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时瑾姜九笙浴室沙发 > 29.眼中的倒影与心中的你
    ······

    洪成河轻轻叩了叩讲台,教室里安静下来。

    他才正式开始了他今天的授课。

    “可能有很多同学好奇,海运行业有什么值得一讲的呢?就近些年来看,我们国家的海运行业并不景气,确实乏善可陈。”

    “但我们经济学研究的根本在于透过现象观察本质,普通人只看到海运行业的不景气,而我们要看到的是海运行业不景气背后所体现出的经济规律。”

    “前些天我给在座的各位同学简单阐释过行业的周期性,而今天想要和大家讨论的国际海运就是一个典型。”

    陈安饶有兴味地听着洪教授的侃侃而谈。

    今天来上课的学生都处在本科生阶段,所以他的讲授也更倾向于用浅显的实例来增进学生对于经济规律的理解与把握。

    “我们南国的HJ集团,相信各位都是有一定了解的,HJ海运之所以走到了破产清算这一步,就是因为没有能够在亏损阶段坚持下来。”

    当洪成河讲起本国的实例时,学生们的注意力明显都集中了一些。

    HJ集团在南国一众财阀中相当有名的一家,HJ海运虽然只是其子公司,但这种轰然倒塌,对于笼罩在财阀阴影下的南国人来说仍然是一件足够震撼的事情。

    “如果有同学关注过HJ海运的历年财报,就不难发现,2016年前三季度,HJ海运累计亏损了3.4万亿韩元,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就在2015年的前三季度,HJ海运还盈利1056亿韩元,能勉强维持局面。”

    “这种突然间的脆败,就是周期性行业洗牌的体现。”

    “具体而言,其周期性表现在海运价格高的时候,海运公司们会基于逐利的目的向船厂下单新船,增加运力。”

    “而运力的的快速增加会在某个时刻达到冗余的程度,再叠加需求的向下波动,这时候运价自然竞相下跌,各个公司的亏损就开始了。”

    “亏损到达难以承受地步的时候,部分企业破产退场就成了必然。”

    虽然对这些知识都有所了解,但陈安还是用心听了下来。

    毕竟洪成河是南国的经济学学者,对于其本国产业的研究肯定是要远强于陈安的。

    虽然他今天的讲述面向的对象是本科生,内容比较浅显,但一些独特的思考角度还是给了陈安很多的启发。

    时间在洪教授讲课的声音中缓缓流逝。

    “吱呀”。

    一个人在陈安身边坐下。

    他正专注于在纸上写着自己的一些想法,因此倒也没转头去看,只以为是哪个迟到的学生偷偷从后门溜了进来。

    陈安察觉到来自身旁的视线,有些不太自在。

    这个人不好好上课,总盯着我看做什么?

    他放下笔微微侧头看向身旁,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不仅明亮,而且还很熟悉。

    看着身旁用口罩遮着下半张脸,笑得眉眼弯弯的林允儿,陈安睁大了眼睛。

    “你......”

    他下意识想要出声询问,却突然想起现在是上课时间,临时又把话咽了回去。

    取过手边的草稿纸,陈安写了下了自己的问题,移到林允儿面前。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一个外校人士都能来东国大学听课,我一个本校毕业生怎么就不能来继续进修了?”

    林允儿接过纸张,快速写完又移回给他。

    陈安看着她振振有词的“反驳”,有些无语。

    我一个学国际经济法来这里凑热闹也就算了,专业上多少还算相互牵涉,但你一个学戏剧的跑来这里是不是有些过于离谱了?

    “进修,林允儿你确定你听得懂吗?”

    林允儿看着陈安写在纸上的问题,又扫了一眼他之前写在纸上的笔记,眨巴眨巴眼睛。

    这个家伙是在嘲讽我吧?

    感觉自己被挑衅的林允儿于是奋笔疾书,纸张再次回移。

    “就算听不懂,也总比某个人稀里糊涂跑去听了一小时冥想课要好一些呢!”

    不就是互相伤害吗,来呀。

    陈安被林允儿的犀利反击噎住了。

    不仅无力反驳,而且还感到一丝羞耻。

    陈安收回了纸张,决定避战。

    上课传纸条这种游戏太幼稚了,小学生才玩,他是大学生,要专心学业。

    看陈安被自己一句话说破防了,林允儿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见陈安转头听课不再搭理自己,她也不在意。

    一会儿看看窗外的浮云,一会儿又转过头看着陈安的侧脸发呆。

    她当然不是偶然间过来遇到陈安的。

    得知陈安在东国大学的时候,她正在S.M.公司忙着续约的事情。

    和出道时的签约不同,续约是一件麻烦事。

    刚出道签约的时候,其实话语权都在公司那边,大部分艺人并没有资格谈什么条件。

    能选择你出道就已经是公司看得起你,直接签字就是了,如果你不签,后面还有大把的人等着。

    但等到续约的时候,很多东西就有的谈了,尤其是像林允儿这样的当红艺人,合约中哪怕是一个小数点之后的数字,都是值得反复磋商的。

    而且,这次的续约还关系到少女时代这个国民组合到底还会有几人继续留在公司,这就使得其中涉及的各种问题更加复杂化。

    所以,即便双方都想着续约,但彼此之间的利益分配仍然是需要不断扯皮的。

    斗而不破从来都不容易。

    当然,真正需要操心这些的是林允儿的私人工作团队。

    她自己更多时候只是作为吉祥物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战。

    总之就是很让人,发困。

    催眠程度大概能和陈安早上听到的木鱼声相提并论。

    所以在得知陈安今天来东国大学后,林允儿果断决定逃跑。

    她先是临时找了一位上次回东国大学参加交流会时认识的学妹,拜托她帮忙打听了一下今天洪成河教授的上课地点。

    确定地点之后,她就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将谈判工作全权委任给了自己的团队。

    她自己则是直奔东国大学而来。

    不过紧赶慢赶,还是没能赶在上课之前抵达。

    好在她从教室外一眼就发现了独自坐在最后排的陈安。

    对于如何做到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偷偷溜进教室而不被发现,以前因为赶行程而屡屡迟到的林允儿有着丰富的经验。

    当然,以上这些都只是林允儿能够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教室的充分条件。

    她将身体轻轻伏在桌面上,枕着双臂,侧头看向陈安。

    这时候,上午的课程已经接近了尾声,洪成河教授开始和下面的学生展开自由讨论。

    陈安放下笔,转了转有些发酸的手腕,将目光投向身边的林允儿,对上了她的眼神。

    秋日的阳光带着些暖意从教室的窗照进来,落在她近来又留长了的头发上,泛起一层好看的淡金色。

    似乎没想到陈安会突然转过头,林允儿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在彼此的眼睛里清晰看见自己的倒影,但谁也没有先将眼神移开。

    似乎都在等着另一方先将目光转走。

    半晌,陈安先将头扭回。

    他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

    德寿宫那一天,所有夜灯亮起时,他看着她,似乎也是和现在同样的心情。

    他隐约察觉到,自己对林允儿,好像有了些微妙的转变。

    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默默思忖着。

    是她像个小孩一样赖进自己的伞下的时候吗?

    还是她抢过自己的手机将两人的合照设为聊天背景的时候呢?

    亦或是那天夜里她带着点害羞承认歌词是她写的时候?

    陈安脸上没有表情,却下意识再次握紧了本已经放下的笔。

    他不是感情白痴,起码对自己此刻的情绪还是可以分辨出来的。

    应该是多少有了一些......喜欢?

    但一想到她的身份,陈安的情绪又骤然复杂了起来。

    看陈安先转过头去,林允儿也悄悄松了口气,脸上染上一层浅浅的绯色。

    她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然后用余光偷偷观察着他,发现他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握着笔的手却用力的都有些发白了。

    于是她心中有些不可言明的愉悦。

    刺探也是爱情的一部分。

    自从李知恩出现,她就感到自己有些难言的焦虑。

    她能明显察觉出,陈安对李知恩的态度是和对其他任何人都不同的。

    虽然不能断定是爱或者喜欢,但起码对他来说,李知恩一定是特别的一个人。

    这就已经足够让林允儿心中生出患得患失之感了。

    在任何一段感情里,患得患失都是难解的问题。

    只有在见到对方、感受到对方真实的存在于自己身边的时候,这种感觉才能得到某种缓解。

    所以,这才是她此时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理由。

    林允儿低头看着桌上的草稿纸,上面还留着她和陈安的字迹。

    她心中思绪翻飞。

    其实,其他所有的条件、理由,都是我下了这个决定之后才为自己想好的借口。

    说到底就是,

    我想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