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于陵 > 第二十章 狩猎
    茂密丛林,一片片麻雀被惊得飞起离去,大批身着黑甲的卫士出现其中环视四周,原本在其中的历练的普通修行者不明其中情况。

    统领黑甲之人走到阵前,此人身覆银甲,目视着除身后卫士之外的众修行者大喊一声,“清场了!金氏家族在此狩猎,闲杂人等尽皆退去!违者武力驱逐!”

    这些没有背景的普通修行者闻言色变,脸上都是不甘之色,却也无可奈何,只得返程而去。

    这片丛林是金陵山脉中的一处历练之地,金陵山脉之中各系低阶妖兽众多,适合同样等级较低的修行者在此修炼,但其中不乏三星、四星妖兽也就是相当于人类开元、成府境界,若无势力想要在此历练,恐怕要有丢掉性命之危险。

    幸运的是曾有强大修行者经过此地,在部分金陵山脉中留下一道封禁,三星及以上等级妖兽不得入内。

    所以金陵山脉周边地区众多低等级修行者都愿意来此历练,一是增加力量,二是获取妖兽毛皮、晶核换取修炼资源。

    最怕的就是这些大家族的人前来狩猎历练,无势力修行者遇到这种情况敢怒不敢言,只得铩羽而归,择日再练,或者去其他危险地区小心行事。

    金氏家族就是金陵山脉周边的大家族之一,掌权者拥有成府境界实力金系修行者。

    “哟呵,好一个金氏家族呀,威风!”“是呀,是呀,嘻嘻。”这片历练之地的另外方向传来了两个声音,原来是又出现了两方势力,边向这边靠近边戏谑的嘲讽着。

    “我道是谁,原来是清风院的小少爷和鸣翠楼的小公主。”黑甲卫士分成两股,中间走出一金甲青年。

    他是金氏家族掌权者的次子,名为金雨轩。清风院和鸣翠楼的说话之人则分别是刘和风,玉子璇。

    “天气这么热,还非要穿这一副亮晶晶的装扮,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是来狩猎的是来相亲的呢。”玉子璇一身粉衣,声音清亮,没有粉黛装扮,看起来就有些泼辣,一边打量着金雨轩一边揶揄。

    刘和风在一旁则没有过多言语。

    “不要多说无用之话,你们不也是收到风声来这抓那晶刺幼虎,既然如此我们不如落下个赌注,看谁能狩猎得到。”金雨轩望着二人说道,有些挑衅意味。

    三人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谁还能没点脾气,得到两人的同意之后,三人留下赌注,就进入历练区域开始了狩猎。

    密林深处,青灰相间的衣服下一个清秀少年在小心翼翼的潜行。

    凑的一声,少年鱼跃而出,下一刻一个花白相间的兔子出现在了手中,“小兔兔,就决定是你了,当我的午餐。”兔子红着眼睛瞪着他,不知道是要跟他拼命,还是在悲伤难过。

    安于陵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猎物。

    这是他在此密林之中历练的第三天了,临走之前药老头留给他的包裹中的地图与卷宗,上面介绍着这片大陆上的基本情况,并在上边标注着各个修行之地适合的修行等级,各类基础妖兽的属性能力的简要介绍。

    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手里的动物了,花斑兔,肉质鲜美,攻击性低,妖兽等级一星。

    这几卷卷宗在安于陵的眼睛里不是介绍妖兽的工具,而是一份食谱,许是药老头的药庐中药材吃的太多,出了门就赶忙想换换食材,吃点野味。

    正吃着东西就传来金氏家族要求清场的声音。

    安于陵在三天的历练过程中,结识了不少没有势力的修行者,这些人多修行的是家族之中传下一些低端不完整的修行典籍,或是拍卖某些宗门传出来的不完整副本。

    历炼之地中的妖兽大多是一星妖兽,所以一般的修行者都能应付的来,遇到二星妖兽或是一起对付,或是两方同时逃跑,危险总归来说不是很多。

    和这些修行者同行休息期间,了解到了很多金陵山脉及其周边的消息,近期有不知名的修行者传出消息,说是此地有一只晶刺虎,不过有些不寻常的是这晶刺虎即将进阶三星妖兽。

    妖兽进阶之时是它弱点最明显的时间,如同普通的修行者一般,妖兽也要从内部完成进化,通常需要寻找僻静之处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完补充消耗的能量,这也就是它最容易被击杀的时机。

    晶刺虎是成长型妖兽,本身更是有七星妖兽剑齿虎的部分血脉,修行时间越长就越强大,将来没准能达到五星妖兽境界。

    所以有很多修行者慕名前来,希望能碰碰运气,若是能得到晶刺虎的晶核,修炼金系或强化身体都是上上之选,可以省去极多修行资源。

    运气好能抓到活生生的晶刺虎的话,交易得到的修炼资源没准能助自身摸到开元境界呢。

    “那些人所说的金陵山脉三大势力来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安于陵满不在乎,“小爷我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想走,谁能赶我走?”

    安于陵得到消息之后也产生了好奇心,既然开始行走修行,遇事即躲还谈什么修行,那必然应该寻求更多的际遇。

    何况药老头还告诉我,我的身体什么能量都能吸收,吸收的越多对我越好,这晶刺虎必然要去凑凑热闹,因为他有变强的理由。

    “五年了呢。”少年低声轻喃,又缓缓抬起头痴痴的望着北方,侧脸已经不再稚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