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分寸11h九月轻歌 > 第四章 脊蛊跳绳
    这个世界似乎再也找不到人类的踪迹,充斥着生命凋零的残败感。

    如果要用颜色去形容,那一定是灰色,尽管那些长满触手的红色球体在散发着猩红的光芒,也只不过是将世界渲染地更加诡异罢了。

    邓恩缓慢地前行着,刻意地保持着某种频率,他表现得一点都不着急,就像在漫不经心的踏着懒散步伐。

    不过他的眼睛不断转动,敏锐的感知四处扩散,发挥到极致,搜寻着安范围之内能威胁自己的诡异怪物。

    他能感受到随着自己的移动,周围的异型怪物数量在不断提升,它们会不规律地发出低沉的嘶吼,邓恩不确定那是否是它们交流的方式。

    望着前方高耸的建筑物,他并没有打算退走。

    这么快就能找到一处还算完整的人类居所,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离开这里再去寻找别处的资源,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条件下,他也不知道再次遇到会是找到什么时候。

    况且这里的兽群数目尚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并没有到十死无生的境地,就算去往别处,谁都无法保证那里的怪物是否更多。

    紧握着手中突击步枪的枪管,脚掌轻柔的踩在地面上,巧妙地避开所有怪物的视线,他在冷静中不断朝着前方的建筑走去,这是他在大脑中仔细斟酌之后的抉择。

    整个过程中,他像一个拥有足够耐心和技巧的老猎人,又像是一只足够谨慎又具备敏锐直觉的野兽。

    外面是大片的废墟,人类文明的碎片凌乱地散落在四处,邓恩猜测那是地势变化造成的,不过这种复杂地形更好地将他自己掩藏。

    他能看到有脖子里面仿佛卡着一颗大红蛋的怪物盘踞在高处发出低吼,后面的四只脚矗立地面,前面的两只手交替地撸着肿胀的红脖子。

    他没有过多去观察,一切以安为主,过程似乎很顺利,直到偷偷进入那长长的入口隧道,都没有被那些怪物发现。

    在完成这一切的时候,他轻车熟路得心应手,就像这些东西他天生就会一样,这也是实验的一部分吗?

    走了一段路,出现了一个朝下的阶梯,这里的入口似乎被建在地底?

    掰开闭合的感应密码门,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声音,邓恩迅速站立在角落侧耳倾听,安静持续了很久。

    确定并没有惊动到外面的怪物,他才慢慢转过头开始打量这里面的环境,从背包中拿出一支手电筒,打开后的光芒十分微弱,仿佛下一刻就会熄灭。

    这一闪一闪的灯光将眼前的画面演绎得像恐怖片,下一刻,邓恩被吓得后退了一步,冷静从容的面庞上也不禁露出震惊的模样。他望着面前神态惊恐的人类石像,将手电偏向别处,不止一具,好多具伸出手臂的石像面对着站在大门处的他。

    他们像是在逃离着什么,但却被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邓恩收敛心绪,同时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并不是不会产生情绪,在外界强烈的刺激之下,他偶尔也会发出强烈的情感。

    向前走出几步,他仔细打量着这些石像,他们的神态、动作甚至眼神都太过真切,邓恩靠近其中一具长发女性的石像,将脸凑到对方面庞前,仿佛在与之认真对视。

    下一刻,邓恩豁然伸出手,放在女性石像的脑袋上,轻轻用力一凝,精致的脖子断裂开来,姣好的面容从身体脱离,带着点点石头碎屑。

    突然,从石像内部传出虫类动物的嘶鸣声,邓恩目光一凝,石像的躯干和头部中间被一只长虫连接着。随着邓恩用力,它的身躯不断从石像内部被拉扯出来。

    他眉头微动,并不是因为这隐藏在石像内部的怪物有多可怕,它的躯干仿佛是人类的脊柱,背部的骨头一节一节往外凸起,长长的身躯两边是像蜈蚣一样多但更加细长的足,但是邓恩感觉它更像另一种生物——蚰蜒。

    没错,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怪物和实验室中的八号实验体长得不能说毫无关联,简直是一摸一样!

    “脊蛊么?”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邓恩自语道,他没有贸然去动另外两个实验体,那至少要等他了解更多的信息。

    从上部抓住它七寸的位置,将它的头从石像脑袋中扯出来,它似乎被弄疼了,嘶鸣声显得异常凄惨。被抓住的脊蛊在邓恩手中不断挣扎,长长的身躯缠绕在他手臂上,细长且尖锐的足在他手上爬来爬去。

    邓恩冷静地观察着它,嗯,长得很丑!

    所以说,这些石像其实都是真实的人类所化,而这种名为脊蛊的东西又是从人类石像之中蜕变来的么?

    仿佛印证着他的猜想,周围响起一阵阵咔咔的响声,石像们的头颅开始扭动,仿佛要活过来一般。但是下一刻,石像头掉在地上,一只只脊蛊从里面钻了出来,立即沿着不同的方向朝着邓恩爬过来。

    与此同时,他手上的那条脊蛊在不断扭动中散发出鲜艳的红色物质,仿佛飘散在半空的红色血丝。

    望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脊蛊,还有更加密密麻麻的腿,他心想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在这里岂不是要当场死亡?

    虽然脑子在想这些,但是身体毫不犹豫地回撤,但身后的大门已经关闭,脊蛊们从四面八方包围,虫潮涌来!

    这时候,邓恩眼前仿佛是另一幅画面,巨大的藤蔓从地下冲出,厚重的土地像纸一样脆薄,被轻易揉皱。地面上人类的居所同样轻易被扭曲变形,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地壳震动,密集的人类四散而逃,他们绝望的哭喊着,可仍旧抵挡不住死亡的侵袭……

    剧烈的刺痛感让邓恩清醒过来,此刻他的眼底蒙上一层淡淡的红色,他竟然也能散发出同样的红色物质,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爬满他身体的脊蛊受到了惊吓,纷纷掉落下来。

    邓恩清醒过来后一切又仿佛恢复正常,一堆脊蛊在石像边爬来爬去,他看了眼拿在手上的脊蛊,刚刚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体内仿佛充盈着无限巨大的力量,这红色的物质是有致幻作用的兴奋剂?

    看着自己手上还在挣扎的大蚰蜒,邓恩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动手能力极强的他立刻就把自己的想法给付诸现实,走到一处平台,把脊蛊放在上面,将它的躯干按在平台上。不顾对方不安的扭动,用另一只手一根根将它身躯下那些密密麻麻的足给拔掉。

    邓恩的动作很快,细长的步足掉落一地,当这只脊蛊只剩下躯干后,邓恩松开扼住它命运咽喉的手。

    无足脊蛊落在平台上之后,就像一支长了头的人类脊柱不断地蜷曲扭动着。它好像没有蛇类动物那样爬行的能力,经过反复研究,邓恩算是初步了解它。

    于是,他将目光瞄向了地上那一群,它们好像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就算邓恩把它们一只只都拔了腿,放在平台上,它们都没有用尖细的足或者锋利的口器攻击自己。

    是因为自己和八号实验体一起做了什么试验的原因吗?邓恩有了一些猜测,不过这不影响他继续自己的想法。

    它们的头上有两条长长的触须,不安的甩动着。邓恩捉住它们,将其中一只脊蛊的触须绑在另一只脊蛊的尾部最后一节躯干上,打一个死结,它们好像并没有痛觉。

    很快,一条长长的由脊蛊身躯做成的绳子就出现了!

    邓恩抓住最后一只的尾部,朝一边甩动一下,“绳子”随着他的力量律动着,他点了点头,这样更像一条鞭子,它还会发出嘶鸣喊叫声,闪电五连鞭?

    为了测试它的韧性,邓恩抓起另外一端,将它甩到身后去,双手同频摇动,脊蛊组成的鞭子化作残影,邓恩快速跳动起来。

    练习了一会跳绳之后,邓恩对它们的质量表示很满意,将它别在腰上。

    成为跳绳之后,脊蛊们好像都不叫了,安安静静的被放在他腰间,邓恩也乐得如此。

    处理完这些,邓恩并没有忘记他要做的正事,这里还只是通道的出口,要想深入进去,好像还有一段距离。

    一路上,那些石像没有再异动,但是邓恩依旧将敏锐的感知发挥到极致,搜索着一切可能潜藏的危险。

    可是周围只剩下安静,邓恩目光流转,直到空旷的四壁出现在面前。看陈设布局,这里似乎是一处医疗院,其中很多设施都已经破碎了,只有中央的服务台还能看清模样。

    抹掉金属桌面上的灰尘和碎渣,他发现了一张金属薄片,上面刻着十来行字,邓恩立即将其拿起。

    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而且还没有被损坏,一定保留着重要的信息。看上面的字迹,应该是被不同的人刻下的。

    邓恩一个字一个字认真仔细辨认:

    我是一名保安,保卫医院平安。

    爱吃小熊饼干,喜欢护士小丹。

    ————

    我是护士小丹,我不喜欢保安。

    喜欢说宝早安,而不是早保安。

    ————

    我是小熊饼干,喜欢护士小丹。

    情敌是个保安,小丹爱吃饼干。

    她不喜欢保安,保安十分难堪。

    ————

    我是主任老三,专门管理保安。

    左手搂着小丹,右手喂她饼干。

    ————

    我是小丹老妈凤娟,专管小丹把路走弯。

    看见老三搂着小丹,上去两脚把他踹翻。

    ————

    邓恩:“……”

    灾变前的人类都这么无聊的吗?他突然觉得变成现在这么个情况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放下金属薄片,他起码得到了一个信息,这里应该还是他熟知的世界,因为小熊饼干,当然,也有可能是巧合。

    确定了这是一所医院,那么大概率会有支持机器运转的能源储备,并且药物在这种时候是无比珍贵的资源。

    邓恩独自一人选择了一条通道继续搜索,抬起头,他看到了一块路引牌——妇产科。

    他默默掉头换了一个方向,走进义肢仿生科,他看到了许多机械材料和报废的仿生义肢。不过他没有过多停留,不了解这项技术的运用,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更何况他也不缺胳膊少腿的。

    一直走到能源控制室,他的目光才亮了起来,临行前他特意询问过小A,知道能源可以被高密度保存在一根截面为六边形的能量柱中,他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抽出能量柱,和实验室的能量槽可以完美吻合,邓恩找到一旁的手提金属箱,将六根能量柱装进去,邓恩没有停留,他感受到了头顶上传来的震动感。

    “是因为我抽掉能源柱了吗?”他自语一声,动作变得更快,再次搜索了几个无用之地后,终于发现了药库。

    刚以一己之力推开药库的大门,意外发生了!

    呜嗡!

    呜嗡!

    警报声从地底开始响起,朝着四周传去,药库周围的红色警示灯也开始明灭闪烁。

    “身份信息未知,请立刻离开!”

    人工智能不断重复着这句话,邓恩脸色一变,我不是抽掉能量柱了吗?

    不过他的反应并不慢,迅速打开身后的背包,只是扫视一眼架子上标注的什么P35蛋白激活剂、成纤维源细胞愈合剂、纳米神经抑制试剂之类的,也不管是什么药物,统统直接扫进包里面去。

    但是很快,他就听到外面怪物撞门的声音,他清楚不能继续了,立马锁好拉链拿起两箱能源,他迅速朝着另外一边逃走。

    走到另一扇门前,大门突然破碎,两只尖锐的犄角朝着邓恩冲来。他反应迅速,旋转跳跃与冲进来的怪物擦身而过,过程中两者的视线仿佛在半空中碰撞。

    是外面那种红色大脖子的怪物,感受到邓恩的存在,它立即回旋转身,朝着邓恩低吼着,就像野兽的示威。

    同时,最前面的的两只手在不断撸动脖子,沉闷的吼声在这地下药库回荡。

    邓恩脸色忽然再次一变,它在呼唤同伴!

    没等他多想,一颗红色的光弹从它口中喷出,打在邓恩身上。

    邓恩猝不及防,长得这么强壮具有攻击力,你居然是个射手?

    光弹的威力很大,一下就将邓恩炸飞老远,防护服在胸口的部位直接被炸开,露出强壮的胸大肌,手上的金属箱也脱手而出。

    强烈的疼痛感通过神经刺激着大脑,让他体会着生命之痛,此刻的大脑更加冷静,没有管身上的伤,伸手捞起一个金属箱,顺势朝着外面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