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49章 厨屋起火啦
    漓洛撑着桌面缓缓站起,难以置信地看着北凌天,一字一句地问:“尊上当真要罚我?”

    北凌天撇头垂眸,其坚定吐出的“当真”二字令漓洛于瞬间跌进了见不着底的深渊。

    她忍不住咬牙瞪眼,将一腔不甘都写在了脸上,但也只能选择服从,“好,好。既然是尊上所罚,我认!不就是过了月圆之日才能解禁吗,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的让大哥看着我,我漓洛这点惩罚还是受得起!”

    话落,一抹晶莹的光亮从她的眸中飞快划过。

    那女子原想靠近看个真切,岂知她愤愤地一甩广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随风而起的裙摆撩出了一道美艳的弧。

    她不禁暗叹:纵然自觉已是倾城之貌,在她面前,竟也逊色了几分。

    忽地,她收起之前的那般妩媚之态,冲着北凌天淡淡一问:“尊上,雪姬这出戏演的如何?”

    北凌天负手望向门外那片暗黑无光的天空,点头回应,“该赏!”

    她小步移到他的身侧,一双灵动之眸亦被黑色填满,“呵呵,讨赏不敢,只是雪姬尚且有几处不解,想烦请尊上指点一二。”

    北凌天回身,冷峻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光,“雪姬,你何时也学会这般扭扭捏捏了?”

    女子不禁哑声苦笑,随后玩笑似的回了一句:“因为我也怕一不小心便被尊上禁足呀!”

    然,亦是这么一句机灵的回答,逗乐了北凌天,使得他一改黑沉的脸色,泛起了红光,“说吧,有何不解之处?”

    她将手中茶杯送至他跟前,其柔声细语的模样令人好不舒适,“不急不急,尊上先喝杯茶,待雪姬将外头这守门小妖挪至别处,再说不迟。”

    须臾,一道寒光在屋外降下,紧接着一声轰响,仿佛冰雪爆破的声音,再一看去,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两只小妖已化成了一片片冰晶,升华在了夜空中。

    一回头,她便看见妖尊正用一副吃惊的表情瞪着慢慢消失的冰晶,遂摇头耸肩,“此等无用之物,留着又有何用?”

    北凌天并未回话,仅是露出了一丝诡异之笑。

    彼此默了半晌,他略显疲惫地伸展开了双手,下了逐客令,“好了,若无事可问便先退下吧!”

    女子愣了愣,眼皮一耷拉,在重重地吸了口气后终是问出了心中所问,“尊上,您是如何得知,玉狐大人会对您在人间所识的小女子不利?”

    “你所说的疑惑,便是这个?”

    女子点头。

    北凌天不禁哼笑,“呵,小小心思,岂会逃过我的双眼?”

    她自知妖尊心思缜密,任何事情都瞒不住他,这一问不过是抛出个引子罢了,“若是让玉狐大人得知您将她禁足的真正原因,其后果您可有想过?”

    北凌天扭头,其余光瞥了过去,“知道又能如何?只要能让霓丫头平安度过那一日,日后她若是想要闹腾,本尊都依她。”

    “依?”女子愕然,“方才您也看见了,玉狐大人的眼中如此容不得沙子,又怎会让您口中的霓丫头自在?不取她性命,她又岂能甘心?难道尊上当真要等到悲剧发生的那一天才晓后悔吗?”

    “悲剧?哼,只要有本尊在一日,便不会让它发生!至于霓丫头......“北凌天扬了扬唇角,将未说完之话放在了心底。

    女子欲想再追问,犹豫半天,终未启齿。

    她清楚,此时若是再多言,只会不讨喜。

    缓缓走出憩欢殿,不过在门口停留片刻,便见那两扇被毁之门恢复如初,关的严严实实。

    随着面上浮现的一抹微笑,她开口道:“尊上,她究竟是有多好,才会令你一提及便忍不住笑?如若她在,我这暂且的背后红颜,想必您也用不着了吧?”

    。。。。。。

    北府。

    月芝杵在井边,高高地拎起暮笛的长衫,大呼:“公子,您的长衣要怎样清洗啊?”

    “......”

    空中,除却飘过的一排黑鸟发出的尖叫,无人搭理,她只得硬起头皮,提起一桶水往衣衫上倒下,这一洗,便是一整天。

    太阳西下,见到后院劈柴的奴才一去不返,她又风风火火地跑了过去。

    怔愣了片刻,又是一阵大喊:“公子公子,那树枝幻人一见木柴便附成了一体,眼下无人劈柴,该如何是好?”

    “......”

    头顶,又一排黑鸟叽叽喳喳地飘过,仍旧无人应答。无奈,她只好亲力亲为,提起斧头,哼哼哈嘿的往那堆木柴上劈下。

    入夜,为让暮笛能享用一顿美好的晚膳,今日她决定亲自下厨。

    于是,学着人类做饭的模样在厨屋一顿捣腾后,便放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公子,厨屋,厨屋起火啦!来人呐,快救火啊!厨屋起火啦!公子,公子......”

    尚好尚好,这一回,暮笛可算是应了声。

    当他火急火燎提着水桶赶到时,却被眼前的“大火”惊掉了眼珠。

    他指着灶膛中正烧得兹啦作响的柴火问:“这,这便是你说的起火了?”

    月芝顶着满脸的黑炭灰,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奴婢见这洞口有支竹管,一时好奇,便拔了出来。谁知它突然一下冒出了火光。奴婢害怕,误以为是何危险之物,便将它扔进了这木柴洞中,怎会知晓它噌地一下烧了起来!奴婢,奴婢......呜哇......它是的的确确起火了嘛!”

    一番话说下,暮笛被惹得是哭笑不得,“你,你误传火情也便罢了,倒还委屈上了?”

    原以为自己的狼狈至少能换来一两句安慰,岂料换来的,却只是责备。

    不知何故,这一刻月芝只觉灶膛中的那把火烧到了自己的心上,烧得疼痛不已。

    她将灶台上那条尚未下锅的鱼抓起,一把摔在了暮笛的身上,瞪眼吼去,“自奴婢从妖界来此至今,已半月有余。这半月的光景,你与我所说之话双手数来还有余!如此也便罢了,可恶的是,不论我做何事,你都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还不许我使用灵力!我一小妖,若没有公子的带领,要待何年何月才能学会人间的生存之法?现下这般不堪,你以为是我想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