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诡异:我的能力是看见文字 > 第六十四章、大乾明面上的最强战力
    安阳县外的山脉内。

    顾青踩着青莲剑落到了一座山峰的悬崖旁。

    他从青莲剑上下来,立刻盘膝而坐。

    双手相合相抱,呈太极的模样。

    心念调动体内剩余不多的元炁在体内来回转绕,以便让其覆盖身体内的大部分经脉。

    至于为什么这样做,都是因为刚才施展的‘金刚怒目’使得他体内的元炁大幅度减少,甚至威胁到了六品术士的根基。

    如果不好好稳固,很有可能会因为元炁使用过量而暂时掉入七品术士的品级。

    这就像过度锻炼会导致横纹肌溶解一样。

    只不过横纹肌溶解危急的是性命,过度使用元炁危急的则是术士的根基。

    专注于术士一脉会导致身体只能处于正常人的水平,哪怕顾青也兼顾了一些武师一脉的武诀,也无法让自己的身体素质上升到一个极高的水平。

    所以他必须护住自己身体内的所有经脉,才不至于让其在回炁的过程中因为元炁量太大而破裂。

    当顾青回炁的时候。

    无所事事的青莲剑立于他身旁,莫名其妙地自动起舞。

    仿佛有人握着它一般。

    若是顾青此时睁眼看着青莲剑自动起舞的舞,肯定会认出这是‘青莲剑歌’中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与此同时。

    在顾青离开安阳县没多久,赵言生带着一群从京都来的术士和武师立于安阳县城门前。

    他们人数大概在八十人,都是京都最精锐的术士和武师。

    最弱的是赵言生,只有八品实力的术士。

    但最强的却是京都术士府三品实力的供奉。

    除此之外,还有一群林林总总实力约莫在六品至四品之间的术士和武师。

    可以这么说,在这里的几乎是如今大乾明面上的最强战力。

    骑着战马,走在最前面的是赵言生的父亲,赵天龙。

    他是这次术士府和武师府钦点的带头人。

    也是这支队伍中实力最强的武师。

    便是术士府一方的三品术士在他手下也极难生存。

    “这里就是安阳县?”赵天龙眉头轻皱的问道。

    他嘴里叼着一根术士府专门专研奇门技巧的术士发明的香烟,吸入者可得暂时的安宁,不会被一些较弱的诡炁入体。

    缭绕的烟雾让他平添了一分成熟的帅。

    特别是配上他花白的胡子,浑身隆起的肌肉,倒是有一分工业时期英伦绅士的美感。

    “是的父亲!我就是在这里认识的顾青前辈。”赵言生上前说道。

    他的手中提着两个脑袋。

    正是当初在与虎妞的战斗中抛弃他和江龍、江若白的楚飞文、钱贰佰。

    “你还提着这两个脑袋干什么?”赵天龙嫌弃的说道,“把他们扔了喂狗。”

    “这两人违背了术士和武师的规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赵言生淡淡的开口,顺手就将钱贰佰和楚飞文的脑袋扔向了一旁的青石砖上。

    “要照你这么杀,术士府和武师府就算有上万的超凡也不够你杀的。”赵天龙笑着说道,浑然不在意死去的钱贰佰和楚飞文。

    他在京都武师府待了这么久,见多了这种人。

    满嘴仁义道德,朝堂上满腹经纶,说得皇帝都愧疚三分,可实际上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总是第一个投降或者扔下同僚逃跑。

    这种人,他赵天龙也杀了不少。

    所以他只是出声稍微提点一下自家儿子。

    “知道了父亲,以后这种人我见一个杀一个。”赵言生沉声说道。

    “好儿子。”赵天龙拍拍赵言生的肩膀,随即转头看向身后一群骑着战马的术士和武师们吼道:“哪个想先入安阳县?”

    “我来!天龙大哥!”一位扛着长斧的武师高喊道。

    赵天龙循声望去,是他麾下最勇武的四品武师,也是京都赵府天字辈的赵氏族人。

    “好小子,够勇!”赵天龙夸赞道,“上!别给京都赵府丢人!”

    “好嘞天龙大哥!”赵天虎应道,随即双腿一夹胯下战马,率先冲向了安阳县城门。

    “父亲,你让天虎叔叔打前锋会不会出问题?”赵言生看着赵天虎担忧的问道。

    在他的记忆里,赵天虎实力虽然总是名列京都赵府所有赵氏族人的前列,但……脑子有些问题。

    就是一旦打起来,必然上头。

    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上头。

    “没问题。”赵天龙随意的说道,“相信你天虎叔叔,他的实力仅次于为父,在我们这支队伍里,他敢说第三就没人敢说第二。”说到这,他的眼神瞥向旁边的三品术士,“就是术士府的那三品老杂种也不行。”

    赵言生听了之后,没说话,沉默不语。

    此时的赵天虎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安阳县城门口。

    当他即将跃过安阳县城门的时候,一只硕大的象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白象手持巨斧一击便将赵天虎扫下了马。

    “此乃安阳佛寺,闲杂人等休得入内!”白象低吼道。

    他站在安阳县城门口,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特别是他青面獠牙的象头,让这八十位精锐的术士和武师看了也不免有些心惊胆战。

    “滚你娘的!”赵天虎落在地面上,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手中的长斧直接横扫白象,口中骂骂咧咧。

    刚才白象的横扫让他难堪。

    特别是在这么多精锐的术士和武师面前。

    其中有不少是和京都赵府有过节的。

    白象也是四品武师出身,对于赵天虎毫不畏惧,眼见赵天虎的长斧横扫过来,毫不闪避,反而迎面上去,手中巨斧挥下,与赵天虎的长斧碰撞在一起。

    一股诡炁和人炁轰然炸裂。

    便是安阳县城门外骑着战马的精锐术士和武师们感受着轰然炸裂的诡炁和人炁也不免皱眉。

    “这股诡炁,至少有狼级巅峰的实力了。”

    “我觉得他已经迈入了虎级的门槛,怪不得需要我们这群精锐出手。”

    “有赵天龙在,虎级诡异又算得上什么,我们只要对付那些实力较弱的诡异就行了。”

    “说得也对,不过也不知道这被诡炁污染了的县城有没有更强的诡异,我感觉这个地方和诡蜮已经没什么区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