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三十四章 叛变的真相(下)
    二三四赌坊顷刻之间便遭遇了妖怪的血洗,四千斤看着与妖怪站在同一阵营的孙守一,正等着他解救这里的几十号弟兄的他,眼中依旧坚信他是不会背叛他们的。

    孙守一显然在四千斤的眼中看出了希冀,正在一边拼杀一边分神瞧他,心中顿时五味杂陈。可心中纵使再不情愿,他也得狠下心。

    “兄弟们,既然你们老大交代了一个不留,那这两个人可否交给我?”

    孙守一高声嘹亮地说着,手中的剑指着他们的方向,眼中的愤怒像极了对方灭了他家的模样,在众妖之下愤然上前。

    “因为,我与他们有仇。”

    “呦,竟是个公报私仇的。”

    其中的一个妖怪率先戏谑地说了出来,他们妖怪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公报私仇之辈了,已然见怪不怪了的他们只需按照老大的命令,灭了二三四赌坊,再顺便夺走他们的术法修为即可,其他的,他们可没那闲工夫理会。

    于是,另外一个领头的妖怪一刀砍掉了手边之人后,便转头朗声说到:“既然如此,兄弟们,我们便满足他吧。”

    “杀他、杀他、杀他。”

    妖怪们默契地高声喊着,手中的法器却从未停止过,杀戮一旦开启便是不死不休。

    之后,便是妖怪血性义气的一阵附和声,堪比战场之上的战鼓,恍若是死者愤怒哀嚎的缘由。

    四千斤显然不敢相信昔日同生共死的兄弟今日竟成了仇人,而许久未见二哥的三劈斧丝毫不畏惧前边站立在同一战线的孙守一,气得怒目将手中沾满了鲜血的巨斧指着前边扑闪着黑色蝙蝠翅膀的男子,质问到:

    “二哥呢?你将他如何了?”

    “你说二把嘴吗?他平日里向来也就一把嘴巴了得了,所以说呀文弱书生皆是无用之辈,我才捅了一刀便扛不住了,如今尸体还在外边呢,你们可要出去瞧瞧?”

    孙守一邪魅的眼神如同一只身处黑暗之中的蝙蝠,变得深不可测了起来,那双已然妖化的眼睛,盯着四千斤心中直发毛。

    “大哥,你是不是骗我的?你一定不会对我们下手的对不对?”

    “四弟,你还和这种背叛兄弟之辈啰嗦什么,依我看,便应当一斧头砍了这妖怪。”

    三劈斧说话的同时,手中的斧头已然朝着半空中的人影劈了出去。已然妖化了一半的孙守一翅膀一横,便快速地避开了那把斧头,而后手中的剑快速地朝着三劈斧刺了过去。

    三劈斧显然没有预料到妖化的他速度快到他连斧头都没有回到手中,那把剑便朝着自己直直地刺了过来,正躲之不及之时,一只手拼尽了力地用术法顶住了那把正朝着他刺来的剑。

    “四弟。”

    三劈斧看着拼死将自己推到一旁的弟弟,心中愤怒更胜,斧头快速地再次挥去。

    然而,他们两人联起手来也依旧不是已然妖化了的孙守一的对手,他一阵鸣叫,便震落了那把飞来的斧头,而后,手中的剑刺入了四千斤的皮肉。

    “四弟。”

    三劈斧愤怒冲来欲救自己的弟弟,却被他手中的术法狠狠地勒住了脖子,三劈斧被强迫压在了原地,退而求其次的他只得以术法抵住那越来越紧的脖子术法。

    “这便是你算计我的后果。”

    四千斤胸膛传来的疼痛,使得他清清楚楚地清醒了,眼前之人已然不是他的大哥了。

    再次还击的他被对方用术法牵制得死死的,自己手中的术法已然被他用另外一只手掌对抗着,已然没了还手之力。

    “还有,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人和妖怪注定就是天敌。”

    孙守一眼中满是无情与冷血,将手中的剑彻底刺入了他的胸膛,丝毫不带一丝丝情感地说到:

    “而你竟然还愚蠢到喊一个妖怪大哥,那我这个作大哥的,今日便亲自教会你这个道理才不枉费你喊我一声大哥了。”

    一剑穿身而过,他已然用疼痛的教训彻彻底底地认清楚了,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半妖。

    然而,他竟然还会对孙守一心存一丝希望,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他竟然到了生死关头才明白这个道理。

    “四……”

    三劈斧只来得及含糊地说了一声,便被孙守一用术法拎了起来,狠狠地甩到了身后的暗河之中。

    而后,他丝毫不带含糊地抽回了手中的剑,便将四千斤也一并扔了下去。

    他刺四千斤的位置恰好避开了要害,而那处看似法阵密布的暗河,他当时布置法阵时赌的便是他们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险象环生之地,不敢踏足。

    故而,从未有人跳进去过,其实是他为二三四赌坊设置的最后一个逃生的所在,这几年来他生怕二三四赌坊会潜入奸细,故而从未和他人说起。

    然而,二把嘴他只是刺入了三分,便将他原地敲晕了,便从未伤过他分毫,而那些前来的妖怪显然也不会对一个死人下手,更何况还是一个术法低微到微不可查的死人,便更没有理由回来再补上一刀了。

    所以,自打他回奇艺城之后,便想着将这件事调查清楚,没曾想,海月却找到了他,并且告诉他有一个女儿,还未曾他高兴过一盏茶的时间,她便说出了女儿的噩耗。

    “海月,你究竟想说什么?”

    墓穴之中,急着出去的萧林奇不耐烦地催促到。

    “当年,拜四爷所赐,我在酒醒之后一怒之下便找妖王借来了妖怪,血洗你们二三四赌坊才能出了我这口气。”

    海月恶狠狠地看着一把胡子的四千斤,心中极为畅快地瞪了他一眼,在对方诧异的眼神当中,借着说到:

    “谁知,这傻子竟然反客为主,来了个以死逃生,借着暗河救了你们。没曾想却被你们追杀了这么多年,他还真是将当年的傻气贯彻到底了。”

    所以,海月是从妖怪的口中知晓他是半妖的,而不是从二三四赌坊知晓的。

    孙守一心中一惊,若非他动弹不得此刻定然会跳起来质问她了。

    四千斤看了一旁的三劈斧一眼,心中已然混乱,可当年,三劈斧救他出去之后,他确实还活着,可转念一想,他还是不肯相信自己当年血的教训竟然是错的。

    “海月,你这般大费周章地要杀我,又为何留我性命到如今?这般勾结妖怪的谎言我奉劝你还是少扯为妙。”

    她一定是为了拖延时间才故意扯了这么久的。

    于是,四千斤看着萧林奇说到:“纪王爷还是赶紧将她带走吧,免得她在此拖延时间。”

    “我的真话你不信,他的谎言你倒是信了,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生而为人呢?哈哈哈……”

    海月说着便捂住肚子起来,然而,纵使是笑她也依旧笑得十分端庄得体,使人瞧着只会被她的仪态所吸引,而不是微笑本身。

    “哪来这么多废话。”

    萧林奇显然没有了耐心,架在她脖子上的刀立逼近了一分,简明扼要地说到:

    “走。”

    “慢着,我今日心情好,便将当年的事情和盘托出了吧。”

    海月收敛了笑容,目光极其厌恶地瞪了过去。

    “你还真当以为自己这些年的安稳,是靠着纪王爷在奇异城围起来的几卷法阵才安然无恙的不成?”

    海月说着便狠狠刮了四千斤一眼,三劈斧立马挡在了自己弟弟面前,警惕地举起了手中的巨斧。

    无论如何,上次都是他无能才连累四弟受了伤,这一回他一定要沉得住气,只身边之人的安危。

    海月歪着脸,冷笑了一声说到:“若不是妖王大人需要你重开二三四赌坊,你真当我会放过你吗?”

    “最后,我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当年我为了让二把嘴更乖一些,可以心无旁骛地替妖王大人办事,砍了他一双腿警告他,若他胆敢不从,下一个砍的便是他妻儿的双腿。”

    孙守一心中猛然一震,所以,因他一人便惹了这么多的祸事。他深知海月这是将四千斤他们对他的转移到二把嘴上,可心中依旧对她的话半信半疑,更加不希望她所说的话是真的。

    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便是那个美好而高贵的她,竟是这般心思歹毒的女子。

    “你的意思是说,当年的逃生密道之所以会被妖怪知晓,是二把嘴告的密?”身为局外人的萧林奇立马便抓住了其中的重点,看着那张笑得满脸得意的侧颜,问到。

    萧林奇见她沉默不语,便立马看向了四千斤。然而,四千斤虽说谁也不信,却还是在脑中快速地对海月的话进行了推测,她无非就是想他们放过孙守一罢了,然而,二三四赌坊有内奸他是知晓的,只是目前还未曾明确地知晓是谁罢了。

    若真如她所说的那般,二三四赌坊的内奸是二把嘴,此时只怕……

    “无论如何,我们兄弟都对王爷的恩情铭记于心,事情紧急便先行告辞了。”

    四千斤着急地对萧林奇行了一礼,见他点头示意便立马看向一直守在他身旁的三劈斧,朝着地上动弹不得的孙守一瞥了一眼,说到:

    “三哥,带上他,我们走。”

    他们前脚刚走,萧林奇便已然用术法将海月的手捆上了,正推着她走在自己的前边,出了墓门。

    “纪王爷,他们着急回去收拾残局,你这般着急地送我出去,可是会后悔的哦。”

    海月那慢慢悠悠的语气再次响起,可脾气本就暴躁的萧林奇显然不吃她这一套,化出了大刀抵在了她的后背上,威胁地说到:

    “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将你手脚砍了提着你的头走。”

    “纪王爷你这暴脾气也着实该收一收了,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那个还未曾进天辰派大门的师妹,此刻正遭遇什么不测呢。”

    萧林奇看着那个理直气壮地回眸的女子,皱眉问到:

    “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