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分寸11h九月轻歌 > 第三十九章 报仇
    蛊爷还是没有明白他话里面的意思,它很好奇邓恩到底想要做什么。

    白月魁很强大,不然也不会打得邓恩毫无还手之力。那个女人愿意守护基地里的人类,甚至不惜加速自身的细胞衰竭而战斗,但蛊爷并不觉得邓恩会和她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它总能从邓恩身上感受到一种脱离感,就像他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所以他对那个基地里的人类始终保持着一种不远不近的距离,好像是一个细心的观察者。

    而不是作为他们之中的一位,尝试融入进去。所以,他和白月魁是不一样的!

    在这之前听到他和白月魁开诚布公的谈话,蛊爷猜那是邓恩进一步的试探,在为之后一直到现在做的事情做准备。

    但是蛊爷还是没想明白,既然那个女人那么强,邓恩要用什么办法让对方妥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钓到他说的鱼呢?

    他走得很慢,在不断行进的过程中,一人一蛊都在感知周围噬极兽的动静。

    归元状态对大多数泛生噬极兽已经不起作用,但是蛊爷身上散出来的淡淡猩红素却能起到迷惑的效果,这是之前带碎星归来途中实验得出来的结论。

    “小子,我们当真就这么回去了?”蛊爷看着邓恩离基地越来越远,开口问道。

    屏息躲开一头在夜里行走的大型噬极兽,身体上的肌肉依旧紧绷着,邓恩开口:“谁说我要回去了?”

    “那你跑出来干嘛?”蛊爷随口问道。

    邓恩停顿了一下,对它说道:“报仇。”

    蛊爷一听,顿时惊讶起来,“报仇,报什么仇?谁和我们有仇?”

    说话间,邓恩带着蛊爷不断前进,对于行动的路线似乎早有计划。

    “上次你跟着他们出去,被噬极兽包围,该不会以为是巧合吧?”邓恩开口说道。

    “你是说……”蛊爷也明白过来了。

    “它们想要找到我们,并且杀死。上一次也许就是为我准备的,只不过被他们恰巧遇上。”

    听着邓恩的分析,蛊爷感觉不寒而栗。可紧接着,它意识到了更可怕的事情!

    “那、那你说的报仇不会是要去找它吧?”说这个的时候,蛊爷那一百多条美腿都开始打摆子了。

    “近朱者赤,小八你变聪明了啊!”邓恩语气温和。

    可是在蛊爷的耳朵里听起来,这简直是恶魔的低语!变着法夸自己的不要脸暂时就不提了,你这意思是要带着我去送死啊!

    它看着邓恩朝着前面走,蛊爷害怕极了,上百只脚立马动起来就要爬走。

    “不行,这活蛊爷我不干了,嗷,放开蛊爷!”

    被一只手抓住,蛊爷又开始了挣扎。

    “这可不行,做人不能半途而废呀!”邓恩细心劝它。

    “放开,蛊爷我不是人!”

    邓恩:“……”

    “嗷,错了错了,蛊爷不走了!”体内那一丝生命源质动起来真的要命啊,那是一种灵魂被吞噬,自己仿佛要原地去世的感觉。

    “啧,这样才对,我给你加工资!”邓恩抛出筹码。

    蛊爷一听,瞬间腿不抖了,腰也不痛了,“加多少?”

    “两百五十万!”邓恩说道。

    “那蛊爷还是走吧。”蛊爷做势欲走。

    “那你试试。”

    看着邓恩那一脸正经的表情,蛊爷心里狂喊,你这样强买强卖真的好吗?

    “行吧,两百五十万,不过你要让我看看那包里面是什么。”蛊爷伸出一条腿,指着邓恩从锻造师那里带回来的卷包。

    它一直想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可邓恩一直不给看,这样它就更好奇了!

    邓恩不动神色,“你真想看?”

    蛊爷疯狂点头,太好奇了!

    “那你看吧!”邓恩把卷包拿出来。

    过了一会。

    “天杀的邓贼,我蛊爷与你不共戴天啊!!”蛊爷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噬极兽闻风而动。

    …………

    基地里。

    邓恩在半夜突然离开的消息让白月魁没有缓过神来,在今天对方还和自己袒露出信任,为什么现在就突然不告而别?

    而且他应该知道,就算他提出来要离开,我也不会不答应,那他这么做,又是因为什么呢?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夏豆激动的声音,“老板老板,小麦和山大都醒过来啦!”

    灯光下低头思索的白月魁抬起头,看到开心地跑过来的夏豆,“小麦也醒过来了?”

    她很惊讶,因为那孩子的伤得太重了。

    夏豆兴奋地点了点头,“没错,他们不仅醒过来,而且身上的伤都好了!”

    “什么?”白月魁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来到他们修养的房间,一群人聚在这里,看见夏豆带着白月魁过来,都纷纷让开路。

    白月魁一走过来就看见山大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一旁看护的人按了下去,而隔壁床位上的小麦也坐了起来,笑着看到面前的这一幕。

    “老板,我这都好了,他们不让我起来,您给评评理!”山大看见白月魁过来了,嚷嚷着说道。

    白月魁没管他,听着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就知道他没事!

    走到小麦面前,她俯下身,将手贴在小麦脸上,感受着她体内灵元流动,毫无异常!

    这时候,那个精神不错的老人走了过来,夏豆退开一步,喊了一声,“赖大师。”

    赖大师点了点头,白月魁对着小麦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转过身来,看到赖大师,点了点头。

    赖大师将手伸到白月魁面前,那是两只针管,白月魁接到手上,就听见赖大师说道:“他们两个的伤很重,特别是这个孩子,几乎……但是有一股特别的生命源质将他们体内那些受损的细胞结构修复完整,然后又被他们自身代谢掉。”

    看着白月魁若有所思,他指着两只针管,“救下他们的,应该就是这个里面东西!”

    白月魁转过头,对夏豆问道:“你说邓恩之前来看过他们?”

    闻言,夏豆点了点头,“对呀,他还把我吵醒了,没过多久他就走了。”

    白月魁瞬间明白了过来,就听见赖大师说道:“他的体质比我想象的还要特殊,不论是你猜的那种能力,还是能救人的能力,他对人类来说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