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分寸11h九月轻歌 > 第十九章 你能秒我?
    地面上的铺着酷似植物的菌群,地上墙上那幽蓝花纹闪着诡异的光芒,将这里映照得如同炼狱!

    这里就是它的领域,它的世界!

    没有人能从这里逃走,尤其是这个渺小的冒犯过它的分类!

    它扭动着巨大的身躯,最前面的双手撑着地面,扭动着如同花萼一样的身躯,花瓣似开似闭,蛤蟆一样的头也在半空摇曳。

    从它得嘴里吐出最难听的音波,那是穿透一切隔膜的频率!

    邓恩眼底泛着红色光芒,身体周围被红色气息包裹着,整个人显得神秘且妖异!

    他感受到身体力量的暴动,它们像是在抗议,抗议邓恩这种平静的行为。

    舔了舔嘴唇,这一刻他好像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上去,撕碎它,然后……吃了它!

    从第一次因为脊蛊被动激发腥红素的时候,他就牢牢记住了这种状态,并且明白这种状态下的他,有着不可抗拒的异常因子!

    不过想来,在很多时候,他都不算一件坏事。

    诡异的音波对于浑身猩红邓恩没有丝毫影响,即使面前仿佛扭曲了的空间都毫无阻碍,双眼渐渐蒙上一层妖异的鲜红。

    邓恩脚步一踏,大面积地面破碎,菌群被破坏,溅起一地尘土,在半空飘扬!

    几乎是一瞬间,邓恩便出现在花萼兽面前,狠狠抓住它扭动的身躯,双手紧握,想要将它撕碎开。

    一声哀嚎,花萼兽似乎感受到痛苦,迅速抽身而退,如同花苞一样的后体,在半空摇啊摇。

    它意识到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腥红素的人类很诡异,眼珠在眼眶中打转,可怕的是两边并不一致!

    巨大的眼球凝视着邓恩,前肢用力,纵身往半空跃去,身后的花苞绽开,此刻像一柄伞。

    可它并没有跳上去,有两只手抓住了它,让它原本准备悬停在半空发出第二波攻击的花萼兽身体一顿,随机被狠狠捶下去!

    就像骄傲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它才会懂得面前的的人类有多可怕!

    邓恩伸出手,在它身上留下深深都痕迹。花萼兽冰冷的瞳仁直视着邓恩,这个原本被他俯视,准备取走生命源质的人类,竟然能够反抗?!

    这里是它主宰的世界,它陡然愤怒起来,食物竟敢向自己还击!

    然后它看到一只手离自己越来越近,插进自己的眼睛……恐怖的巨力作用在身体上,它感受到自己的躯体被撕扯!

    吼!

    狂暴的嚎叫响彻整个地下通道,那些闻见腥味一般到处搜寻的噬极兽动作一顿,被这叫声吓得不敢动弹。随之而来的,就是地面在剧烈震颤!

    …………

    如今的Miracle实验室已经焕然一新,那些随处散落的碎片、堆积起来的灰尘、破损的实验器材……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干净且满是科技感的实验室。

    并且因为某人的设定,这里还具备了许多生活气息。

    在试验台一旁的空地上,邓恩靠着墙壁,看着手上又薄金属片制作成的扑克牌,思考着这把应该怎么赢。

    在他右手边,蛊爷在身下放了一块软垫,像一只蚕宝宝一样呈现弯月装坐在上面,每两只步足扶着一张牌,它的牌排成竖直的一条,看到这一把摸到的牌,吧嗒了一下嘴,有点难办!

    而在他们俩旁边的另一方,一个被七拼八凑出来的机器人动作一丝不苟地盘坐在地上,双手捧着金属卡牌,然后迅速用手调整它们的顺序。

    “叫地主!”邓恩淡淡说道,从声音中根本听不出来他究竟是什么情绪。

    蛊爷看着手上的牌,有点纠结,说它不好吧,它也不差,可说它好吧,又好像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它偷偷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邓恩,看不出来什么,它又看向机器人,只见它低垂着脑袋。

    心下一横,“我抢!”

    机器人的电子显示屏的一条直线变成波浪线,弱弱说道:“不抢。”

    于是蛊爷又看向邓恩,只见他说道:“我也不抢。”

    一瞬间,蛊爷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不过探出几只步足把地上的三张牌翻过来,王炸加一张二!

    蛊爷眼睛一直,这下稳了!

    “哈哈,没想到吧,蛊爷要翻盘啦!加倍加倍!”蛊爷狂喜,这把它要把前面输的都赚回来!

    可是,它却看见机器人和邓恩几乎同时举起手,说道:“超级加倍!”

    剧烈的兴奋中的蛊爷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它狐疑地看了眼邓恩,再看一眼小A,最后看看手上的牌,原本就有一个炸弹,现在又有了王炸,这牌能输?

    “呵呵,虚张声势,你们以为还能骗到我?”蛊爷不屑地说道,刚刚它就被邓恩骗到了,明明一首垃圾牌,可那把牌打出来的凶猛气势,吓得它愣是不敢轻易丢炸弹加倍,最后被骗,被偷袭了!

    “这招式已经没用啦!”蛊爷自信地说道:“我就不信,十七张牌你能秒我?对三!”

    虽然嘴上气势汹汹,但蛊爷还是决定试探一下,这是它从邓恩那里学来的,当不清楚情况的时候适当苟一苟。

    邓恩面不改色,毫不犹豫扔出两张牌,“对二。”

    小A迅速说道:“我不要。”

    蛊爷看了眼他,我出对三,你上对二?牌是你这么打的?

    看了眼手上的炸弹,这才刚开局,不着急,出完对二看你还拿什么跟我打!

    “你出!”

    然后它就看见邓恩把手上的牌往地上一放,“飞机!”

    蛊爷吓得几百只手脚一抖,“什么?”

    它看着地上,三个四五六带三个对子,突然感觉眼前一片昏花,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着它失神的模样,邓恩拍了拍手,准备起身,然后一旁的小A贴心地扶他起来,过程中牵扯到身上的伤势,邓恩眼角抽了抽。

    “小八,你已经欠我不少钱了!”邓恩居高临下俯视蜷缩成一团的蛊爷,这一刻他像个催债的地主。

    “不可能的,你作弊了!”蛊爷声色俱厉地控诉!

    这就是赌输的脊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