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一代枭雄 > 第一章:故事起始
    五十年代香江,集成早期上海滩的繁华,是风云地,龙虎地,只要敢打敢拼总能出人头地。

    作为英女皇头上最后一颗明珠,见证那个曾经驰骋世界的日不落帝国最后的光荣,经济飞速发展。

    但这里归根是殖民地,华人得不到出头,英国人却只想搵钱。

    海岸线上的舰船大炮虽已消逝,空气中的硝烟鲜血却还没有散尽。

    社团霸市,官商串联、马栏、赌档、走私、保护费、黑白勾结、一个金钱帝国正在逐渐形成。

    “老板拿包你这里最贵的烟”陈志辉两兄弟站在士多店门口,朝着里面正在听赛马的老板喊道。

    “小烂仔,最贵的是万宝路,快点先拿钱到手不退”。

    老板看着站在门口的陈志辉跟陈志超两兄弟,衣着朴素,但也还算干净,却要了一包万宝路,一看就是混社会的烂仔买来冲面子装大佬。

    要知道这包烟在当时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一个便衣警察一个月的工资也才160元,一碗云吞面才0.3元,一般的商人都舍不得抽更多的是买了送人求人办事。

    虽说老板态度很轻蔑,陈志辉并没有跟老板争吵,只是把钱放在桌子上,从老板手上拿了烟,递给陈志超。

    “哥你既然确定要去考警校,这烟你拿着到时候给教官”。

    “辉仔你这是干什么,不相信你哥的实力吗?”

    “你要知道你在学校做事一个星期都赚不到这一包烟!安心啦,哥我一定能考起”

    所谓的学校做事就是,在外面带一整包的香烟去给那些买不起整包香烟的同学一根一根的卖,俗称散烟,通常一包烟能有三包烟的利润。

    陈志超没有拒绝,也没有把烟揣进口袋,只是撕开包装熟练的点了一根猛吸了一,吞云吐雾起来。

    “这洋烟就是好抽比五毛一包的好彩香到不知哪里去了”

    “哥你这是干什么,我叫你去送教官没叫你自己抽,这可是Marlboro!我可没钱给你再买一包!”

    “好啦好啦,你放心,哥我一定进起警校,到时候保证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

    说完递给陈志辉一根,陈志辉也不含糊点了起来,兄弟俩吞云吐雾大摇大摆的走出多士店。

    看着两兄弟那嚣张样子,多士店老板对着他们离开方向吐了一口口水,广东话夹杂着上海话:

    “小赤佬,迟早扑街”。

    准确的来说陈志辉并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生在红旗下,走在春风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平日里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电影。

    一次宿醉本来到了这个世界,以为自己穿越到了香港回到了过去。

    只要安心赚钱,未来开个塑料花场,借助几次香港的楼市危机跟脚盆国跟毛子国两次天大的机遇。

    在搞搞什么楼花跟公摊面积,九十年代再去投资两个小马一个小王这辈子随随便便成为一个港岛的三星。

    本以为自己的亲哥哥叫陈志超只是一巧合,街坊里那个很能打叫做韦吉祥的人是个同名,毕竟这名字在港岛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直到自己哥哥要去考警校才知道或许不久之后自己将会有一个天大的靠山。

    也终于确定自己来到的貌似是一个港综的世界。

    陈志超、陈志辉两兄弟从小吃百家饭长大,也生的机灵,从小就是孩子王。

    街坊里那几个能打的韦吉祥、阿基早就给两兄弟制的服服帖帖。

    特别是受过二十一世纪核心价值观洗礼的陈志辉那是一个妥妥的学霸,不黑不吹就是当时老师的水平文化程度也绝对没有他高。

    他也是第一个由深水埗公立学校考起爱丁堡贵族学校奖学金学杂费免的人,妥妥的别人家孩子。

    回到家,房间不大,四周堆满了杂物,家里唯一值钱的可能就是那一个铁架的上下铺,与其说是家到不如说是他们父母给他们留下最后的庇护!

    留给两兄弟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记忆中陈志辉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从小都是他哥哥陈志超,将他养大。

    “辉仔明天你就要去贵族学校读书了,你可真给我们陈家争气。要死去的老豆知道绝对要摆酒大请各方邻里的,你老顶我没什么能力,但跟你说我一定能考起警校,成为人上人要别人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两兄弟,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哥,听说警察一个便衣一个月都有好几千的规费是不是真的?”

    “那当然,等我成为了便衣我一定要带你搬出这个鬼地方,你就好好读书以后成为律师成为法官,千万别学阿秋嫂他们家的小黑炮,跟你差不多大去拜字头,当初拜了和连胜串爆门下那叫一个耀武扬威还说要打到尖沙咀插旗,这才没过去几个月坟头草都比我们还高了。”

    睡在上铺的陈志超说完还不忘用手比划两下。

    “知道了哥,你也小心点,警察就没几个好人,收保费比黑社会还黑。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放心,哥我一定能出人头地。”

    在这个娱乐匮乏的年代,对于穷人而言,最大的娱乐项目可能就是,喝酒侃大山,跟造人了。

    虽说是个大喜的日子但是兄弟俩,明天都有正事,就没有饮酒,又都是光棍,于是早早的睡去。

    爱丁堡国中是九龙最好的一所学校之一。

    学校里的老师大多是留学归来的,学生则基本上是官宦子弟或者就是那些富商的小孩。

    这里俗称贵族学校,当然它那高昂的学费就要很多,普通家庭望而却步。

    西式风格的校门,宽敞的沥青路,以及那修的整整齐齐的绿化带加上门口的音乐喷泉。

    让陈志辉感觉自己走到的是现代的一所大学。

    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校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平治、宾利、就像是开一场大型的露天车展。

    因为校规规定,在正课时间这所学校必须穿校服。

    也就导致,开学的那一天,可能是学生为数不多,可以穿自己衣服的时候。

    所以一个个都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穿了出来。

    女的穿上了自己的连衣裙,男的则穿上了帅气的机车夹克。

    只有陈志辉一个人穿着学校赠送的小西装校服,当然,这也是他目前为止最好的衣服了。

    来这里读书的同学大多从小就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于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穿校服的异类,并没有出现什么中口写的鄙视,以及挑衅,只是对他投出了好奇的目光。

    “学长,请问中四一班怎么走。”

    或许是把陈志辉当做了高年级生。

    一个略显消瘦、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的,穿着黑白相间长衬衫,男生叫住了陈志辉。

    “不好,不好意思,我也是今年中四一班的新生,要不我们一起找找吧”。

    陈志辉看是同一个班的同学,说话也很礼貌于是就邀请跟他一起去班上报道。

    “你好,我叫陈志辉。”

    “我叫陆大潮,大家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多多关照。”

    对于陆大潮这个名字,陈志超仿佛好象有一些印象。

    但又想不起,他是哪一部电影的主角或者配角。

    他仔细地打量着陆大潮,终于他想起来了。

    陆大潮是廉政第一枪的大反派号称“水龙头”雷洛等四大探长都在其手下做事。

    如果说坡豪、雷洛是明面上的大佬,那他就是70年代潮州帮最大的幕后大佬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是他的同班同学。

    对于贪污受贿那是这一个时代的缩影,自己的哥哥不出意外,以后也会成为三支旗的幕后首脑成为华人警队的话事人。

    陈志辉对此并不反感,大时代的背景下一个人算的什么?能做什么?

    不随波逐流可能就会被击的粉身碎骨。

    他只能在以后成立廉署以后,利用自己的先知先觉让自己身边的人激流勇退。

    所以他并不反对跟这个未来的“水龙头”成为朋友。

    两人的身高都有一米七左右。

    在南方一米七的身高,已经算是长的高大了,加上整个学校来报道的也就陈志辉一个人穿着校服!

    很快他们就成为了人群的焦点,别人路过他们的都会很不自觉地注视着他俩。

    很快,他们从校门口走到了教学楼,教学楼的门口有一块很大的红木板写着每一间教室的位置。

    “找到了辉仔。中四班在四楼。”

    “好,我们快上去。”

    两人来到教室,教室里已经三三两两的坐着人,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圈子。

    男的聊的今天看见了那个那个美女。

    女的则在聊着最新的衣服跟首饰。

    陈志辉和陆大潮找了一个靠窗户的后排两人坐下。

    “辉仔,我们家是潮汕来香港的,在这边开了两家金铺一家当铺你家是干啥的?”

    陆大潮开始找话题和陈志辉攀谈了起来。

    “我家就我和我哥哥。他现在。再读警校。”

    “你父母呢?”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父母。”

    “抱歉了,辉仔!”

    “那你是怎么来读这个学校的。这里的学费可不便宜啊?”

    “我不用交学费啊。”

    “什么?你不用交学费,难道学校的校董里有你的一个亲戚。”

    “没有啦,我是奖学金!学杂费跟住宿费免。”

    “看不出来啊,辉仔。你就是那一个传说中的勤工俭学生,那我以后作业考试就拜托你啦!”

    “放心包在我身上。”

    陆大潮从小生活在商人家庭,很快就找到了,陈志辉身上的价值。

    当然,也可能是还小根本考虑不到所谓的身份背景,家庭因素。

    只是我想和你做朋友,那么我们就会成为好朋友。

    而陈志辉两世为人做人说话圆滑,两人很快便熟络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多,座位也越来越满。

    30多个座位很快只剩一两个空位了。

    一个染着一头金长发。戴着眼镜,小眼睛、大嘴巴、塌鼻梁,穿着英伦风棕色风衣的中年女人又进了教师。

    “同学们,同学们,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女人站上了讲台敲了敲手里的戒尺大声的说道。

    很快,三三两两的人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都安静地注视着这名女人,她给人一种很干练的感觉,尤其是她那大嗓门加上那一张大嘴巴,就差把自己很会骂街写在了脸上。

    女人准备在黑板上写下王啊花这三个字,又在名字边上用浅蓝色粉笔写上Mary。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未来四年的老师、班主任。我姓王,你们可以叫我王老师我更希望你们叫我Mary老师。”

    50年代的英国早已不是当年日不落帝国。

    虽说是二战战胜国,但长期的战争泥潭早已让它光辉不再。

    但是在港岛,作为英女王头顶皇冠上最后一颗明珠,白人,在这里始终保持着一种上等公民的状态。

    而大多喝过洋墨水的国人,比起那个贱名好生养的土名字更希望别人叫他英文名,给人一种有英文名就高人一等的变态虚荣心。

    很显然,他们的王阿花老师就是这样!

    自从她在澳洲随便读了一个野鸡大学,国外混不下去了回到港岛以海归的身份加上自己家里的关系成为了一名老师。

    “我希望在未来从中四开始的四年里你们都能好好学习,将来都能出国留学。”

    王老师,转过身来说道。

    “好了,现在大家都来得差不多了,开始做自我介绍。”

    “从第一排第一个座位开始,从左往右,从上到下。”

    “王老师好!同学们好!我叫李明轩父亲是法官母亲是医生,接下来的四年里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好的,李同学请坐,大家就像他这样发言,他的自我介绍!做的很好。”

    王老师,笑着对李明轩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同时示意下一个人开始。

    “王老师好!同学们好!我叫李琪琪,你们也可以叫我angel!我的父亲是一名珠宝商人,我的母亲是则是一名舞女,我以后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天使。”

    下一个做自我介绍的是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的女孩。

    听到“舞女”两个字教室里哄堂大笑,几个调皮的男生甚至吹起了口哨。

    女孩哪里见过这个场面脸顿时变得通红,眼泪也不自觉的掉了下来,王老师拿手中的戒尺拍了拍讲台教室里才稍微安静了下来。

    “安静,安静,好!下一个!”

    王老师并没有安慰这个女孩,可能在她的眼里同样看不起这个女孩有个舞女母亲。

    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是一名老师,才不得不终止了这场闹剧。

    “王老师好!同学们好!我叫李虎,父母在环境局工作。”

    没有了刚才的闹剧,自我介绍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很显然大多数家里不是富商就是公务员,很快就到了陈志辉。

    “老师,同学们好,我叫陈志辉,希望和大家相处愉快。”

    说完便坐了下来。

    作为,整个教室里唯一一个穿校服的存在,当他发言的时候整个教室的目光都不自觉的注视着他。

    而他那与众不同的发言,也让他更加醒目。

    “陈志辉,你就是那个中考满分,学费免的平民窟特招生,没想到在我们班啊,我跟你说你不要把那些穷人的恶习像什么偷东西不洗澡什么的放在我们班不然我随时要校长开除你!”

    两世为人,或许上辈子在职场上受过很多的委屈与不公平。

    但是给人如此赤裸裸的瞧不起,语言侮辱还是第一次,侮辱他的人竟然还是教书育人的老师!

    教室里,听到王老师的发言就像油锅里滴入了一杯水,沸腾了起来。

    甚至有几个前排的男生大声的说:

    “回家我就我跟我爸说,我爸是校董,我要换班,听说这些穷人身上是病菌,我才不想生病。”

    陆大潮用手轻轻的拍了拍陈志辉的大腿,小声的说道:

    “辉仔没事吧,不要理他们”

    说完用手猛的拍打课桌,大声的说:

    “说够了吗你们,人家是靠自己,没有你们父母你们啥也不是,谁还笑等下放学别走,看我不好好的跟你们讲一讲道理!”

    170左右的身高在当时的港岛高一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那几个闹得最凶的男生顿时没了脾气,这时王老师才发声说

    “好了同学们要和谐相处,下一个人接着做自我介绍。”

    刚好下个就是陆大潮。

    “我叫陆大潮,我家做金铺跟银行生意的,陈志辉是我的兄弟,以后谁敢欺负我们的兄弟小心我拳头不客气。”

    说完陆大潮便坐下,看着身边还在一个人思考的陈志辉,两世为人的陈志辉很快就调试好自己的情绪。

    其实他早就料想到到爱登堡这个贵族学校来读书,肯定会遭受到他人的歧视与白眼。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老师最先挑的头,来的这么快!

    对于自己刚才的失态,陈志辉冷笑了几声。

    不知道是笑自己两世为人竟然如此沉不住气,还是笑老师与其他同学的无知。

    “谢谢你了潮仔”

    “这有什么,我们可是自己人”

    这个潮汕少年,已把陈志辉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为自己兄弟出头,对于义字当头的潮汕人是最稀疏平常的事情。

    对于这个跟自己认识不到半天却把自己当成兄弟的男孩,在未来自己怎么也不会让他继续走上那一条绝路。

    陈志辉默默的想着,心不在焉的听着其他同学做着自我介绍。

    直到那几个刚才笑他最大声,闹得最欢腾的男生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陈志辉暗暗的把他们的名字写到了小本子上。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未来四年我们有的是时间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