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八章 世人谁不爱钱
    一夜之间,琉璃开始在长安盛行,做工精美,玲珑剔透,比起从前西域来的琉璃,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做工精美就不必说了,关键还惟妙惟俏的。

    很多之前花大价钱,买下西域琉璃的人,这会儿见到长安城,新出现的琉璃品,差点没气的去找西域商人拼命,花了那么多钱,原来竟买了一堆垃圾。

    西域的商人,也是有苦说不出,这些东西,可都是千里迢迢运来长安的,路上经了多少险,命都搭上去了,难不成就为了运一些垃圾来骗人吗。

    实在是他们也做不出,像现在这样精美的琉璃啊,而且,这一来,最受打击的才是他们,拿命千里迢迢运来的货物,这一下,成了废品,想捞本都来不及了!

    徐毅先前听朱立贺说的时候,就大概能猜到,可能会在琉璃上,狠狠地赚上一大笔,可当朱平,真正将钱运到侯府里时,还是吓了徐毅一跳。

    这尼玛那是赚钱,分明就是抢钱嘛!

    朱平老实憨厚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他之前收到表弟的口信,以为又是替勋贵跑腿的活,内心里还隐隐有些不快,可谁知,却是这种躺着赚钱的营生。

    琉璃在长安火爆的不行,除开徐毅跟表弟的分红,他也从中狠赚了一笔,这笔钱是他一年的总和还要多,于是,这会儿望着面前的徐毅时,便如同望着财神爷一样。

    “这样下去会出事的!”徐毅看着面前的一堆钱,眼皮子都使劲跳了跳,无论多精美的琉璃,说到底还是一堆石头,无非就是物以稀为贵罢了。

    可若是等到满地都是的时候,这会儿花大价钱买的这些人,会不会因此而发疯呢,关键这朱平也不知收敛一下,逮住发财的机会,就拼命的赚,奶奶的!

    “那侯爷的意思是?”朱平到底也不是笨人,被徐毅这么一提点,当即也回过味来了,刚刚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有些犹豫的望着徐毅问道。

    这样赚大钱的机会,可是千年难遇,朱平的内心深处,可不想就此放弃,可徐毅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有人回过味来,第一个寻麻烦的,可就是他了。

    “不要光盯着长安嘛!”徐毅挠了挠下巴,这才几天的功夫,朱平就已经买出去那么多,再要是继续下去,怕是真有人回过味了。

    于是,稍稍思考了下,望着眼巴巴等着他下文的朱平,神神秘秘的道:“那不是还有洛阳啊,冀州啊什么的,再不成就高句丽,西域都成,你说是不?”

    朱平的嘴巴,顿时就惊的微微张大,自小在长安城长大,眼睛能看到的,也就长安这一块地方,刚刚听徐毅的担忧时,他便顿时有些无措,这样好的发财机会,丢了实在是可惜!

    可现在一听徐毅这话,朱平的脑袋,当场便运转起来,是啊,长安若是不行,那不还有长安以外的地方嘛!

    西域,高句丽什么的,朱平还不敢去想,可洛阳这些地方,朱平觉得倒是可以去尝试的,不过,这样一来铺的摊子,可就有点大了。

    “没事,你去好好做!”徐毅知道朱平在担心什么,于是,拍了拍朱平的肩膀,苦口婆心的道:“等你打开个这条商路,往后还有更多赚钱的生意等着你,可不光只是琉璃哦!”

    “还有?”朱平听到徐毅这话,猛地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徐毅一脸神秘的表情,目光顿时变得炙热起来,既然徐毅敢这么说,那就真的没错了。

    琉璃的生意,已经火爆成这样子,朱平不敢想象,后面徐毅所说的赚钱营生,又会火爆成啥样,想到这里时,突然间有些热血沸腾,冲着徐毅便深深一躬,态度比起刚刚,还要恭敬了几分。

    “收钱收钱!”送走了朱平,徐毅立刻在厅堂里嚷嚷了起来,这可是他在大唐赚的第一桶金,若是不叫他兴奋一下,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听着徐毅在厅堂里兴奋的嚷嚷,两名大婶跟乔安父子,也跟着一起兴奋,他们就算是徐毅的家人了,能看到徐毅这么高兴,内心里自然也是开心。

    更何况,眼前摆着的一堆钱,是个人也会兴奋不已的,乔安读书人出身,而且,还是双腿残废,即便徐毅帮着做了轮椅,可苦力的活儿,还是得让两名大婶来做。

    大牛几天前就回了药村,这孩子有点憨厚的过分,在长安待了几天,一直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刚好朱平那边缺人手,徐毅便让大牛回去了。

    所以,现在府上的苦力活,基本都是两名大婶在做,这会儿乔安看着徐毅心情好,便犹豫着建议徐毅,要不要给府上找几个伙计,这话他其实早就想说了。

    “可以可以!”徐毅的心情大好,听到乔安的这话,当场便痛快的答应下来,这么拼命赚钱,可不就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嘛,要不然,还赚那么多钱做什么。

    徐毅还准备在药村那里,盖一处大大的庄园呢,似乎满长安的勋贵们,都是这么这么干的,长安待的烦闷了,就家老小去城外的庄园散心。

    上次程处默也说过,他家就在城外有一处庄园,听的徐毅很是羡慕不已,如今咱也有钱了,那就必须盖一处庄园,里面种上果树,种上葡萄,想想都叫人兴奋的很。

    这事儿就得交给乔安去办了,到时不光要盖大庄园,还要招人什么的,徐毅才没那个心思,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似乎这点钱远远不够啊!

    徐毅禁不住挠挠头,难不成,还要继续在长安坑一波?

    虞老头对于徐毅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事情,丝毫也不好奇,倒是张氏两兄弟,一见徐毅重新出现在弘文馆,简直都要高兴坏了。

    这段日子,徐毅突然消失不见,他们还专程跑去爵府里询问,结果,自然是没得到任何的消息,心里还难受了几天。

    这会儿一见徐毅突然现身,大象,大安两兄弟,顿时跟失散了多少年似的,上前一把就抱住了徐毅,道:“兄弟可算是来了,再要不来,俺们两兄弟可就要跑大理寺报案了!”

    这话当然是夸张的,可徐毅听了还是很感动,不像程处默那厮,到现在都没个下落,奶奶的,指不定跑去那个销金窟里快活去了呢!

    “徐兄弟难道不知道?”徐毅不提程处默还好,一提到程处默,张大象立刻便惊讶的望着徐毅问道。

    “啥玩意知道不知道的,我这不刚回长安嘛!”张大象这惊讶的表情,也着实让徐毅吃了一惊,那神态就似乎,程处默出了什么大事似的,惹得徐毅也担忧起来。

    “梁师都进犯灵州,处默跟着左武军去了灵州!”眼见徐毅果然一无所知的样子,张大安顿时凑近了徐毅身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听俺爹说,陛下估摸着要对姓梁的动手了!”

    怪不得,他消失的这段日子,程处默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却原来是已经去了灵州,看来是自己冤枉了这厮,就说嘛,他这突然消失,程处默不可能不来过问的。

    灵州乃是左武军的管辖,也就是归程咬金防御,这次梁师都进犯灵州,估摸着得是一场恶战,不过,也大概是梁师都最后一次主动出击了。

    按照时间推算,李二对颉利的忍耐,也已经提到了日程,在对颉利动手之前,自然是要先拔了梁师都这个钉子,现在听张氏兄弟这么一说,那就刚好印证了徐毅的猜测。

    动梁师都,那就是在准备对颉利下手了!

    不过,这事儿跟他没关,不管是梁师都也好,颉利也罢,死了活了,都跟他没关,现在对他而言,还是赚钱为上,这个世界上,有谁不喜欢钱呢!

    虞老头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神情,徐毅早就习惯了老头这种笑,估摸着又是想要从他嘴里套诗词,活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也就仅剩这点爱好了。

    “不忙不忙!”徐毅冲着老头摆了摆手,转身将老头原本煮茶的壶,刷新干净了,换上新鲜的泉水,放到泥炉上煮上,这才坐到了老头的对面。

    上次去山谷前,虞老头就跟他在茶汤上的事,争得面红耳赤的,这事儿他可是还没忘记,这次回来,说什么都得让虞老头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好茶。

    就他那跟菜汤子一样的玩意,说是茶汤,都是十分客气的话了,按他意思,喝着就跟抹布水一样,只是碍于老头的面,没说出来而已。

    “慢慢等,不若先背一首来听听?”老头看着徐毅一进门,就开始涮洗他的茶壶,自然是清楚徐毅要做什么,只是,看着徐毅随后坐到他的对面,当即,便有些心痒难耐起来。

    这小子肚子里的存货很多,一个不小心,就能把他给惊艳到了,不亲耳听到,虞老头一刻都有些等不下去。

    于是,他便听到了一首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品着徐毅刚刚泡好的清茶,虞老头的心绪又飘忽去了泰山,感受那一览众山小的心驰神狂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