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诡异:我的能力是看见文字 > 第十章、伪·诡异
    术士府门内,两方势力依旧如火焦灼。

    县太爷想要术士府的帮忙,可术士府名义上的老大钱贰佰却完不想帮忙。

    “咚咚咚、咚咚、咚。”

    府门再次被敲响。

    “谁呀?在那敲敲敲的,给你爷爷上坟呢?你是眼瞎了,没看见我们有事吗?”楚飞文早就不满县太爷的态度,他怒气冲冲的骂道,转头一看,出了一身冷汗。

    赵言生站在府门外,面色平静的看着刚刚怒骂出口的楚飞文。

    在场众人退避三舍。

    就算是再迟钝的衙役、术士,也能感觉到赵言生平静的面容下隐藏着一股肃杀之意。

    他刚完成斩杀诡异的任务,身上的杀气还未完消散。

    “咕噜。”楚飞文看着赵言生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他面前,他紧张到颤抖的咽下了口水。

    “赵赵赵赵……赵大人!”楚飞文开口求饶,声音颤抖,话都说不完整,“刚刚刚……刚刚,我我我,我我,我真没想到……门门门门……门外的人,是是是是……是您呀!”

    “给我爷爷上坟?嗯?”赵言生盯着楚飞文的眼睛,问道。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是是是……是我给您爷爷上坟!”楚飞文被盯得浑身颤抖着说道。

    好在他脑子机灵,一下就转换过来,不然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

    “呵,一点骨气都没有。”赵言生无趣地绕过了楚飞文。

    以他刚晋升八品术士的身份,还不至于欺负楚飞文这种不入流的术士。

    不过楚飞文能屈能伸的性格,倒也挺适合当术士的。

    只是……

    赵言生沉默一会。

    “只是,楚飞文的天赋太差了。”

    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赵言生刚准备进到术士府的办公区域,就撞见了出来的顾青。

    “言生?”顾青讶异的喊道,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赵言生。

    “顾先生!”赵言生也很惊讶,“您怎么在这?”

    和对待楚飞文的态度不同,他见了顾青,整个人的姿态放得很低。

    这半年里,顾青的生活费用虽然算在他的头上,但他也从顾青那里获得了一本有关术士修行书籍的解。正是靠着这本术士修行书籍的解,他才能在半年内踏入八品术士的门槛。如若没有这本书,恐怕以他的天赋也要三年时间才可以达到如今的实力与身份,所以对他来说,顾青就是他的半个老师。

    师者如父。

    面对老师,摆正自己的姿态,能让老师多教导一些知识。

    “顾某来这看看术士府有没有什么术法诀。”顾青轻笑着说道。

    “您早说呀顾先生!您早说您缺术法诀,我就从京都那边给您带上几本上乘的术法诀过来。”赵言生懊恼的说道,他觉得自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

    前段时间他就来找过顾青,也知道顾青在研读术士府一脉的书籍,怎么再次回来的时候,就忘了。

    赵言生拍拍自己的脑袋,恨不得拿石头把它砸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哈哈,言生不必懊恼,顾某有这三本术法诀就够了。”顾青轻笑一声,展示了一下三本术法诀给赵言生看。

    赵言生看着三本不同道路的术士府术法诀,想要开口提醒顾青三种不同道路的术法诀不能同时修炼,但又觉得顾青的实力比他强上不止一筹,这点事情顾青不应当不知道,于是他将这话咽回喉咙,免得徒惹顾青不悦。

    “既然如此,言生就在此祝顾先生修行水到渠成。”赵言生抱拳说道。

    “同祝、同祝。”顾青笑呵呵地回了一礼。

    便在术士府门内众人的目送下离开。

    江若白手握长鞭,看着顾青的背影若有所思。

    ……

    ……

    回到府邸的顾青坐在石椅上又开始翻看起三本术法诀。

    看到入夜,顾青才通读完三本术法诀。

    “天地奇术、肉身体术、源流寻术……”他揉着自己的额头喃呢道,“怎么就那么像理学、体育和文学。”

    将三本书合上,放置在石桌桌面。

    顾青起身伸了个懒腰。

    深夜的府邸内,一棵大树沙沙的摇曳着自己的树枝,凉风微微吹拂,不免的带上了一丝凉意。

    大树摇曳了一会,落下了些许泛黄的树叶。

    顾青捡起其中一片,忍不住说道:“天气转凉,安阳入秋了呀。”

    这么一说,他就忍不住感怀伤秋。

    “原来我来到此地已经有半年之久了。”他低声喃呢,掌心摊开,一片树叶落在手心。

    但很快,凉风再次吹来,吹掉了他手中的落叶,也吹得他乌黑的长发飘然柔顺。

    “该睡觉了。”顾青轻声说道。

    他转身走到房间门口。

    寂静的氛围让他的心情有些低落。

    “咚咚咚、咚咚、咚。”

    府邸大门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声很急促,听得出来敲门的人很急躁。

    “谁呀,大半夜不睡觉,来敲我的门。”顾青抱怨着走到府邸大门前,双手按在门上,正要打开,却忽然停住。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谁在外面?”顾青按着门,沉声喊道。

    门外没人说话,只是敲门声更加的频繁,仿佛不敲破这扇门它们不会罢休一般。

    顾青面色一沉,立刻拿来一个粗木顶住了府邸大门。

    随即一个助力跑,在围墙墙壁踩两脚,落到了围墙上。

    今夜的月亮一直被云雾遮掩,照下来的月光不多。

    顾青也没有看清楚敲门的人是谁,他只看见有两个行为诡异的人站在府邸的大门前,抬着手猛地敲击着府邸大门。

    说是敲击,可看动作上去却像是“砍人”。

    正当他思考如何赶走敲门的人时,府邸门前的其中一人发现了围墙上的他。

    “嘭”

    一声轻响,将顾青从思考中拉回现实。

    “杀……杀……杀!”

    府邸门前发现顾青口中高喊“杀”的人的脑袋直接炸开,一根根坚硬的虫腿从它的脖颈处伸出来。

    这些虫腿狠狠地砸进围墙墙壁,将自己固定在围墙上。

    “卧槽!啥玩意啊?”顾青面色震惊。

    他本以为上次那位双头人已经够离谱的了,没想到这次遇见的更离谱。

    而且脑袋上长出来的还不是章鱼那种软乎乎的触手,而是一根根坚硬如铁的虫腿!

    但即便被震惊到了,他也没有犹豫,直接对脖颈以上是虫腿的诡异使用了金手指。

    冲天而起的“炁”出现在他眼中。

    除了炁之外,虫人的脑袋往上都是“虫虫虫虫虫……”字,偶尔有一些地方不一样,也是“虫的关节”、“虫的前肢”之类的有关虫子身子的字。

    “这么多炁,怕不是已经有虎级诡异的实力了。”顾青喃喃道。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

    在虫人的上方,悬浮着的字却是“伪·狼级诡异·被道虫侵占的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