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40章 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笑湖戈不解,“您不是说过,此塔乃是天宗门的绝密之地,塔中所困之物更非等闲之辈。为了天宗门上下安危,除了掌门,此事不可为外人知吗?”

    “掌门?”他低头小声重复这两个突兀的字眼,心中咯噔一响,“即为掌门,为何又要告知与我呢?”顿时疑惑更甚了几分。

    “唉!此事说来话长。”铜铃道长面对祖师爷的神像,沉默了几许,才开口道:“那人,并非我宗门之人!”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很显然,师傅所言令笑湖戈大吃了一惊。

    对于他的诧异,铜铃道长并不感到意外。

    想当初,在得知那人可以随意进出天宗门,来去自如时,他所表现更是有过之无不及。

    在大殿徘徊了数步,他沉声道:“没错,他在为师之前便已经得知天宗门的秘密。说得更准确些,那物被压塔底,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尚未落音,只见他又来回小踱了几步,脸上明显多了一抹不甘与愤怒:“上代掌门羽化之前,曾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此生莫要去招惹他。可惜当年为师不懂掌门为何会对他如此敬畏,天宗门又为何要与之攀上交情。加之年轻气盛,性子倔强,掌门所从之事,为师偏偏不从,这才造出了之后的那番孽,亦是为师离开天宗门而云游四海的真正原因。”

    一番解释下来,笑湖戈豁然大悟:“师傅,您是说,您是说那个知晓秘密之人是妖尊?!”

    铜铃道长点头应声:“嗯,正是。”

    此时,绯霓闲来无事,欲找师傅谈说个一二。她想,别处或许不知,但师傅应会在幻灵殿吧?再者,这比玄铁镇还要大,又仙气缭绕的天宗门,除却自个儿的住处,她也只晓得此地。

    且不管能不能遇得着,总归来此碰碰运气是没错的。

    走至幻灵殿门口,恰巧听见里面传来“妖尊“二字。虽不是十分清晰,单凭她对此二字的敏感,便能十分笃定,师傅正在殿内与人谈及北凌天。

    她嘟起红唇,晃了晃脑袋,蹑手蹑脚地走至窗户旁,猫腰缩脖地偷听起了墙角来。

    但是,铜铃道长何许人也?堂堂天宗门的大掌门,若是连外面如此轻快又不规律的脚步声都听不见,那,偌大的天宗门要他还有何用?

    他向笑湖戈使了使眼色,笑湖戈心领神会地握着空拳捂在唇上轻咳了几声,眉眼含笑地大声说道:“师傅,听说咱们宗门立马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先大典了,彼时将会开启天师策。哎呀,也不知小师妹能获得几命天师的资格。到时,千万莫要输给师叔伯的弟子们,连个二命天师都拿不到,丢了咱们的脸面哟!”

    一听此言,绯霓心里极不不开心,她顾不上规矩礼仪,怒气冲冲地推门闯入,指着笑湖戈吼道:“笑师兄,你切莫胡说八道!谁说我要丢师傅的脸了?”

    见她如此生气激动,笑湖戈想笑又忍住笑,故作惊讶地说道:“呀啊,小师妹,你这是何时在门外的呀?若是知晓你趴在窗边听墙角,师兄绝不会这般说你。”

    绯霓心虚地瞥了师傅一眼,随后扭头看向他处,小声说道:“谁,谁说我在听墙角了?嘁,我就是路过而已。”

    说到听墙角一事,觉着既然他们都不知晓,她便又大胆了些许,提着嗓音道:“话说笑师兄,你能不能下次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再说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笑湖戈先是一愣,“啊”了一声,后一想,这个小师妹,还真是傻得可爱。

    遂连连点头答应:“好好好,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虽说觉着这对话有些不大对劲儿,但绯霓还是捞起双手,歪着脖子,非常得意地说道:“这还差不多。”

    二人面面相觑,一个没忍住,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着二人笑得前俯后仰的夸张貌,绯霓又不知所为何事,霎时急红了脸,她气急败坏地左走走,右努努,皱眉大叫:“别笑了,都别笑啦!”

    一声吼下,师徒二人瞬间止住了笑,直直地看着她。

    绯霓压着胸腔的那股怒火,气沉丹田,反复几个来回后,情绪平复了不少,她才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敢问师傅,笑师兄,我是长得有多好看多威武多壮观,竟能令二位反应如此之大?”

    铜铃道长摆了摆手,急忙解释:“霓儿,你且听为师解......”

    奈何话未说完,绯霓便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了:“好啦好啦,我不想听。”

    瞬间,他尴尬地将双手交叉相握垂在腹部,侧身对着他们。

    绯霓似未察觉师傅的尴尬,接着说道:“对了师兄,你方才说宗门要举办何事来着?”

    笑湖戈顿了顿,答道:“哦,是祭先大典。这是自门派开创至今,一直延续下来的习俗。”

    “噢......我明白了!”

    笑湖戈不禁疑惑,我好似什么也没说呀?小师妹怎么突然便明白了?

    不等腹语落下,绯霓的叽叽喳喳又一次迎耳而来,惊得笑湖戈险些栽倒在地,还好他马步扎得稳,才不至于像师傅那般尴尬。

    “笑师兄,笑师兄,你快些与我说说,这祭先大典长何模样啊?人多吗?热闹吗?还有还有,适才你提到过的,天师什么策来着,那又是何物?又有何用啊?听上去貌似很厉害的样子,若是我变成天师策了,是否意味着我很厉害了呢?”

    原以为,她当真对此事知晓的一清二楚了。没想到,竟是一丝半毫的了解都未有过。

    铜铃道长寻思着既然绯霓对祭先大典这般感兴趣,倒不如由他来为她作出讲解,顺道缓和缓和适才自己的尴尬。

    于是,他转身靠近,对绯霓说道:“霓儿啊,这祭先大典乃是......”

    岂知,绯霓仅是瞧了瞧他又立马把目光聚焦到笑湖戈的身上,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师傅,您老若是累了便坐一旁歇歇,我这儿正与笑师兄说论正事呢。待忙活完,霓儿再给您找素食去。”

    说罢,便拉着笑湖戈径直奔出了幻灵殿。

    留得铜铃道长独自一人凄凉地蹲在角落,看着他俩远走的背影,默默地呢喃着绯霓的名字,边念叨边抹着老泪,一颗心拔凉拔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