这不正是你表现的一个机会?我保证你出去后什么不用说,不用做!”

    现在的陈志辉就是场的焦点,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陈志辉。

    没办法,刘福只好赶鸭子上架,收了收肚子,起身跟陈志辉一起出去。

    大厅外是一片混乱。

    有的跪成了一排,有的在抱头痛哭,有的也是嘴里一直咒骂骂陆云生不得好死,以后要断子绝孙。

    甚至还有几个脾气不好的直接将桌子掀翻,残汁剩菜洒满了一地。

    陈志辉大声的说:“大家静静,大家静静一静。”

    没人理他,他们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说话的少年。

    “大家静静,大家静静!”

    还是没人理他,虽然他是今天主角,但门外的人根本不认识他,见都没见过,要陆淮平出来,效果都会好很多。

    陈志辉看向身边的刘福“刘探长,你带了配枪吧。”

    便衣就有权力,身上带着配枪,何况是他这个总华探长,基本上是枪不离身。

    今天以他总华探长的身份,倒是没人搜他的身,他那把点三八正系在裤腰带上呢。

    刘福有些犹豫,早知道陈志辉是打他配枪的主意,他死活也不出来。

    现在,火烧眉毛,给不是不给也不是。

    没办法心一横,将自己的配枪交给了陈志辉。

    “我叫你贤侄不介意吧,贤侄你以前开过枪吗?”

    “没有”

    完了,这是刘福的第一念想,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