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诡异:我的能力是看见文字 > 第二十八章、他怎么可以,这么年轻!
    顾青坐在马车车厢里,翻看着江龍赠予他的《观沧海》武诀。

    观沧海里将武师府一脉的传承写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术士府一脉的所有道路基本上都是远程攻击的法术输出加物理输出,那么武师府一脉的道路便是纯纯的近身坦克输出。

    武师府的九品制度和术士府的九品制度相差不远。

    但相较术士府的九品制度,武师府的就简单许多。

    打熬三年身体,可为九品。

    打熬五年身体,可为八品。

    打熬十年身体,可为七品。

    如此类推,打熬一百二十年的身体,便可为一品!

    然而在武师品级只要努力就能够达到的背后,是无数的武师死在了与诡异战斗的路途上。

    术士府需要非常高的天赋才能够修行术法诀,但武师府只要你有一颗愿意随时牺牲在对抗诡异路上的心,便可加入。

    也就导致了武师的素质良莠不齐。

    甚至有些心怀不轨的武师通过问心后,加入武师府,靠着武师府的资源锤炼到五品,便退出武师府,回到自己的家乡称王称霸。

    当然这种人大概率是会被武师府的执法者给击杀。

    将观沧海通读一遍,顾青惊叹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努力就可以登临巅峰的道路,便忍不住赞叹。

    “武师府一脉,真是百姓的福音,只要志向是对抗诡异,都可加入,怪不得武师府能够发展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天下何人不是武师,这靠的可都是有教无类。”

    还没等他感叹完武师府的伟大,金手指突然自动启动,周围的一切部转化成了文字。

    ‘木’、‘马’、‘术’等一个个字出现在他眼中。

    透过这些字的缝隙,顾青亲眼看见一根箭矢般形状的炁正朝他冲来。

    便是旁边低呜着的虎妞也没有发现这股箭矢形状的炁。

    炁仿佛隐匿在众人所看不见的第二空间里。

    “术心通明!”

    顾青眼睛一亮,看过许多有关术士书籍的他,顿时明白了自己的金手指为什么会突然自己启动。

    术心通明乃是天机一道的术士最想要的一个能力。

    拥有这个能力的术士,在施展天机一道的术法诀时,便会大大降低术法诀所需要的炁,并且能够提前预知即将到来的危险。

    可谓是与天机一道最为契合的能力。

    “不过这么说来,荆山城的术士还真是莫名其妙呀。”顾青轻笑一声,丝毫没有把这股箭矢形状的炁放在心上。

    他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在空中写下了三个字。

    ‘镇炁符’!

    虚空画符一道被他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顾青没有开启金手指的世界里,镇炁符上的纹路就像是被他一笔画出的一般。

    箭矢形状的炁即将冲进车厢时,虎妞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

    “顾先生!”它猛地低吼,想要提醒顾青。

    然而车厢里突然射出金色的光芒,箭矢形状的炁消散于无形。

    一股清风吹过,车厢的窗口上的帘子被吹起来。

    虎妞看见车厢内顾青柔和的面容,顿时觉得脊骨一凉。

    刚才的金光虽然略有些低劣,但却让它都感觉到了死意。

    仿佛那道金光对着自己,自己就绝对会死一般。

    “顾先生……”

    虎妞低下脑袋,不敢看顾青。

    它的内心瑟瑟发抖,就连走出来的虎步都是一倒一歪。

    除了虎妞之外,就只有车厢后跟着的姐妹花看见了金光。

    但她们的实力太低,而无法察觉到金光中蕴含的危险,只当这是顾青在修炼什么奇怪的术法诀。

    荆山城门口。

    诸葛云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

    木葫芦的葫芦身裂开一道口子,里面被封印着的四只狼级诡异趁机逃离了木葫芦。

    然而它们幻化成的黑炁在碰到城墙的那一瞬间,便被城墙吞噬进去,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哈哈哈哈哈哈,在御诡石面前居然还敢脱离我的木葫芦,真是不知死活!”诸葛云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

    然而刚说完话,他的双腿当即软了下去。

    赵岚见状,立刻上前扶住诸葛云。

    “怎么回事?”她问道,声音略有些焦急。

    “咳咳咳咳……”

    诸葛云咳嗽两声,面色惨白。

    “岚,微兰的车队里有顶尖高手,你千万不要冲动!”他双眼有些迷离,随时都可能昏厥过去,“我刚刚和他过了一招,惜败于他。”

    诸葛云直到现在依然认为自己是惜败于顾青,而非单方面的碾压。

    “来人!”赵岚见诸葛云处于昏迷的边缘,大吼一声。

    城门口的一名荆山军士卒立刻来到她的身边。

    “快去请城内的大夫!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手法,就算是绑,也要给我绑来!”赵岚吼道。

    “遵命!”

    荆山军士卒听罢,行礼后,转身冲向荆山城门内。

    而此时赵微兰的车队刚好来到荆山城门前。

    赵微兰看见在城门口等她的赵岚,立刻下马车,行晚辈礼说道:“姑姑,我们来了。”

    然此时的赵岚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赵微兰的身上,甚至连赵微兰到城门口了她都不知道。

    “别睡!诸葛云,老娘叫你别睡!”她摇着诸葛云骂道。

    但是诸葛云的心思却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哪怕诸葛云已经迷离得睁不开眼,也依旧死死地盯着车厢。

    他想要知道,能破解他刚才那一击的术士究竟是谁!

    车厢旁的虎妞视线放在诸葛云的身上。

    它有种感觉,刚才那股诡异的炁,就是从诸葛云的身上发出来的。

    这是来自妖的第六感。

    ‘趋吉避凶’。

    “若不是随意杀人会导致顾先生不喜,虎爷今天就把你咬死在荆山城门处!”虎妞在心中骂骂咧咧。

    要不是顾青的实力略胜一筹,恐怕它以后连聆听顾青说术士一道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在它的眼中,诸葛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术士!

    顾青在车厢里等了好一会,只听见车厢外传来断断续续的谩骂声,便掀开车帘探出头看向车厢外。

    “微兰,怎么回事?”他问道。

    他这一探头,便让诸葛云将他的容貌尽收眼底。

    “!!!”

    诸葛云颇为吃惊,甚至一度昏厥过去。

    昏迷前,他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他……他……他……”

    “他怎么可以,这么年轻,这么出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