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于陵 > 第六章 三个时辰(二)
    闪烁光幕之中的人影,留下这样的一句话,就将一脸无知的安于陵留在在整个庞大星梦空间之中,可这样简单粗暴的过程,却因为时间和空间的交错过了一个时辰。

    “你倒是告诉我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呀。”安于陵冲着光幕人影消失的地方大喊道,“哎呀,说这么几句话就走了,陌生人就是不可靠,还得靠自己呀。”

    那刚刚消失的光幕人影,若是可以听到,定然会回来从光幕之中伸出手来,将他的屁股打开了花。

    环顾这个静谧的空间,毫无其他的声响,就似真的站立在那无垠太空之中,看着往来的行星沿着既定的轨道重复运行。满天星斗,如一双双眼睛注视着这个陌生而且渺小的生物,想看看他有如何动作,或是滑稽的表演。心智不坚的人必定会被着安静的可怕的空间逼到绝望的疯掉。

    但是!此间少年,却不是一般人,从小孤独的生活让他不再害怕孤独,不是生活给了他兴趣和快乐,是他在给生活找乐子,现在的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不再站着,反而躺了下来,秉承着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的古语,平平静静的休息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安于陵也整理好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明白了要想从这个空间里出去就要理解刚才光幕人影所说的话,开始回想着刚才人影对他说的那句话,“星梦空间的秘密就是一句话,不要放弃拥有眼前的一切,留意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什么是眼前的一切,什么又是脚下的土地。

    安于陵望着四周,只看到了星空中一颗颗不断闪烁的星星,脚下是一个个流动的符文,他尝试这向前迈去,想要探索这空间,却怎么也不能向前一步,仿佛除了自己所站立的空间,其他都是他不可跨越的地方。

    看着这个陌生而又美丽的空间,安于陵回想着刚才人影对他说的那句话,“星梦空间的秘密就是一句话,不要放弃拥有眼前的一切,留意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眼前的一切,脚下的土地,这是什么意思,安于陵对这句话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我的眼前都是什么呢,是这无人星空?是这漫天繁星?这眼前的一切仿佛没有什么是自己可以能探索的到的。

    想到这里,安于陵竟将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眼前浮现的是自己短短九年的过往,除去记忆模糊的儿时,剩下的便是自己在小青村受各家乡亲照拂,吃食,穿衣;稍变大些,在村中与儿童玩闹,带头上山林之中光顾各类鸟儿巢穴,下溪河之内阻水搅浑捕鱼,俨然孩童中的霸王;到变故发生之前,活跃村中气氛,加强邻里之间往来,想想都是些助人为乐还有助各种动物为乐美丽画面……现在还多了成林村的众人,这些才是我眼前的一切吧。

    那脚下的土地呢,脚下的土地应该也不是这片我从未踏足过的地方,况且我也没看到土地。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就是我从头开始踏过的每一个地方,经历过的每一件事,它们都是我最最珍贵的过往,这些最珍贵的东西才是我需要留意的吧。

    这是一个九岁儿童能想到的事吗,也恰恰是一个九岁儿童才能将这句话思考的如此简单直白吧。

    想到这些,安于陵便不再去琢磨这句话,而是细心观察整个空间,鸟儿之巢尚有不同搭法,或是泥,或是树枝,或是两相结合,同样的,整个空间也一定会有不同的结构让自己看出来,摸清楚这个空间的底细,这样才可以出去吧。

    少年开始了尝试,他每向着光幕消失方向也就是他的正前方迈出一步,或者跳跃前行,都会出现流动的符文将他原路推回。少年又伸手去触摸眼前星辰,可是总会有无穷阻力让他的手抬不过头顶。伸不出以他为中心得圆柱体,反而是向后倒退没有任何阻力,可退着退着脚下符文色彩竟变得黯淡下来,随着退的越多,脚下的触感慢慢变得柔软并开始碎裂。

    这样的变故让安于陵心中产生了害怕的情绪,往前走不行,往后退可以却要碎裂,若是碎裂之后无处容身,掉落而下,这可怕星空如万丈深渊,三个月之前的大难不死,怕也难产生所谓的后福了吧,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也开始恐惧。

    变故和犹豫之下,时间又过了一个时辰,少年也不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