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七章 大功告成,全身而退
    徐毅又找到了突厥人,不过,这次锻造的却是两柄匕首,刚刚朱立贺的样子,让他想到了程处默,这厮也是个武夫,到时见了这匕首,免不了又是要送出去了。

    但他身上却不得不留一柄,上次爵府里出现的那厮,到现在都没着落,就算柳长东说,那厮不是奔着他的命来的,但也不可能不防着,这世上最怕的就是万一。

    其实,要是有一把手枪就好了,只可惜,农场里还没达到那个条件,到时候,如果达到条件了,徐毅发誓能把这厮的老窝都给端了!

    从突厥人那里离开的时候,又看到长孙无忌在哪里发呆,眉头紧锁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的徐毅相当无语,都不知道这长孙无忌,一天到晚究竟想些什么。

    本来都不想打招呼了,可没成想,原本发呆的长孙无忌,却反倒主动开口了:“有些不对劲,这铁块被动了手脚!”

    徐毅一听这话,顿时一皱眉,走了上来问道:“那里不对劲?”

    于是,便听的长孙无忌在哪里解释说,明明每天的淬炼出来的铁块,他都一五一十的记录在册,刚刚他也重新清点了一遍,的确是一块都不少,一块都不多的。

    “那不就结了!”徐毅听完长孙无忌的这话,禁不住微微愣了愣,道:“不多不少,那还不正常吗?”

    “本来是没错的!”长孙无忌说着话时,目光却盯着徐毅问道:“问题是,某家根本没将你拿的三块,算到这里面去!”

    靠!

    徐毅听到长孙无忌这话,当场便有些哑然的张张嘴,他这三块可是从农场里拿的,压根就没想过,长孙无忌竟然会这么事无巨细,一时间竟是尴尬起来。

    “偷偷拿的,应该没事吧!”哑巴了老半天,徐毅这才尴尬的挠挠头,冲着长孙无忌问道:“这样也会被怪罪?”

    长孙无忌闻言后,顿时叹了口气,将面前装着铁块的木箱子合上,这才冲着徐毅解释道:“你拿多少都没关系,某家只是担心,这些东西落到突厥人手里!”

    “担心他们藏起来造反?”听到长孙无忌这话,徐毅顿时惊讶的道。

    看到长孙无忌点点头后,目光下意识的看了那边的突厥人一眼,一个个脚上都套着枷锁,总觉得长孙无忌有些反应过激了。

    但既然是长孙无忌说了,徐毅也只得无奈的一摊手,幸好已经锻造了两柄,不然,还得颠颠跑去跟长孙无忌招呼,想想都觉得不舒服。

    奶奶的,该不会是变着法子,不让他私吞铁块吧,嗯,应该不是的!

    农场里的竹子已经成材,徐毅挑了一截笔直的出来,拿匕首劈成一条条的,拿水浸泡了一晚,次日捞出来时,柔韧性又增强了许多。

    农场种下的纸张,也要已经成了,挑了最好的几张纸出来,趴在桌子上思考,到底做成什么样的风筝,这种手工艺活,对他而言简直不要太简单,就只是不知,兮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长孙无忌进来的时候,徐毅正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的,看着像是只蝴蝶,顿时便好奇的问道:“你这是作甚?”

    他本来是找徐毅下棋的,自打徐毅在象棋上占了上风,长孙无忌闲来无事,便在研究象棋的路数,刚刚才悟出了一点新的思路,这便过来跟徐毅试水。

    “做风筝啊!”徐毅画的正是认真的时候,听到长孙无忌的话后,头都懒得抬起,心不在焉的说道:“来这里的时候,答应了一个小姑娘,要送一个真正的纸鸢的…”

    长孙无忌顿时便有些哑然,少年思春,长孙无忌作为过来人,自然是明白的,但就是不清楚,到底是哪家的小娘子,竟然被这小子看上了。

    一只漂漂亮亮的蝴蝶,被涂抹的花花绿绿的,看着就十分的喜庆,待到晾干上面的颜料后,这才小心的装裱起来,一只漂亮的风筝就完成了。

    至于需要的风筝线,自然又是从农场里种的,麻绳什么的,本身就有重量,这么漂亮的大蝴蝶,可不能被糟蹋了。

    手柄自然是没办法种了,这玩意儿得徐毅亲自动手,考虑到兮若是个小姑娘,徐毅于是还多加了个摇柄,这样一下就方便多了。

    做出来的时候,徐毅还想着在上面,刻上一行字,就刻兮若轻云之蔽月,结果,刚刚才刻出兮若两字,刀尖一划,便割破了手指,气的徐毅一把就将手柄扔到了一边。

    这一幕恰好被进门的朱立贺看到,看的朱立贺顿时楞在门口,一时间都有些不知进退!

    “说吧,什么事?”徐毅咬着刚刚划破的食指,看着朱立贺进退两难的样子,顿时便将气撒到了朱立贺身上,声音愤愤的问道。

    “成了校尉!”一听徐毅这话,刚刚还一脸犯难的朱立贺,这才像是记起了正事,赶紧神秘兮兮的进来,压低了声音,一脸喜不自胜的道。

    说完这话时,目光还看了一眼屋外,发现真没人看到后,这才从怀里掏出几样东西,正是刚刚从炉渣中扒出来的琉璃,比起上次徐毅扔掉的,足足大了几个个头。

    “这还差的远呢!”徐毅都懒得看一眼朱立贺手上的琉璃,这只能证明,他们能百分百烧出琉璃,然而,想要让琉璃变成艺术品,那还得需要几个流程。

    “那接下来怎么做?”朱立贺的目光中,现在是对徐毅的崇拜,真正真正的高人子弟啊,想想自己刚捡到琉璃时,那一副如获珍宝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大笑话。

    “回长安再做,这里不合适!”琉璃做成工艺品,还需要几道流程,无论是那一道流程,都得需要人手跟地方,这里显然是不合适的。

    徐毅倒觉得,小药村就是在合适不过的地方了,还能顺便让小药村的人,发笔横财不是!

    朱立贺的表情,微微有些失望,他刚刚来时,都以为能看到徐毅将这琉璃变成工艺品,现在听徐毅这么一说,顿时便有些失望。

    “上次我问的你的人,到底能不能找到?”徐毅懒得理会朱立贺的失望,这厮典型的就是武夫,以为天下所有事,无外乎就是一刀解决的,一刀不够那就两刀吧!

    “有倒是有,是个远方表亲!”朱立贺使劲挠挠头,他有点想不通,这种事干嘛还让外人掺和进来,白白分一大笔钱出去,就算是表亲那又如何。

    徐毅顿时叹口气,他都没法形容这榆木疙瘩脑袋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自己去做呢,换别人去做,你在家等着数钱他不香吗?

    朱立贺也不知听明白没有,一个劲的冲徐毅点头,说是一等徐毅到了长安,便会让他的表亲来找徐毅。

    晚上的时候,朱立贺不知从哪搞来了一只兔子,吃的肥腾腾的,说是给徐毅践行,山谷这边的事情,基本已步入正轨,徐毅留在这边也没事了。

    徐毅早就想离开了,吃了好些天火头军的猪食,他早就已经受够了,再待下去,他能忍不住暴揍火头军。

    兔子便就地烤了,就只放了一点野葱野蒜,山谷里的条件太差,本来想弄口小锅炖上的,放点胡萝卜啥的,结果,却是翻遍了也没也没找到。

    不过,烤兔肉也很不错,一只肥腾腾的兔子,被烤的外焦里嫩的,就着野葱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肉质的鲜美。

    就只是可惜了,进山的时候,竟然都没带一滴酒进来!

    李二的赏赐,果然已经送到了府上,原本的男爵府,也已经变成了侯爵府,看着那鎏金的几个大字,徐毅心里相当的满意,从此以后,咱也算是三等公爵了啊!

    府上的两个大婶,眼见徐毅平安归来,当场便泪水涟涟的,徐毅走的时候匆忙,根本就没来得及告诉她们,结果,就让她们好一通担心。

    后来,直到门楣上换了侯爵府,这才放下心来,知道徐毅是给陛下办差去了。

    晚上躺在热气腾腾的浴盆里时,徐毅顿时感动的叹口气,这样算来,她们就算是自己的家人了吧!

    只不过,唯一叫他有些失望的是,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除了张氏兄弟两外,竟然都没一人来找过他,兮若不来也就算了,竟然程处默也没见人影,亏得自己还惦记着他呢!

    奶奶个腿的,匕首留着自己用,自己用不到,那就丢到池子里生锈去!

    朱立贺的那位表亲,来的也是相当之快,徐毅才回来的次日,便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找上门来,说是表弟让他来找侯爷的。

    一张老实憨厚的面孔,老实到你觉得欺骗他,都是一种罪过,可若是等到这厮的目光,偶尔转动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这厮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憨厚。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徐毅禁不住笑笑,这便是他要找的人了,看似忠厚,实则奸滑,跟长安城的那帮勋贵打交道,这样的人,再是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