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四十三章 何人胆敢造次
    “何人胆敢在本小姐面前造次。”

    莫霏羽双手结印施了一个水咒灭了火之后,拂袖朝着正门处约莫十多岁的少年看去,眼中显然是对叛逆少年的不满。

    “速速去通知纪王哥哥,就说是本太子驾到,让他速速出来迎接。”

    面如冠玉的少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刚才灭了门口大火的青衣女子,似乎也并不在意对方的身份,便理直气壮地喊着。

    莫霏羽显然不想理会如此无理取闹之人,却怕他再次殃及池鱼,便也不得不跃身而下。

    “要寻纪王爷你不去奇艺城的纪王府,竟然到巫府的门前来撒野,这换做是谁都会觉得你的思路不太清晰吧,还有,你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太子,请问太子的令牌你可有?”

    “令牌在落枫身上,本太子急着见纪王哥哥,有他在自然能够整个本太子的身份,到时候,定然治你这个没有礼貌的丫头一个耽误皇家要事之罪。”

    除了父王母后,他无论面对谁都会理所应当占据了权力的高端,故而,就算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也不曾放眼里,若不是纪王哥哥在术法修为之上确实算得上是沧云大陆年轻一辈的翘楚,他才懒得前来缠他呢。

    也是落枫打听了一日才得知了纪王哥哥在此处的消息,于是,今日一大早他便用了些手段,支开了落枫后便独自一人乘着灵兽赶到了此处。

    “那你的运气还真是不怎么好呢。”

    他越是着急,莫霏羽便越是淡定,她的手指拈了一个兰花指,而后,歪着头慢悠悠地故意气他。

    “你口口声声喊的纪哥哥,他可是一大早便与我分道扬镳了呢,所以,此刻除了太子的灵牌,谁也不会信你这么个纵火犯是当朝太子。”

    “你胆敢这般同本太子说话,今日我便让你尝尝以下犯上的滋味,你竟敢偷袭本太子,啊,火……”

    他说着便朝她再出投出了一个火球,谁料,那个原本该烧在她衣衫上的火球此刻却朝着自己脚边飞了过来,而后,那红艳如血的火舌便咬上了他的衣角,吓得他赶紧抓住了那块着火的衣角,上手便甩了起来。

    等那火终于被他扑灭了,他那件原本华丽而精致的衣衫此刻倒是和路边乞丐没有两样,一张白皙的脸也落上了几道灰痕。

    “本太子要将你的恶行告诉父王和母后,将你关在水牢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再将你的手脚数砍掉,看你还拿什么炫耀自己那拙劣的术法。”

    眼见自己整洁的衣衫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他气得一边指着她一边朝着里边大声喊到:

    “纪王哥哥,你家丫鬟要造反啦啦……”

    而后,那声本该是越来越高的声调,顿时戛然而止,看着她抵在自己肩膀上的一把团扇,顿时觉得其重无比,压得他一双瘦小的腿立马跪倒在地。

    “当朝太子尚且不能枉顾国法,随意对百姓的家门口纵火,你一个连令牌都没有的假冒太子,还这般口出狂言。”

    莫霏羽故意加重了假冒二字,此刻,他若不是在忙着对付莫霏羽施展在他肩上的术法,只怕又会喋喋不休地征讨她了。

    胆敢对她这般横行霸道,那么她也定会让他知晓什么叫做用理骂人。

    “如此恶劣行径本小姐还真是庆幸你不是咋们沧云大陆的太子殿下,否则,山河危矣。”

    这短短几句话,可谓是句句扎他心,字字惹他愤怒。

    然而,在强者面前,他一个没了帮手落枫在身边保护的少年,根本占不到便宜,自然是沦落到任由对方的摆布的地步啦。

    她一个重生之人,已然从他的衣着打扮猜测他是非富即贵者,然而,胆敢挑衅她,那么,她今日便要他知晓她是个不好惹的主。

    “还有,本小姐已经说了,纪王爷已然不在巫府,若你不信,可稍等片刻,等本小姐离府,随便你搜,任凭你喊。”

    莫霏羽说着,便放下了手中的团扇,隐了回去后便独自朝着里屋走去了。

    看着那个青衣身影将整个巫府都用法阵护了起来,他气得跑上前一圈打在了那术法墙上,结果却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浑身抖动着身体,雷电的痛感使得他那只白皙的手赶紧离开了那道术法铸的透明之墙。

    他倒是第一回被外人欺负得这般惨,等他从落枫那处拿回他的令牌,看他怎么教训她。

    而后,倒是真的如同方才所说,莫霏羽不一会儿便上了门口那架马车。

    他终于得了机会,立马朝着里边冲了进去,正打算让纪王哥哥处罚那个无礼又霸道的丫鬟之时,他却被一块闷头盖住的黑布挡住了视线,正当他上手扯住那黑布的瞬间,有水将他从头淋到了脚。

    他奋力扯下头顶那块已然湿哒哒的黑色大布,气得咬牙跺脚冲出了门外,指着那架已然走远的马车大声骂到:

    “死丫鬟,被让本太子再遇到你,否则,本太子定然要扒了你的皮。”

    与此同时,前边赶路的车夫侧头朝着帘子里瞧了一眼,而后问到:

    “姑娘明知他是当朝太子,为何偏偏要这般戏弄他呢?正所谓民不与官斗,姑娘惹的可是官都需礼让三分的皇室血脉呀。姑娘难道不怕他日后真的会寻自己的麻烦吗?”

    马车里的莫霏羽显然不是很担忧,反倒是为自己有了一个极小的空间而心情愉悦着。

    之前,她生怕他人从原主的言行举止当中与前世的自己联系起来,才故意规避了自己前世一切的行为习惯,这也是她为何走路总是慢悠悠的原因了,她只是不想别人这么快便知晓她重生的消息,起码在她尚未除掉阿录之前,最好的掩饰方法便是成为原主。

    可一旦回归了只有自己的空间,她便忍不住会激动万分。

    于是,她斜依靠在窗旁,手肘支撑着窗户,手指却拈成了孔雀头的形状,前边两根手指紧捏着落在了脸颊处,而后三根手指则是伸长来,架在了眉毛上方,那手势像极了一只垂下头来的孔雀。

    闻言,嘴角倒是不屑地笑了笑,而后说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样的皇室与妖怪何异呢?”

    若不是她拖他,务必将太子在巫府的消息快速传给临城的府衙,打死他也不敢相信那个火烧巫府的顽劣少年竟是当朝太子。

    可她的胆子还真是大,竟敢当众戏耍太子,此时还将当朝太子比作妖怪,这事情若是传到了当朝皇上的耳朵之中,定然是掉脑袋的大罪呀。

    看来,马车里的这位才是他的小祖宗呀,脾气不好惹倒是其次,这般口无遮拦的话倒是说得如同喝水一般轻松,唯恐连累到他这个无辜百姓,他还是早日将车里的小祖宗送到天辰山脚下才是正事。

    马车突然之间加快了速度,莫霏羽嘴角微微一笑。

    她就知道方才的话一出,车夫便不会再问她那些琐事了的。

    然而,车夫和别人都不知的是,就算是当朝皇帝在场她也不在怕的。

    想当年皇上当时还未登基之时,便欠下了她几个人情债,如今,她尚且未去讨债,他的儿子们倒是一个两个的都来招惹她,债务都没清便又欠下她这一桩及时通报太子殿下下落的大功,他这个皇帝也未免太过得寸进尺了些。

    如此想着,她倒是觉得自己亏了呢。

    如此一路,清清静静地到达了天辰山的山脚之下的城镇。

    莫霏羽看着那个将自己和行李卸下便疯狂逃离的身影,只是摇了摇头,心中却无过多的情绪波动。

    倒是莫语,居然在天辰镇买下了一家府邸,想来,在他的心中也是有过让原主修行术法的念头的吧。

    否则,在这寸土寸金的天辰镇上,他一个只专心于奇艺阁的右阁主,又怎会这么早便置下房产。

    刚思及此处,大门处便跨出了她熟悉的脸,她显然一惊。

    “姝荷?”

    她在莫府之中显然已经熟悉了吩咐姝荷办事,姝荷既机敏又有悟性,显然是她再好不过的帮手了,除了老是习惯将她和萧林奇对号入座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地方是她值得挑剔的。

    “小姐,请进。”

    姝荷满脸微笑地前来迎接她,还不忘了给她行了一礼,而后才招手示意身后的小厮去搬自家小姐的行李。

    姝荷显然更加喜欢变得越来越爱动口不爱动手的小姐,起码小姐从以前的蛮横变得爱讲道理了。所以,当老爷在目送了小姐离开奇艺城后,问她是否愿意继续呆在小姐身边,她便立马答应了下来。

    一路随着小厮赶到了天辰镇,原本以为小姐早已在了,没曾想,小姐居然比她还要晚到两日,那她自然是忙着打扫这府邸啦。

    方才,她还在忙着给小姐闺房插花,故而,在得知小姐到府后才迟来了一步。

    莫霏羽瞧着姝荷头顶上的落花,心中已然知晓她是为自己布置房间去了。故而,伸手轻轻用指尖挑起了她头顶的那片花瓣。

    弯腰行礼的姝荷直到莫霏羽那两只拈花的手指递到了她的眼前,才恍然大悟地抬头,以为小姐要说她仪容不整,或者是因别事怠之类的。便下意识地要认罪,却对上了那自家小姐扬起的嘴角,十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轻声说到:

    “看来,本小姐今晚倒是能睡个好觉了。”

    这时,姝荷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又放下了,而后,便开开心心地引着莫霏羽进了大门。

    顺着大门来到了一处种满了花树的院子处,莫霏羽一时被眼前的美景所感触,便摆手让姝荷先行离去了。

    正当她沉醉于花开时的美好之时,一只扑闪着一对蝴蝶翅膀的灵兽快速地花树的上头窜了下来,那条蛇一般的尾巴扫落了几片落英,随着微风飘到了青衣女子乌黑的发髻上。

    “本小姐让你跟在萧林奇的身边,你这么快便前来寻本小姐,难不成他一个堂堂王爷还真丢了不成?”

    心情好了,莫霏羽显得十分有耐心,倒是看着幻蝶的尾巴在落英当中一开一合十分唯美,直到听到了那只着急慌张的幻蝶说清楚了来由之后,才皱了皱了眉头,而后,纵身朝着院子外边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