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17章 咫尺天涯
    小贩高昂着脑袋,似对拥有此种胭脂引以为傲一般,斜眼道:“我这可是从他国进口的上等胭脂,算你十两,已经够便宜的了!”

    暮笛对女子之物不大懂,倒是自家公子知道的清楚。于是,他在听过小贩之言后问公子:“公子,这胭脂真值这么多钱吗?”

    北凌天轻扇了几下折扇,淡然道:“假的!顶多就值二十个铜板。这是小贩在坑他呢!”

    “天啊,还能这样?那这小贩也太狠了吧?”

    北凌天直直地盯着绯霓的背影,勾唇一笑:“呵,连胭脂与药膏都不分之人,不坑他坑谁?我倒是挺好奇,这小公子接下来会如何应付!”

    “十两银子够我与师傅吃上好几个月了,我是不会就这样把银子给你的!除非……”

    见绯霓欲言又止,小贩慌张追问:“除非如何?”

    “除非你能证明它值这般多的银子!否则,别说十两了,我连一个铜板都不会给!”

    小贩怔怔地看着她,顿时沉默了下去。

    原以为这公子胭脂药膏不分,是个痴傻之人。想着能好好讹上他一把,怎知他竟然会这般的厉害。

    众目睽睽,加之有识货的北府公子在,他还真拿不出证明之法。

    若他坚持要自己证明,别到时一个子儿都拿不着,还白白赔了一盒胭脂。不值,实在不值!

    想到这儿,为了能多少捞着点好处,小贩立即变了一副嘴脸,匆匆改了口:“错了,错了!这碎了的胭脂只是普通胭脂,进口的胭脂被我好生收着呐!这位公子,不需十两,只要三十个铜板便好!”

    绯霓松气浅笑,知晓被她这么一闹,他必然不会再咄咄相逼,只是没料到这脸变得竟会这么快。

    她垂眸一思,从师傅给的锦囊里拿出了一枚碎银子递给了小贩。

    “十两银子我没有,只有这细小的碎银。你说得没错,老百姓做生意不容易。更何况,今日的确是因我的无知而搅黄了你的生意,这银子你且收着,就当是补偿。”

    “这……”瞬间,小贩只觉脸上像火烧一般滚烫,这银子他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心中羞愧难当。

    “拿着吧,别不好意思,这是你应得的。”说罢,绯霓便强行将银子塞进了他的手中。

    “那请公子稍等在下片刻!”

    不过须臾,只见小贩拿着一盒与之前稍显不同的小盒走了过来。

    他将小盒双手奉上,诚恳说道:“公子,日后若是遇上心爱之人,这盒胭脂送出去定不会寒碜!”

    绯霓犹犹豫豫的接过胭脂,捧在手心瞧了又瞧,开启了碎碎念模式:“心爱之人?何为心爱之人?此人有何神奇之处?且,我怎会知晓他在何处?”

    见这公子似乎没有收下之意,小贩有些急了,“公子你在说甚?可是我这胭脂有何不妥?”

    绯霓拿着小盒晃了晃,笑道:“不不不,很妥当,十分妥当,谢了!”

    热闹告一段落,人群也渐渐散去。

    北凌天挑了挑眉,边转身边对暮笛低语:“想不到这小公子心还挺善!”

    暮笛不禁耸耸肩,“那是!只是可惜了,这位公子拿了东西便走,从头至尾都未能看清楚他的模样。不然以公子的性子,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呢!”

    北凌天侧头瞧了暮笛一眼:“说得也是!嘿,我发现你今日显得尤其聪明......”

    “霓儿!方才去了何处,害得为师好找!”

    “师傅,霓儿就在此处,并未走远!”

    仅是两句简短的对话却令北凌天的心脏猛地一抽,不受控制的回了头。

    他丢掉折扇,推开暮笛,激动地寻着声音找去。奈何,从街头寻至街尾,除却来来往往的陌生路人,不曾看见五年前那个臭脾气的傲娇小女子。

    呵,现下应是大女子了吧?

    既无希望,又何来失望?只因希望太高,才会使自己这般困窘,以至于只能用听觉出了毛病来安慰自己。

    “公子,公子!”暮笛抱着被他丢了的扇子,穿过人流,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公子,适才你怎连招呼都不打,便突然跑开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北凌天倒吸了口气,牵强笑道:“无事,不过是听到有人在叫唤一个多年不见的好友而已。”

    暮笛疑惑蹙眉:“好友?难道公子还有好友是暮笛不认识的?”

    北凌天略显心虚地垂下头,双眸直盯着地面:“暮笛,今日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府吧!”

    “暮笛?难不成是暮笛哥哥?”正在木偶戏的屏风后头,低头专心把玩着手中木偶的绯霓,在听见这个名字后猛地抬起了头。

    她兴奋地放下木偶,心想这回定能将当年之事与他们解释清楚,却未料到,还未走出去寻,便被师傅给叫了开去。

    “霓儿,夜已深,咱们该回客栈歇息了。“

    绯霓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哦,知道了师傅。”

    她转身,他亦转身。只不过她往前,他却往后,东趋西步……

    不过一纸屏风的距离,却将近在咫尺的二人隔成了天涯海角。

    回府后,暮笛以为公子仍会按原路返回,怎知他竟像丢了魂一般,踉踉跄跄地从北府大门走了进去,害得暮笛紧张的跟在他的身后,同样踉跄了起来。

    直到进了大厅,老爷夫人都在厅里候着,看到二人脸色均颇为沉重,暮笛的那颗心更是七上八下,慌乱不安。

    北老爷沉声问:“你们,去哪儿了?”

    不等北凌天回话,暮笛便扑通跪了下去,在行过礼后哆嗦回到:“回老爷,去了夜市。”

    “夜市?”北老爷凶巴巴地瞪着北凌天,脸上挂着一副此儿不可救药的表情,“哼,你还真是一日不出门便浑身难受!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成气候的东西!”

    “老爷!”看着自个儿的儿子被斥骂却一字不回,目光呆滞,北夫人心疼了起来。

    “这么多人看着呐,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天儿可是……”

    “我知道夫人想要说甚,你不就是想说天儿是北家唯一的血脉吗?这句话我已听了整整十八年!”北老爷怒怒地打断了北夫人的话,随后又皱眉看向暮笛:“行了,起来吧!你要是再跪着,这逆子又该与我拼命了!”

    暮笛战战兢兢地抬头瞥了北老爷一眼,在确认是让自己起身后,便磕头谢恩,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