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分寸11h九月轻歌 > 第十一章 卧槽,你搞偷袭
    “什么?”

    白月魁露出诧异的表情,她一时间还没有联想到其他一些方面。毕竟,灾难前专注于做研究,她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

    见状,邓恩摆了摆手,“没什么,刚刚你顶到我的胃了,有点疼。”

    他有点诧异,自己竟然会开出这样的玩笑。吸收生命源质会填补自己的某些缺失的东西么?

    白月魁凝视他几秒,虽然觉得他刚刚不是这个意思,但也没有多问。

    突然对邓恩摆了摆手,转过身背对着他,说道:“在末日中的人类,理性和谨慎是拯救自己所需要具备的素质。但是灾难之中的我们彼此之间的信任,也许更加难能可贵。”

    说完,唐刀在她手上翻转,往后一撂,两根手指勾住带子放在锁骨下,唐刀背在背上随着她的动作一步一摇。

    望着她离去的身影越走越远,邓恩突然开口,“你叫什么?”

    “白月魁。”

    直到她消失不见,邓恩的眼中露出深沉的思索,但是很快,目光变得清明。

    白月魁的预感很正确,这里离三号庇护所很近了,他拿出一块大号怀表一样的东西。

    揭开盖子,中心位置是一个绿色光点,在它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大很多的蓝色光点。

    找准方向,一直到两个光点重合,邓恩才轻舒一口气。

    首先将物品放在脚边,对着面前的空气说了一句:“小A,瑞思拜!”

    话音刚落,在他周围亮起光圈,“识别通过,欢迎回家!瑞思拜!”

    紧接着,邓恩感受到一阵抽离感,仿佛身体被切成无数块,抽出灵魂,然后又将肉体拼凑完整,注入灵魂。

    因为这项传送技术,才让三号庇护所没有被噬极兽踏足!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屏幕前,直到邓恩意识到所经历的一切都那么真实之后,他慢慢地回过神。

    实验室里面的所有东西他都查看过,在主控台旁边的升降椅上坐下,把战利品都摆放在桌子上面。

    他沉静下来,将这次出去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在脑海中重新过了一遍。

    地面上野兽横行,它们所在之处,几乎没有人类。

    白月魁所在的庇护所里幸存着不少人类,她可能没有骗自己,但是一定隐瞒了部分的事实。

    就像自己不信任她一样,她也没有那么信任我。

    邓恩轻轻吐出一口气,这样才算正常!加入他们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个集体的复杂性仅仅在他所见到的个体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所以邓恩不会轻易做出那种决定。

    另外,虽然抱大腿的感觉十分不错,特别是那位叫做白月魁的女人腿还那么好看,抱起来一定很舒服。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即使是她那样强大的人在灾难之中只能勉强退避,想要在这其中获得更多生存的权利,唯有用双手去争取!

    即使末日来临,他也不想在废墟之中苟延残喘,那重来一次未免也太没意思!他承认,白月魁身上的光芒,曾有那么一瞬间照亮了自己。

    如何去强大,邓恩脑海中已经有了一条清晰的思路。

    在被白月魁扛在肩上的时候,她粗略地说了几句关于地面上最低级的噬极兽划分———泛生型I型和II型,分别是只具备近距离攻击手段的以及具备远程攻击手段的两类噬极兽。

    邓恩沉思的同时深吸一口气,这两种他都遭遇过,如果说它们只是最低级的,那更高级一些的有多可怕?

    他突然觉得很庆幸,这次不仅没有遇到,不对,他见到了那个庞然大物,只不过对方并没有发现他。

    “小A,你的资料库是谁删除的?”收回思绪,邓恩对面前安静的投影女孩问道。

    “抱歉,未检索到您所需的答案。”小A回答。

    邓恩叹了口气,这个人工智能的运算能力很强大,但是丢失了所有的数据。

    “那我带回来的能源,可以供电多久?”他再问道。

    小A:“预计维持最低功耗运行可持续三年。”

    邓恩:“换算成出去的次数呢?”

    小A:“往返约十次。”

    邓恩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短时间不用担心庇护所自身问题了。

    将那些暂且搁置,吩咐小A将实验室灯光调到适中的程度。

    “收到,瑞思拜!”

    邓恩将目光转移到一旁的实验培养容器上,八号实验体和十号实验体还处于休眠状态。十号实验体的名字让他有些忌惮,灾难彻底发生之前,人类竟然主动研究过玛娜?

    从白月魁的口中,他知道人类想要生存下去,最大的敌人就是玛娜生态,它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摄取所有生物的生命源质,然后运送给生态中枢。

    而面前这株半玛娜生态的植株,因为小A的资料库丢失,所以他不清楚有什么作用,为了避免发生意外,邓恩暂时不打算动它。

    不过八号实验体就不一样了,他大致猜测到脊蛊的来历。

    人类或者其他动物在被摄取完生命源质后,会化作石像。它们的脊柱保留着死去生灵的某些东西,变异成了脊蛊。

    在被它们释放的红色物质致幻时,他的耳边不断回响着躯壳两个字,他暂时还没有弄清楚这两个字代表的意思。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实验室的变异脊蛊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威胁。

    即便自己现在是受伤的状态,正好闲着也是闲着,邓恩觉得探索未知这件事也挺有趣的。

    打开培养容器的阀门,里面的溶液慢慢沉下去,八号实验体的身躯也缓缓下降,邓恩打开面前的这块玻璃,迅速从中把它取出来。

    它的状态和邓恩苏醒时差不多,所以邓恩趁它醒了但是还没完苏醒的状态,将其平坦在桌板上。

    然后找出两跟细长的夹板,在它身体上下固定住,将两头绑上绳子,然后身体被完固定死的八号实验体就被吊在了半空中。

    很快,它缩在身躯中的头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那密密麻麻的步足在半空中疯狂摇摆,长长的脊柱身躯也扭动挣扎着。

    但是感受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时候,邓恩听到从它的口器中发出刺耳的声音,不同于人类的频率,但邓恩能分辨出,它在说话!!

    “卧槽,卧槽,你搞偷袭,你玩儿不起,你个小垃圾,你没有实力……你都不敢跟我正面对抗,你玩儿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