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一代枭雄 > 第八章:反响
    一入青帮,同门如兄,师傅为父。

    陆云生,许久未收过弟子门人了,现在活跃在香江的大多都已经是他的徒孙辈分了。

    按理来说,陈志辉拜陆云生为师,与他拜其为父。差别不大,或者名声更好。

    陈志辉,本想是拒绝的。

    他知道,当他同意以后哪怕他不是一个江湖人,江湖事也会往他身上找。

    但大佬如此台抬爱,他又怎敢拒绝。

    拒绝入门可以说不喜江湖事填塞过去。

    人生有三碗面最难吃——人面、场面、情面。

    这是陆云生一生所悟出来的道理,也是陆云生一生的行事准则。

    人面,陆云生是曾经的青帮大佬上海滩的风云皇帝,陈志辉只是一个小瘪三、小赤佬。两人身份上的差距太大了!

    场面,一个大佬一而再再而三,不惜爱护羽毛,只为了收他为徒。

    情面,不说陆云生是陆大潮的大伯,陆大潮又是陈志辉最好的兄弟,两人进一步的闹僵,陆大潮在其中难受尴尬不说。就单单是那一份欣赏,以及那一份尊重,都让陈志辉不好再一次开口拒绝。

    若还开口拒绝,他就不是有底线有原则,而是蠢!

    人面、场面、情面果然难吃啊!

    上海的陆先生开香堂收义子,在香港在江湖可不是什么小事。

    号外号外:青帮大佬陆云生

    庚寅年、丙戌月、丙午日广邀宾客要开坛收子。

    号外号外:四大家族受邀陆云生,青帮要重现上海滩荣耀。

    号外号外:青帮大佬陆云生与小凤仙不得不说的故事,十多年寻找终于找到私生子

    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除受邀的弟子门人、乡绅望族、富家豪门以及陆云生的老朋友,江湖字头对于陆云生这一次开坛收子更是。

    这可是可以改变香江地下势力的大事件,一时间很多江湖势力更是陷入了恐慌,纷纷停手息战,准备厚礼,等待着这一场江湖盛事。

    黄竹坑,警察培训基地。

    “超哥、超哥陆云生大佬要收义子了,陈志辉这不是你弟弟的名字吗?”

    蔡元琪、李树堂拿着报纸,像陈志超跑来。

    陈志超可是他们这届的风云人物。

    文的来说,大多数学员字都不会念,陈志超都能流利的用英文跟英国教官聊天,大小考试成绩永远第一。

    武的来说,枪弹射击、体能测试部都是第一。

    加上他为人处事也很好,做事圆滑,对兄弟讲义气,身边有一大帮的拥护者,蔡元琪跟李树堂就是其中两个。

    听到他弟弟陈志辉的名字。陈志超一把抢过了报纸。

    整版整版的头条部都是关于陆云生收义子的消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但部写得有板有眼,有理有据。

    当陈志超看见深水、陈志辉这几个字顿时不淡定了!

    不要小瞧任何一个时代狗仔的威力,只要他们想不说把你祖宗十八代部查的清清楚楚,但至少可以把你祖宗十八代编排的明明白白,有理有据。

    “这么大的事!辉仔竟然没有告诉我不行我得请假回家问问他!”陈志超暗暗想道。

    教官办公室,严正又一次因为不肯收黑钱,给下放到这个警察培训基地当教官。好在他破案率高,破过几次大案,上过报纸,不然这身警服他都没得穿!

    在这里他对华人学员特别的照顾,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旧的环境,那就开始培养新的警察苗子,给正义留下一些种子。

    黑夜或许特别漫长,但终有一天黎明的光会刺破黑夜。

    陈志超就是他最为看中的两个警员之一,虽然陈志超各个方面都稳压雷洛一头,但无可否认雷洛的风头也不可小视。

    “超仔!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正哥,我想请假,家里有些事情!”

    虽然正常情况下警察学校是不许请假的,但这是他最钟爱的学员,严正没有为难特事特办同意了陈志超的假。

    警察学员也是有工资的虽然不多,陈志超买了一只深井烧鹅,一打生力啤酒,在家里等着弟弟回家。

    陈志辉是这场江湖大风暴的主角,但生活总要继续。这几天的报纸他是看到了,陆大潮也在他身边一直的念叨。他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

    好在深水埗的邻里大多都是泥腿子从不看报纸,学校里的同学一群富家子弟对江湖事从不感兴趣,这场风暴对现在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与往常一样,放学后在球场给阿基、韦吉祥等人发完钱。买了瓶盐汽水,陈志辉慢慢悠悠的走回家!

    来到家门口,发现门是半掩着的,陈志辉第一反应就是家里是不是造贼了。

    好在他每天赚到的钱都存到了渣打银行,家里也没什么偷的。

    陈志辉一脚踹开了门,发现里面并没有人,正当他准备四处张望时,一个麻袋便照住了他的头,后背也被一个圆圆的东西顶住。

    “小子,打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个沙哑的声音在陈志辉耳边想起。

    不对!打劫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什么关系。

    再加上顶住他后背的那个圆圆东西他第一反应是枪口,但枪口冰冰的这个还有一些柔软,陈志辉用力的往后背靠了靠!

    枪口没这么大,加上声音虽然沙哑但是还是有点熟悉,陈志辉顿时明白了过来!这是他哥哥在恶作剧!既然他哥哥想玩,陈志辉也很配合的演了下去。

    “劫财没钱!劫色要不要!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猛男!”

    这回,轮到陈志超演不下去了,哈哈哈大笑起来!

    “哥你怎么回来了?”陈志辉揭开麻袋,看着陈志辉说。

    “你自己看!”陈志超把手上的报纸甩在了陈志辉脸上。

    “你还好意思说!你眼里头有没有我这个大哥!我们老豆死的早,都说长兄如父,我看你根本没有我这个大哥!认别人做义父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没有告诉我一声!我要是不看报纸都不知道自己以后平白无故多了个爹!”陈志超越说越生气。

    陈志辉看得出来,自己的哥哥与其说是生气!但更多的是关心自己!

    陈志辉嬉笑着指了指床脚下的深井烧鹅以及啤酒说“哥烧鹅要趁热吃不然就不好吃了,我们边吃边说!”

    陈志超最怕陈志辉这种没脸没皮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床上拿起一瓶啤酒喝了干净。

    陈志辉坐在边上跟着拿起一瓶啤酒说:

    “哥我敬你,警察培训苦不苦?”

    “你个混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快说你自己的事!”

    陈志辉,这才把前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