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5章 比妖怪更可恶的小女子
    “小哥哥?”北凌天叉腰蹙眉的看了暮笛一眼又一眼,头上冒着的火气亦是愈来愈大。

    突然间,他憋着口气儿,怪腔怪调地对暮笛说道:“呵,小哥哥,人家方才好心救了你呐,还不赶紧去磕头跪谢?”

    暮笛双手相握垂放在小腹处,紧张地说了一句:“公,公子,这姑娘方才也救了您啊。您是不是也当与暮笛一道跪谢?”

    顿时,北凌天一口唾沫从口中飞出,被哽噎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那模样生得标致的小姑娘笑得前仰后合,洒出了几滴眼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喂,这世上怎会有这般可笑之人?真是笑疼了我的肚子,哈哈哈哈哈……”

    “臭,丫,头!”忽地,北凌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从小姑娘的耳侧击了出去,小小的拳头落在小姑娘身后的大树上,树上的叶子簌簌飘落了一地。

    她惊恐地瞪着离自己仅有一掌之距的少年,打住了笑不说,一颗心更是猛跳个不停。

    “你,你你想要作甚?我,我我可告诉你,我也是会功夫的啊!”

    北凌天不禁嗤笑:“哼,你在怕甚?方才是谁说的那般……”

    咕噜……咕噜咕噜……咕咕咕噜……

    话未说完,这干瘪的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北凌天剑眉一蹙,一张俊脸霎时红到了脖子根。

    小姑娘趁机推开了他,想了想,从布袋里掏出两个馒头递了出去。

    “喏,给你。”

    北凌天倔强的扬起了头,道:“本公子绝不会受你这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哈,好啊,不吃就等着饿死吧!”小姑娘收回手,走到暮笛身旁,往他怀里塞了一个馒头,又尖声道:“哎呀,我可是听说,这山中的鬼怪最喜食空腹之人的血肉了。”

    北凌天缓缓转过头,看着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暮笛,咽了咽口水。

    欲想过去从小姑娘手中拿过馒头,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向他呐喊:“不可过去,万万不可!一旦你接受了她的恩惠,便是向她低了头,便是承认自己连一个小女子都不如!”

    与心底的呐喊挣扎了片刻,身体的疲惫与饥饿使他做出了选择。

    当他狼吞虎咽之时,小姑娘看着他甜甜的笑了。

    待他俩皆吃完后,小姑娘将双手捞在胸前,扯着嗓子道:“月黑风高,今夜你们怕是回不去了。我暂且带你们二人回去歇息一宿,等明儿个天明了,再送你们下山,可还行?”

    暮笛眼巴巴的望着公子,只盼他能答应小姑娘的提议。

    触碰到暮笛渴望的目光,北凌天故作矜持答道:“还,还行吧。”

    一路上,北凌天一直被晕沉的脑袋弄得浑身不适,连话都不愿多说,只安静听着暮笛与小姑娘二人叽叽喳喳。

    透过他们之间的对话,他知晓这小女子名唤绯霓,是一名捉妖师。

    到达山顶小木屋后,还来不及进屋,绯霓便冲着里边大声嚷嚷:“师傅,我回来啦!”

    铜铃道长从内屋缓缓走出,笑道:“霓儿回来了。哟,还带回了两位翩翩少年。”

    暮笛立即拱手道:“暮笛见过道长。”

    “好,好,好!”道长又回头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北凌天,问:“这位是?”

    暮笛又替公子回了话,“这位是我家公子。方才在山中遇到了妖怪,公子受了惊吓,这才失了礼数,还望道长莫要见怪。”

    道长摆了摆手,“不怪,不怪!即来到寒舍,那便是客。岂有主厌客之理啊,呵呵。”

    暮笛再次拱手弯腰,“多谢道长,那今夜我与公子二人便要叨扰道长与绯霓姑娘了。”

    此时,绯霓放好法器,将封妖咒语念落之后,一蹦一跳的走了出来。

    她瞥了瞥伏在桌上睡着了的北凌天,道:“说什么叨扰呀,暮笛哥哥,你也太过拘谨客气啦,得向某人学习,毫不客气倒头便睡!”

    见北凌天的呼吸急促,似有不对,道长摊手摸上了他的额头,惊道:“哟,不好。霓儿,快快去将桌上的药丸取来,这小公子浑身发烫,气息急促,应是发烧了。”

    “发烧?”暮笛一惊,急忙靠近问:“道长,我家公子向来身强体壮,怎会烧的这般突然?”

    铜铃道长想了想,道:“方才你们与那影妖纠缠时,是否消耗了过多的体力?”

    暮笛细细回想了一番,自个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便是没怎么使劲。倒是公子,为了躲避影妖在林中飞来跃去,的确消耗了不少体力。

    想到这儿,暮笛冲着铜铃道长点了点头。

    “这便对了。这位小公子,可是在用十二分的气力保护你呐!”

    暮笛愣了愣,随后愧疚的垂下了头。

    “师傅,药取来了。”

    铜铃道长从绯霓手中接过药瓶,让她将北凌天扶起,又从药瓶里倒出一颗黑色药丸塞进了他的嘴中,再稍稍运气一推,那药丸便下了喉。

    服药后,铜铃道长又替他诊了诊脉,道:“好了,扶他去里屋歇着吧。休息一夜,明儿个应能痊愈了。霓儿,今夜你便负责照顾好这位小公子,切不可怠慢!”

    绯霓瞬间躁动了起来,“我?我照顾他?师傅,为何啊?他不是有小哥哥吗?”

    铜铃道长笑了笑:“呵呵,你认为这位小公子在受了如此大的惊吓后,还有力气照顾他人吗?此刻不由你这小主人照顾又由谁人呢?难不成要让我这个糟老头……”

    绯霓急急摆手喊道:“停!好,好,我照顾便我照顾!”

    次日。

    北凌天缓缓睁开了双眸,他看着头顶上方这片陌生的木黄,神情呆滞。

    这是哪儿?

    记得昨夜在山上遇到了妖怪,还有……还有比妖怪更可恶的一小女子。

    她说要带自己与暮笛回家,难不成这里是?

    侧头看去,果真,一位看不清楚模样的小姑娘正伏在床头,手里还捏着一块半湿半干的巾帕。

    忽地,喉咙一阵干痒,他忍不住咳出了声。

    被动静惊醒的绯霓,坐直了身子,揉了揉酸涩的眼眸。

    她眨着大眼看着已经醒来的北凌天,高兴地喊道:“你醒啦?谢天谢地,你可算是醒了!这一宿可把我给折腾坏了。你要是再不醒,可该轮到我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