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四十六章 萧意的警告
    “所以,纪王哥哥之所以躲着我,不是因为讨厌我缠着你教授术法,而是在躲避国师大人?”

    萧意脸上立马展现出了一抹极为亮丽的笑容,那张嚣张的脸上满是乖巧安静的神色,使得萧林奇恨不能让他永远定在这一瞬,免得整日里给他惹是生非。

    可萧意为何会这般想他呢?

    “不然呢?你还真当本王会避着你一个熊孩子不成?”

    萧林奇已然用自己的大多数术法修为修复了他肩膀处的伤口,此时正抬眼看着那个从喜转怒的小人,满脸不满地双手叉腰抬起高傲的下巴一本正经地说到:

    “纪王哥哥,我已然十三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行行行,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萧林奇显然不想与他继续杠下去,看着他说到:

    “起来活动一下,看看可有哪里是不舒服的?”

    “简直完好如初。”

    萧意说着便笑着朝外边走了出去,萧林奇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深知自己这个弟弟表达开心的方式便是一蹦一哒,见他如此心中已然少了一份担忧。可如今落枫不在,他还是颇为担忧这个从小便备受宠爱的弟弟会惹是生非,连忙追着问了一句:

    “你又要去哪儿?”

    然而,他才走到门口,便瞧着前边的小人立在了一个红衣女子的面前,问到:

    “介于你对本太子有救命之恩,如今便原谅你之前在巫府对我无礼之事了。”

    此事他思虑了许久,还是觉得寻她说清楚了才算稳妥,于是,仗着有纪王哥哥在便不怕被她再对自己动粗的他,那张小脸简直理直气壮到理所应当了,说起话来连腰杆子都是笔直的,气都不带喘地说到:

    “但是,你若是胆敢觊觎纪王妃的位置,本太子还是奉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毕竟丫鬟终其一生也只是一个丫鬟,以你的身份是万万配不上我纪王哥哥的。”

    萧林奇闻言心中顿时脑补了一场两个蛮横人互撕的场面,依照莫霏羽的性子,她定然会揪着丫鬟这个身份先说上一通。

    而后,再以称赞萧意是太子来贬低他身为太子却不懂得爱民如子的恶劣行径,最后,她定然会就着自己喜欢他来大肆表明他的王妃只能是她的立场。

    虽说他不可能娶她,却依旧阻挡不了他想看萧奇被她说到气短的模样。

    然而,已然在心中上演了一场大戏的他,却听到那个红衣女子只是冷冷地问了一句:

    “哦,还有吗?”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莫霏羽转性了?

    “既然无事,那本小姐便不奉陪了。”

    莫霏羽说着便与愣在原地的萧意擦肩而过了,萧奇十分纳闷地看着那个转身就走的红色身影,究竟是他说得不够清楚还是她根本就没将他的话放在眼里。

    正欲上前询问清楚,便见她来到了萧林奇的面前,化出了那把刻着云纹图案的赤日刀递了上去,说到:

    “迷晕王爷实属无奈,本小姐报仇心切,这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

    她这般坦诚,他若是再计较什么岂不是显得他堂堂王爷小气。

    更何况,他在她带这萧意回来的那一刻,便已然明白了这一场鸿门宴的赴宴者应当是他的,可她还是不顾自己的安稳,假冒他前去救了萧意。

    只怕是她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想以此博得她的好感吧。

    可他纵使知晓她前去救萧意有着上回威胁她的私心,可他依旧觉得她此次迷晕自己,只是为了替他挡劫而后引起他的罢了。

    不然,她为何非得顶着一身伤才来还刀,很显然就是来博取他的同情心的。

    莫霏羽见他拿个刀还如同女子一般扭扭捏捏的,便上前了几步。

    她那件与他同款的红衣,步步生风,原本甜美的脸上倒是多了几分沉静的气息,瘦小的手臂硬是将那把大刀提得十分豪气,他一时之间竟然看出了神。

    若不是萧意突然出现,他只怕都舍不得将视线从红衣女子的身上移走。

    萧意毫不客气地站在了她的前边,接过了她手中的剑,而后满是疑惑地看向了自家的纪王哥哥。

    见他依旧看着那个红衣女子的背影,这才站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那个红衣身影远走的身影,伸出一只小手说到:

    “纪王哥哥你的剑。”

    萧林奇闻言这才看向了萧意,而后,只是接过了长刀,便转身朝着屋内而去了。

    然而,莫霏羽才走了出去,便闷声吐了一口鲜血,而后双眼一黑便昏了过去。

    等她转醒,显然被落入眼帘的东西惊到了。

    竹榻、竹屋还有竹凳竹椅,这里的一切皆是竹子,就连窗外透进来的景色也是竹林。

    虽说屋子的摆设与她前世竹林之中的不尽相同,可这股子清静幽雅的竹韵倒是像极了她前世的竹林小筑,恍惚之间,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她不是晕倒了吗?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呢?

    想起自己晕倒的事情后,莫霏羽戒备地下了竹榻,光着脚便朝着门口的方向轻声走去,那只垂在腿侧的手已然结印,准备着随时反击。

    这时,一个人的影子从门口处映照了进来,警惕的莫霏羽正停在了原地,正打算瞧一瞧来人是敌是友。

    没曾想,她还未曾出手,来人倒是在见到她时吓了大喊了一声。

    “啊。”

    一个女子尖叫出声,就连手中端着的东西也脱离了她的手,掉了下去。莫霏羽眼疾手快地一个蹲身,便用手接住了那个托盘,托盘之中的一碗药汤晃动了一下,而后,便稳稳地恢复了原样。

    这时,她才从药汤之中瞧见了自己的模样,披头散发再加上满脸苍白,这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鬼嘛。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敢问姑娘芳名,我定当相报。”

    莫霏羽将方才接住的托盘再次递到了眼前那个才缓过来的女子身上,既不奉承也不轻蔑。

    “我?哦,我叫云浅玉。”

    这回,倒是将她搞懵了,眼前这个走路没声音的女子究竟是真不知,还是在痛她装客套呢?

    可无论哪一种,她还是得将该说的话说清楚,毕竟,救命之恩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贸然认领的。

    “别别别,我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的救命恩人是林奇哥哥,可不是我。”

    “萧林奇?”

    “嗯嗯。”

    云浅玉点了点头,而后才反应到她一直端着托盘,这才伸手接了过来,一双明亮如玉石的眼睛顿时一闪,而后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便一手端着药汤一手拉着她到一旁的桌子处坐下。

    “林奇哥哥特地嘱咐了,要我亲手将这碗药汤给你喂下去。”

    说着,云浅玉还当真舀了一扫药汤递到了她的嘴边,见她迟迟不曾张口,一双单纯的眸子显然十分为难地摇了摇头,连带这鬓角两边戴着的两个银色蝴蝶翅膀也跟着她扑腾了一下翅膀,一身菱形图案的衣裙倒是衬得她更为灵动。

    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而后,有点了点头。

    莫霏羽一度觉得这个动作似曾相识,可至于是谁她也说不上来,倒是看着云浅玉一副傻傻的模样,不禁难得地询问到:

    “浅玉姑娘,你没事吧?”

    她不问还好,一问,对面眼眸如玉石剔透的人又开始摇起了头来,而后,还一脸天真并且肯定地看着她说到:

    “有事的分明是你呀,受了伤还死活不肯吃药的我倒是头一回见着。”

    难怪林奇哥哥要嘱咐她亲自喂到她的口中,于是,她二话不说便将那勺药递带了她的唇边。

    她简直要把莫霏羽给说懵了,她们说话然不在同一个问题上边好吗。然而,她也不打算继续与她耗下去,赶紧回去然后上天辰山才是要紧的。

    于是,她用手指抵住了勺子,轻轻地朝前推了推,而后说到:“感谢浅玉姑娘的关照,我还有事便先行一步了。”

    云浅玉显然要崩溃了,见莫霏羽依旧不肯张嘴便算了,如今居然还变着法地逃避喝药,如此害怕喝药之人倒是让她涨了见识。

    “如今已然日渐黄昏,结界已然开启,除非术法修为如林奇哥哥师父一般的修仙者,否者,天辰派外方圆十里,只进不出。”

    “这里是天辰派?”

    莫霏羽定住了脚步,而后走到门旁,转头看向了外边天际那抹若隐若现的亮光,果真是一个防护的结界,看来她确实没有说谎。

    “对呀,日落时分天辰派的结界便会开启,只进不出。”

    云浅玉以为她没有听清,于是,一脸肯定外加十分有耐心地再回了她一遍。

    果然,她病得不清,连听力都下降了,回头她定然要告诉林奇哥哥,可别让长得这般可爱的姑娘再受这种委屈了。

    “所以,你还是别想这些歪心思了,这药你是喝定了。”

    说了半天,云浅玉居然还能绕回到她没有喝药的事情上边,并且认为她方才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逃避喝药,而不是怕她在药里下什么手脚。

    莫霏羽转身看着那个一脸单纯的澄清如洗的女子,看着她十分有耐心地又朝着自己递过了一扫药,她心中一阵无奈,伸手拿过了她手中的碗,便喝了一口。

    果然,无论是什么药,只要是药都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喝。

    咽下了一口苦药的她邹了一下眉头,而后终于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浅玉姑娘,你可知我是如何上的天辰山。”

    “你难道失忆了吗?”

    云浅玉满脸担忧地看着她,若不是她正在喝药,她都怕云浅玉会多搞几碗药给她喝。

    “连自己与妖怪打斗时受伤昏迷不醒的事情都忘记了,还是林奇哥哥抱着伤痕累累的你从山脚下一路上到山顶的天辰派的呢,你是不知,当时那些爱慕林奇哥哥的女子见到那一幕时,有多羡慕你。”

    “咳咳……”

    莫霏羽险些就将嘴里的一口药喷了出来。

    如此一来,他既完成了当初的赌约,还顺带给自己扣上了一个正义凛然关爱同门的好形象。

    她原本打算借此破掉原主是修仙废柴的谣言,好某得某个长老的青睐,从而得以进入天辰派内门弟子才可以踏足的藏书楼最顶楼,以便查找通过血契揪出阿录的法子。

    如今倒好,她直接成了一无是处的废物。

    既然他敢以偏概,那么就别怪她煽风点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