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四十二章 一事相求
    一心决定留下莫霏羽独自在巫府享受的萧林奇,此时正在大街上溜达,由于这个小镇的百姓本就少,故而,供他们赶集买卖的也就只有这一条街道。

    百姓们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出现,立马十分热情地拿起自己摊位上的物品欲赠给萧林奇,萧林奇这回反应倒是快速,连忙摆手拒绝,而后询问到:

    “各位的恩情已然心领了,只是又一事相求,还望各位能够帮在下一个小忙。”

    萧林奇实在不想自己是纪王爷的身份暴露,故而收起了一口一个本王的习惯。

    村民们倒是好客得恨,尤其是对解救了自己的恩人那更是好得无话可说,连忙淳朴地回到:

    “恩人莫说是一件事,就算是十件事,只要是集我们镇的能力办得到的,都会给恩人办得投妥贴贴的。”

    “不知各位谁家中有马?”

    “马自然是有的,只是不知恩人要这马究竟是为何呢?”其中一人好奇地说到。

    萧林奇面色一沉,显然没有想到村民们生性淳朴,却也是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那股不明白缘由便不给的劲儿倒是足得很。

    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倒是瞧出了萧林奇眼中的无奈,见他一脸不可说的神色,立马联想到了自己害怕自己那口子时的表情。

    于是,颇有经验之谈地上前小声问到:

    “恩人莫不是与你夫人闹别扭了?害怕夫人赶你出马车这才决定备上一匹马有备无患?”

    萧林奇顿时嘴角抽搐了一下,若不是面对这群不会术法的村民,他只怕早就挥刀质问对方究竟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这边如此之多的人围绕着他,这个悄悄话还能叫做悄悄话吗?

    简直就是掩耳盗铃好吗,周围那些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此刻都已然听到了。他正欲开口反驳说他与那个青衣女子并非夫妻关系,可转念一想,若他真这般说了,按照这群村民的八卦程度,接下来是不是就会追着他问莫霏羽和他是什么关系了,或者他喜不喜欢她,她喜不喜欢他之类的。

    总之,无论问什么,显然都是在浪费他的时间,所以,他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地先要到一匹马才是正经事。

    他离开这里之后,这些缠人的问题便会落到了莫霏羽身上,如此正和他意了,看她最近嚣张的模样,他一看便来气,还真当让这群村民也磨砺磨砺她的毅力才行。

    “惭愧惭愧。”萧林奇抱着让莫霏羽吃瘪的心态应着,可这些看着他的女子一个个的拿这种眼神瞧着他又是为何?

    哎,他这该死的皮相呀,迷倒了不知多少万少女。所以,对于自己外貌这一点他还是颇为自傲的。

    萧林奇的话一出,一旁的女子们纷纷充满艳羡地看向了这个惧内的好男人,心中感慨自己家的男人为何长得平平无奇、赚的钱也刚好够养家糊口,每日里却十分凶地对自己呼来喝去。

    而眼前这个红衣男子不仅长得俊俏、还有一身的术法,最重要的是家中凭夫人做主,平日里的吃食可都是他从外边拿进巫府的,这两日她们并未曾见过他夫人露过脸。

    正所谓没有对比便不知人家的夫君有多好,简直就是她们羡慕不来的如意郎君呀。

    “既是如此,我稍后便将我家的马牵到巫府路边的那颗杏树下,也算是谢过恩人对我们镇的救命之恩了。”

    “感谢这位乡亲的帮助,但这买马的银钱还是得给回你的。”

    萧林奇说着,便快速地将一片金叶子塞到了他的手中,在对方伸手要还回来之时,他纵身一跃,跃过了矮墙而后翩然落地,便朝着巫府的方向走去了。

    谁知,他的脚才踏入巫府,眼前的景色立马便变成了天辰派山脚下的那条山路,高上密林、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简直一模一样。

    在蜿蜒曲折的阶梯上站着一个青衣女子的身影,而后缓缓转身过来看着他笑得满脸灿烂。

    “师兄,你可以背我吗?”

    萧林奇差点便以为是谁设下了一个高级的空间传送法阵,可当他瞧到眼前莫霏羽那双有些清冷的眸子里居然满是甜甜的笑意,顿时便化出了手中的长刀,毫不犹豫地一刀砍向了那个青衣女子。

    刀锋如同破开了一层迷雾一般,将那个看似真实的青衣女子砍成了一段虚无缥缈的雾气,亦或者说,那个青衣女子本就是虚无的。

    “他?他竟然破了我的幻术。”

    一个如同孩童一般的声音在萧林奇的耳边响起,先是惊讶而后又充满崇拜地说到:

    “你好厉害呀,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有人这么快就能破了我幻术之人。”

    这时,萧林奇才瞧清楚了超控方才那一切的竟然是一只小小的蝴蝶,不,准确来说它只是长得像一只蝴蝶,可它却拖着一条蛇尾,尾巴末端还长了薄薄的鱼尾状的薄翼,一双眼睛就这般天真无邪地盯着他。

    若是换成其他人甚至是莫霏羽来说这句话,他是定然不会相信的,可眼前这个声音加上这个纯真的眼神,他确确实实相信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若非修成人形的灵兽,就算是术法高深的修仙者也是听不懂的,你之所以能听到幻蝶灵兽的声音,是因为本小姐手中的这个。”

    莫霏羽说着便缓慢地从前边一步一步走来,手中拈着一张符咒,一双圆大的眼睛当中有这一股极其冷漠的神色。

    竟然是传音符咒,所以说方才的声音不是那只幻蝶灵兽的,而是莫霏羽的。然而,还等不及他质问她戏弄自己,她倒是先他一步开了口。

    “王爷方才可是一丁点犹豫都没有,难不成,本小姐在王爷的心中就是这般该一刀砍死之徒吗?”

    “怎么说你也是本王的师妹,本王还不至于眼瞎,随意拿刀指着我天辰派之人。”

    虽说方才的青衣女子与莫霏羽长得一模一样,可莫霏羽却绝对不会那拿着甜到纯粹的眼神看着他,就算是说着撩拨他的话,她眼中的神色也是淡然的,如同历经了生死一般淡然和超脱,可又不然如此,有时,她眼中那股子坚韧倒是倔强到令人心疼。

    所以,光从眼神上他便看出了那人不是莫霏羽,更何况,以墨霏羽的性子,定然会直接那赌约来威胁他,而不是这般客客气气地询问他的意见,故而,他才敢断定眼前的景象是假象。

    “哦?那本小姐是不是就可以断定,王爷对本小姐了如指掌,所以方才才会这么快地破掉幻蝶的幻术。”

    她说得意味深长。

    “你非要自作多情本王也拦不住你,还有,本王如今前来不过是为了提点你这一路上你得自力更生了。”

    萧林奇说完告别的话转身就走,他也不知她是从那里拐骗来这么一只傻灵兽的,心中却想着多一只灵兽她这一路上定然会更加安一些,那他也能安心地当个甩手掌柜了,正乐得轻松。

    然而,他才跨出门口,衣领便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他以为是莫霏羽,便一脸无奈地转头,正攥起了拳头准备以拳威胁她。谁料,那拳头险些便要挥到了那个扑腾着翅膀的幻蝶。

    幸亏他及时地停住了,可那只幻蝶却被他的拳头吓晕了,飘旋了几下尾巴便闭上了双眼,而后径直地朝下跌落。

    “哎。”

    吓得萧林奇连忙张开了双手,接住了那个往下坠的小小身影,而后,生怕弄伤它似的,既不敢动它一分却也不敢将它随意丢弃在一旁,一双;剑眉已然急得都要出鞘了。

    “怎么办?”

    萧林奇只好将求救的目光递向了一旁的莫霏羽。

    莫霏羽赶紧收回了嘴角的笑意,这时才一脸正经地朝着他走来,先是盯着他掌中的幻蝶左瞧瞧右瞧瞧,而后,在对上他关切的目光时,才故作高深地清了清嗓子。

    “不过是方才布下幻阵太过耗费术法,此时因为术法低微而暂时昏厥罢了。王爷只需给它渡一些术法,定然能够醒来。”

    “等等,你利用心思单纯的幻碟设下这个幻境,我姑且能看在师兄的面子上原谅你这次的胡作非为。”

    萧林奇说着便将手中的幻蝶朝着莫霏羽递了过去,十分不解地说到:

    “可它是你的灵兽,本王可不会不代你照顾。”

    她赶紧后退了几步,一边摆手一边说到:“本小姐可不会收什么灵兽妖兽的。之所以还留着它,不过是为了借它的幻术戏耍一下王爷罢了。如今本小姐的目的已然达到了,那么留着它也没什么用处了。”

    “你……你真会如此铁石心肠,依我看,它跟了你这般的主人才是它这辈子的不幸。”

    被他人这般指责她狠心,上一世遭受灵兽背叛的她如鲠在喉,只得转身缓解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恨意,而后顺了一口气,背对着他冷冷说到:

    “我与它并未缔结主仆契约,它的死活自然与我无关。”

    萧林奇看着那个转身就走的青色身影,心中被她这一番言语所震惊,隐隐觉得莫霏羽变得有些心肠歹毒了起来。

    那双才伸出的手,唯恐一只无辜的灵兽死在自己的眼前,便心疼地伸回到了自己的怀中,一边渡过术法给它,一边出了巫府大门朝着那颗杏树的方向走去。

    回到房中的莫霏羽深呼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吐掉,这时才心平气静地到案边,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封信。

    而后,仔细地封好便出了门,走到了正在树下乘凉的车夫面前,递过去吩咐到:

    “找个人,务必亲自送到楚以墨的手上。”

    见车夫行礼后转身欲走,她又连忙说到:“还有,一个时辰后,我们继续赶路。”

    车夫只是按照吩咐点了点头,而后便朝着院外走去了。

    终于可以偷得片刻清闲的莫霏羽,独自来到了湖心亭出乘凉,正打算眯会儿眼,便听到一个声音惊扰了她的安静。

    “我知道你在你在里面,给我出来,你若是不出来,当心我一把火烧了这里。”

    少年的声音急躁而后任性,甚至带着三分不计后果的顽劣,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为要紧的是,正在莫霏羽打算冷处理时,居然闻到了浓烟的气味,气得莫霏羽拍案而起。

    他居然真的拿火在烧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