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时瑾姜九笙浴室沙发 > 36.距离见到你还有两千字
    秋夕的清晨。

    虽然天色还没有大亮,但各家各户都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

    对南国人来说,秋夕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代表着丰收和感恩,甚至比春节更隆重。

    “知恩,快把那份芋头汤递给我。”

    听到母亲的催促,穿着一身南国传统服饰的李知恩赶忙加快了脚步。

    在这一天的清晨,家家户户都会摆好新谷、水果酒、松饼、芋头汤和各式各样的水果,祭拜祖先。

    这也就意味着家里人都得早早起床进行准备,以免误了时间。

    将最后一份祭品摆上桌面,李母总算松了一口气。

    就秋夕佳节而言,她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

    在男子继承家族正统的南国,祭典的正式环节是由他的丈夫来主持。

    祭典开始。

    主祭的李知恩父亲带着她的弟弟李钟勋,先把家里的大门打开,意指请老祖宗进到家里来。

    然后回到祭桌前,烧香、献花与献酒,率领家庭成员行叩礼。

    跟随着母亲早起忙碌了很久的李知恩这会儿已经是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迷迷糊糊跟着李母的动作进行祭拜,每个动作都要慢人一拍。

    好在此刻也没人关注。

    一通繁琐的祭礼之后,李父又率领着家族成员对祖宗行叩礼,恭送祖宗。

    大人们将祭酒喝掉,然后开始吃团圆早饭。

    这时李知恩才打起了一些精神来,很有兴致地听着父亲一边吃饭一边数落自己的倒霉弟弟。

    她的父亲是比较传统的南国男人,对李钟勋这个家中唯一的男丁,总是有着更严厉的态度。

    好在李钟勋经历了多年的磨炼之后,已经能够做到将父亲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同时还能点头示意自己正认真接纳着父亲的教训。

    好像个没有感情的点头机器。

    而李母这时虽然也在座上,却并没有插嘴父子两人的对话。

    她正忙着将祭典后的各类食物和水果装盘。

    “知恩,这是你要的两份松饼,我单独分装好了。”

    李母将两个木制的食盒推到李知恩身边。

    “谢谢哦妈!”李知恩眉眼弯弯,一下挽住了自己母亲。

    正在给李钟勋传授自己几十年人生经验的李父这时也投来了自己好奇的目光。

    “知恩是要送松饼给朋友品尝吗?”

    “对,知恩的朋友秋夕不回家,所以这次就多做了一些。”李母笑着替她回答了。

    “不错,在你这个圈子工作,有时忙碌起来确实来不及和家人团聚,是很遗憾的事情。”

    李父有些感慨地点点头,想起了自家女儿这几年来从年头到年尾也是是行程不断,少有时间和家中亲人见面。

    “既然留在汉城过秋夕,那你去送一些糕点也是好的,表达一下心意。”

    李知恩脸有些红,最后只说出了一句:“我知道了,阿爸。”

    “什么时候去送呢?用不用让你弟弟陪你过去?”

    “不用的不用的,阿爸,钟勋这家伙只会添乱,我晚上自己过去就好。”

    李知恩连连摆手。

    “我怎么就只会添乱了,李知恩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夜里私会,哼哼。”

    沉默了一早上没得到发言机会的李钟勋终于得到了反击的机会。

    “李钟勋!你......”

    李知恩小脸涨红,刚想要出声反驳,但李父却一下抢过了话头。

    “李钟勋,你这个臭小子,你在学校里就只学会了对姐姐直呼全名吗?”

    “我教你的礼仪,都被你丢到垃圾桶里了?”

    装了一早上机器人的李钟勋哑口无言,再次回到自闭状态。

    倒是李知恩的母亲认真地打量了一眼李知恩的神色,有些狐疑。

    难道我昨天的话,见效这么快的吗?

    一家人在吵吵闹闹中,结束了一顿团圆早饭。

    而此时,远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刘仁娜也打了好几个喷嚏。

    ······

    “秋夕快乐,金教授。”

    陈安站在金泰源教授家的门口,对给自己开了门的老人躬身行了一礼。

    “快进来快进来,好多天没看到你了,你小子跑去洪成河那边倒是挺勤快的。”

    金泰源脸上挂着熟悉的爽朗笑容,拉着陈安的手,进了家门。

    考虑到南国人秋夕佳节会早起举行祭礼,陈安就没有太早过来打搅,而是等到接近早上十点的时候,才叩响了金泰源教授家的门。

    此时金教授家中也是亲人齐聚,正围坐在一起饮茶和观看电视节目。

    于是陈安就在玄关处止了步,将手中的礼盒递给了金教授,开口说道,

    “教授,我就不进去打扰您和亲人难得的团聚了。”

    “来南国这些日子里,承蒙您的照顾,一切都很顺利。秋夕放假,闲暇之余我自己做了一些华夏的月饼,就想着给您送来一些,表达我的感谢,希望您不要嫌弃。”

    金泰源惊喜地接过陈安递过来的月饼盒子,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进了家中客厅。

    陈安只好进了他家客厅落座,在金教授的介绍下,和他的家人一一问好。

    他的子女如今在南国各界也是小有成就的人物。

    金泰源此时的介绍,也算是将陈安作为自己的半个门生引入了自家的圈子。

    “有心了,真是有心了,味道也很好。”

    金教授取出一块月饼,先分了一小半给自己的最小的那个孙子,然后才自己咬了一口。

    “不过是几块月饼而已,教授喜欢就好。”

    陈安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接过金教授递来的南国茶点,品尝了一下。

    “如果不是前两天和洪成河那老家伙碰了面,我都想拉着你给我当个孙女婿咯。”

    金泰源没有顾忌地开着玩笑。

    “教授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不过,这和洪教授又有什么关系?”他有些困惑。

    “嗯?洪成河分明和我说,你和那个林允儿......”

    “不、不是,我和她还不是那种关系。”

    金泰源教授还没说完,陈安就急忙开口打断了,一向淡然的他此时脸色微红,附近众人也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林允儿这个名字,大多数南国人还是听过的。

    “那是老头子我失言了,慢慢来也好,不过这姑娘下手可真快啊......”金泰源感叹着。

    陈安张了张嘴,最终颓然放弃了解释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