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21章 但愿后会日日有期
    惊愣之下,绯霓不觉扭过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潇洒向前的月白色身影,以及身影旁那位身着青色长衫,头上梳着整齐发髻,面容清秀的男子。

    “这……这不是暮笛哥哥吗?”看见月白色身影时,她并无太大反应,反倒是在发现暮笛后便掩饰不住面上的喜悦,不顾铜铃道长诧异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迎了上去。

    “这位公子,这么巧,咱们又见面了!”刚一靠近,北凌天便抢在她之前开了口。

    绯霓敷衍地附上一句:“是啊,好巧哦,又见面了!”她溜摆着一双乌黑的眼球,忽地认真道:“喂,你该不会是……跟踪我来的吧?否则,怎会出现在此?”

    “跟踪?”北凌天一得瑟,心想自己可是光明正大跟来的。

    瞧着她这般严肃的模样,他竟生出了一股想要逗逗她的想法,于是转念调侃:“哈哈……这位公子莫不是自信过了头?你又不是什么天姿国色的女子,我为何要跟踪你?再者,这路摆在这儿,难不成只许你一人行走?”

    “你!狡辩,我懒得理你!”绯霓愤愤地瞪了他一眼,觉着自个儿简直是脑子被马粪堵了,才会问如此自讨没趣的问题。

    于是,她白眼儿一翻,将目光转向了暮笛:“方才在镇上,在下似乎并未见过这位公子。”

    暮笛张了张薄唇,欲想说些甚,最终只是颔首一笑,以示回应。

    绯霓以为暮笛未能理解她的用意,便又问:“在下见这位公子面善,不知是否在哪儿见过?”

    暮笛撇头看了北凌天一眼,又立即收回目光,拱手行礼道:“我想应是公子认错人了,在下不曾与公子见过。”

    “哦,这样啊,那便是我认错了人,抱歉抱歉!”绯霓垂首看向泥泞的地面,不禁嘟嘴腹诽,“可恶!竟然连暮笛哥哥都未能认出我来,真是气煞我也!”

    见她鼓着两腮气呼呼又失落落,头发上还在滴着水珠,北凌天觉着又好笑又心疼,情不自禁地捏住袖口便往她沾了雨水的额上试去。

    绯霓慌张地往后一躲,别扭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惊问:“你想要作甚?”

    北凌天尴尬地笑了笑,“呵呵,看来我方才的好心,公子并未将它放在心上,否则,又怎会让自己淋的这般狼狈?”

    “我那是因为……”

    似害怕听到令人失望的回答,他急忙往前迈出几步,探头探脑地问:“对了,之前那男子口中的妖怪呢?”

    绯霓蹙眉,“妖怪?跑了啊!”

    “跑了?你们怎么能让他给跑了呐?若是日后再出来害人作祟怎办?”

    这忽来的激动叫嚷着实把绯霓给吓了一跳,她不以为然地努嘴嘀咕:“几年不见,这人性子居然无一丝改变,依旧这般自以为是!这下可好,没被妖怪打死反倒要被他给活活吓死!真是讨人烦的家伙!”

    嘀咕到这儿,她不觉放大了嗓音,“你厉害,你怎不去把他给收了?再者,你哪只眼睛发现我有收妖的本事了?嘁,也不知曾经是谁被妖怪吓得连魂儿都没了,这会儿尽知道说大话!”

    北凌天一愣,“你说什么?你方才说谁曾经被妖怪给吓住了?能否再说一遍?”

    惯性似的,绯霓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说你被妖……”话到此处,看着北凌天如琉璃般闪烁的目光,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多了嘴。

    她不觉咽了咽口水,开始装傻充愣起来,“谁?方才谁说话了?有吗?有吗有吗?”

    她指着暮笛,自问自答:“这位公子,方才可是你说话了?对嘛,无人说话!嘿嘿......”

    绯霓言语上的躲闪与逃避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北凌天忍不住一阵悸动,双眸更是紧贴在她的身上一眨不眨。

    呵,看来她早早便认出了自己,只是与自己一般,一时不知该如何去道破。

    “徒儿,何事磨蹭?咱们该走了!”见她与陌生男子闲聊甚久,铜铃道长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只是待他走近与北凌天对视上时,方才眼中的温柔瞬间被犀利与冷漠取代,脸色亦变得铁青。而北凌天,更是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厌恶与愤怒。

    这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错觉令北凌天很是不爽。

    明明五年前的道长是那样的慈祥亲切。

    毫无察觉的绯霓在回应过师傅的催促后,冲着他们二人抱拳道:“二位,在下该走了,但愿后会有期!”

    北凌天收回不悦,对她礼貌性的点头微笑,“后会有期!”

    但愿后会日日有期。

    目送绯霓走远后的回眸一瞬,暮笛无意瞥见公子的脸上扬着许久以来都不曾有过的笑容,那一刻,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

    尽管他已在看到绯霓的第一时间便将心中的情绪悄悄默默地隐藏了起来,亦如五年前不告而别的那一日。

    可他还是在这一瞬露出了不该有的破绽。

    “暮笛,你认出她来了对不对?”

    面对北凌天突然的提问,暮笛沉默不语。

    “既然……”

    “公子曾经说过,只当那两日如黄梁之梦,谁都不要与谁提起,谁都要将之忘记。如今重逢,自是喜事。可公子都未与她相认,暮笛又怎敢越了规矩。”

    既然已被识破,何不主动交代。

    北凌天抬了抬眼帘,对他所言甚是惊讶,“暮笛你……”

    暮笛往侧边小走几步,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再者,绯霓一身男子装扮,自是有她不便以真实身份示人的道理,若咱们此时道穿,万一给她带来了麻烦,岂不是违背了初衷?因此,暮笛这才撒了谎,说不认识她。“

    “呵,看来你与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虽说嘴边扬着笑,可北凌天的内心却有着一丝的怀疑与不安。他在想,这个与自己相处了十八个春秋的人儿,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去了解过他?

    他伸手拍在暮笛的肩膀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行了,日后有的是机会与她相认。看看这时辰,咱们差不多也该回府去了。妖怪没见成,却得回去面对比妖怪更可怕的亲爹!唉,我这人生该是何等悲惨!”

    暮笛摇头苦笑:“公子,你要是出生在穷苦人家,便知道了何为真正的悲惨……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