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48章 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自妖尊吩咐妖界如人间一般分白昼黑夜以来,狐族一行便自觉更替施法保持这日月轮回。

    尚且不到“月亮”升起之时,漓洛开了小差,一溜烟跑到了夜笙宫寻北凌天闲聊。

    知道这会儿他定在憩欢殿休息,便径直奔了过去。

    奈何走到门口,竟被守在外头两只小妖拦住了去路。

    放眼整个妖界,除了妖尊之外,谁敢阻挡她的脚步?试图利用自己的身份再次强行闯进,不料还是被小妖给挡在了门外。

    霎时,漓洛动了怒,冲着他们挥掌吼道:“放肆!也不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我是谁?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二只小妖相视怔了怔,随后其中一只拱手说道:“玉狐大人,您脚下踩着的,可是妖尊的寝殿。若说是谁给的胆,自是妖尊的意思了。”

    “你!”漓洛顿时被驳的哑口无言,毕竟,他说的一点儿也没错。

    若不是妖尊特意交代过,他们又怎敢以如此口气与自己说话?

    只是依他这般一说,她便更是想要进去看个究竟,看看妖尊到底在里头做什么,为何不允许她进去?

    见漓洛怒气愈来愈大,另一只小妖推了推身旁的小妖一把,继而行礼道:“玉狐大人,并非小的们不让您进去,而是妖尊此时已经歇下,确实不方便见客。不仅是您,换了其他大人前来,亦是同样结果。还请玉狐大人能够体谅我兄弟二人,切莫让我二人为难啊!”

    漓洛斜眼瞪去,发出一声冷嗤,“哼,总算有个会说话的了。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打搅了,改日再来向尊上请安。”

    “哈哈哈……尊上,您好坏啊,怎能与奴家说这般羞涩之语呢,害得奴家好不难为情……”

    本已转身准备离开,可身后突然传来的这番妖媚之言刺痛了她的耳膜。

    她猛地回头,死死地瞪着守门的两只小妖,大声呵斥:“这便是你们所说的歇下?”

    两妖面面相觑,随即扑通一声跪地解释,“玉狐大人,小的们仅是受妖尊之命看好寝殿,对于里头之事一概不知啊!”

    “对对对,咱们,咱们的确是一概不知!还望玉狐大人明察!”

    漓洛犀利地盯着跪地不起的二人,脸色沉的十分难看,“一概不知?这借口你们还是去与……”

    “尊上,尊上……不要嘛……人家还没做好准备,哈哈哈……好痒,好痒呀……”

    刚提掌运气,甚至连话都来不及说完,那道令她刺耳恶心之音便又一次传来。

    顿时,那两只伏地的小妖被牙齿磕碰的咯咯声响引得抬了头。当他们瞧见玉狐大人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时,又猛地一哆嗦,垂下了脑袋。

    嫉妒使得她失了理智,怒气使得她昏了头脑。眼下,她只想冲进去将那只臭不要脸的女妖拎出来爆打一顿,再将她丢进那渊积池中喂土龙。

    思及至此,她一掌将两扇大门劈下,不计后果的闯了进去。

    那两只小妖更是眼巴巴地看着她闯进,却什么也做不了。在齐呼一声“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之后,便不约而同地昏了过去。

    屋里,北凌天正撑靠在锦榻上闭眸休憩,而在他的左侧,一位美丽妖娆的女子紧靠在他的身边,执扇替他扇风散热。

    对于漓洛的无礼闯入,她似乎并未放在眼里,仅是随意地一瞥,又继续把目光放回到北凌天的身上。

    见此,漓洛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她冲上前,一把拽起女子,吼道:“马上给本座滚出去!”

    启料女子扬唇轻蔑地一笑,又立即作出委屈巴巴的模样,“尊上,尊上您快瞧瞧玉狐大人,奴家好害怕。”

    北凌天翻转过身,紧皱着眉头,显得甚不耐烦,问了一句看似无关紧要之话,“漓洛,这天色,为何不见一丝月光?”

    漓洛惊愣,“月,月光?”

    她不禁暗想,自个儿怎能把如此重要之事都给忘了?

    遂将女子往一旁重重一推,行礼轻语,“漓洛办事不利,还请尊上责罚!”

    此时,北凌天从锦榻上坐起,直直地瞪着她,沉脸冷冷地说道:“你何止是办事不利啊?简直就是罪该万死!随意进出我夜笙宫,毁我殿门,吓我宾客,伤我妖奴!如此放肆,分明是当我这个妖尊不存在!”

    言说至此,他将身子往前一弓,言语间又多了几分凛冽,“漓洛,若不是因为你乃妖界护使,又是上任狐尊所托……呵,你觉得你还能这般完好无损的站在这儿与我说话吗?”

    语落,漓洛只觉身子一软,险些踉跄栽倒。她急急扶住身后的象牙玉石桌,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凳子上。

    她瞥了瞥正洋洋自得的女子一眼,又看了看冷眼相向的妖尊,只觉有一盆冰寒之水倾数泼在心上。

    她张了张朱唇,最后失落落地蹙眉问去,“尊上,敢问漓洛到底是哪儿做错了?为何会得到尊上如此对待?你可知,漓洛的心此刻有多痛多难受?”

    北凌天负手起身,走至门口,又回首呵道:“本尊有言在先,是你屡次三番地违反妖界规矩,坏了礼数,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忍耐!如今落得这般田地,亦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若知错悔改,本尊便绕过你这一回,若是……”

    话尚未说完,那女子便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了过来,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娇嗔地看着他,“尊上,玉狐大人乱了规矩,您打算责骂几句便作罢吗?这要是传出去,让其他人知晓,该如何看待呀?那岂不是人人都会效仿玉狐大人,没大没小,没上没下?”

    北凌天伸手点上她娇小的鼻尖,笑道:“呵呵……小妖精,就你会说!行,本尊便依了你!”

    他回眸望向已失了力气继续闹腾的绯霓,剑眉一紧,淡淡说道:“漓洛,本座便罚你在九尾殿面壁思过,不过月满之时,不得跨出九尾殿半步!我会命铭镜看好你!若是让我得知,你悄悄溜了出去……哼,后果如何,想必不用我再多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