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一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人这一生当中,总会产生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比如上学的时候,总觉得不上学的人自由,而到了步入社会的时候,反过来,又会觉得上学的人好。

    徐毅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现在,却完不这么觉得了,上学读书是多么累的一件事,尤其,还是弘文馆这样的地方呢!

    虞世南对于徐毅来弘文馆报道,显得异常的开心,依旧是那天的样子,双手拢在袖中,只是,老头儿眼里的慈祥,却变成了老狐狸似的笑,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

    徐毅便越发有点讨厌弘文馆了,尤其,上课的时候,还要让他规规矩矩的坐在蒲团上,感觉两个膝盖,都要从中分离了。

    偏偏旁边还坐着个张大傻,这厮的老爹。据说还是张公瑾来着,徐毅努力回忆了下张公瑾,似乎是个挺聪明的人,怎么生的儿子,就跟个大傻子似的呢!

    听听人家虞老头讲的多好,抑扬顿挫的,结果,这厮程都在望着他,感觉他脸上就跟有朵花似的,最后,徐毅只好站起身来,勇敢的揭发了张大傻这种不认真的态度。

    “报告,这位同学一直盯着我,叫我没办法用心听课!”

    弘文馆里的学生本就不多,拢共也就二十几名,原本都在静静的在听虞老头讲课,结果,被徐毅这么一说,所有人顿时震惊的回过头,将目光投向了徐毅这边。

    虞老头的嘴巴微微张了张,他不是没预料过,徐毅有可能会是个刺头,但就是没想过,徐毅会在课堂上,做出这么过分的举动。

    这还是虞老头第一次遇到,刚刚来弘文馆读书,难道不应该先想着,跟同窗打好关系嘛,怎么还直接打起小报告了,尤其,对方还是勋贵子弟!

    张大傻也是有些惊讶,他不过就是多看了两眼而已,到了这厮的嘴里,就突然变成一直盯着他不放了,你特娘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娘子,看一下又能咋滴?

    可既然是被徐毅揭发了,虞老头只得无可奈何,将张大傻叫到了前面,当着所有人的面,敲了几下大傻的手心,这才示意大傻回到座位。

    大傻莫名其妙挨了几竹板,回座位的时候,路过徐毅身边时,便冲着徐毅撇了撇嘴,露出一个冷笑,结果,就震惊的看到,徐毅冲着虞老头大声说道:“报告,他用眼神威胁我!”

    虞老头便深深的吸一口气,努力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冲着徐毅使劲的摆摆手,道:“行了行了,赶快坐下吧!”

    徐毅便只好揉了揉发酸的膝盖,一脸委屈的坐了下来,回头去看旁边的张大傻时,大傻竟然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估摸着,是怕这位爷突然又打小报告吧!

    这让徐毅微微有些失望,身为张公瑾的儿子,这也太怂了吧!

    课业结束的时候,徐毅就被大傻两人给堵在了角落,另一个乃是大傻的胞弟,徐毅这才晓得,原来大傻竟还有兄弟在,感觉有点惹错了对象。

    正所谓,上阵父子兵,打架亲兄弟嘛,徐毅都快忘了,已经有多久,没好好打过架了,好像是高中毕业后吧!

    想到这里的时候,便开始挽起袖管,这场架本来就是自己挑起的,打完这一架,估摸着也能让他退学了,挨点痛那也是应该的。

    然而,对面的大傻兄弟两,却是一脸的崇拜之色,望着徐毅的眼睛里,都有星星在闪烁,这根本就不是打架该有的表情。

    难不成试图用这种表情,来迷惑自己吗?

    徐毅可不敢放松警惕,就算是挨打,也不能稀里糊涂的不是,结果,下一刻,就见得张大傻兄弟两,冲他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徐兄弟你可算是来了!”

    “啥…啥意思?”张大傻兄弟两,这突然的举动,委实让徐毅有些摸不清头脑了,刚刚不是还被他构陷了一回吗,怎么转身还施上礼了呢。

    “徐兄有所不知啊!”张大傻一开口,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典型的像受了多大冤屈一样,冲着徐毅道:“我兄弟两可是被人欺负惨了啊!”

    “不会吧!”徐毅听到张大傻这话,顿时拉长了音调,表示了严重的怀疑,你两老爹可是张公瑾,能欺负你两的人,他老爹得多大本事啊!

    “怎么不会!”徐毅这话,听的张二傻当即就有些不满起来,他们兄弟两,在学馆里都被欺负的抬不起头了,若非是徐毅突然出现,他们就差逃课了。

    “卧槽,谁啊,这么牛掰?”徐毅看这哥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根本不像是说谎的样子,顿时便觉得好奇起来,能将张公瑾的两儿子,欺负的这么惨,这厮也是了不得了。

    “还能是谁,刘一舟呗!”张大傻痛苦的抬起头,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模样,深深的叹一口气,痛苦的道:“仗着是大学士的得意门生,处处与我等为难…”

    “刘一舟?”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徐毅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昨日那个试图刁难他的一舟小朋友嘛,原来这厮竟还是虞老头的得意门生啊!

    “没错,就是这厮!”张二傻使劲点点头,目光突然望向徐毅,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道:“不过,咱可是听说,昨日这厮在徐兄弟这里,碰了个灰头土脸呢!”

    “也没有吧!”徐毅听着这话,忍不住挠了挠头,心底里却是突然为张公瑾感到有些悲哀,自己也算英雄一世了,没成想,生的两个儿子,却是这般怂包。

    好歹也算是勋贵子弟了,不欺负别人也就罢了,怎么还反过来,被个刘一舟欺负成这般模样,刘一舟老爹很厉害吗?

    可惜了张公瑾在天…不对,张公瑾还活着才对的!

    几人正说话的功夫,便见得那刘一舟,竟然出现在了视野中,徐毅倒是没啥,但张氏兄弟两的脸色,却突然一下子不自然起来,好似老鼠见了猫一样。

    徐毅看到这里,顿时叹了口气,这兄弟两也真是给老张长脸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将大傻拉到身前,冲着大傻耳语了一番,便见得大傻的嘴巴,很夸张的张大,而后,别扭的冲着刘一舟,伸出了中指!

    “徐兄这么快就来报道了吗?”刘一舟自出现后,目光其实就一直着徐毅,正想着找个借口过来时,恰好便看见,张大象冲他竖起的中指,便施施然走了过来。

    “是啊,一舟兄还是这般帅气!”徐毅冲着面前的刘一舟笑笑,说话的功夫,将张大傻还竖着的中指,硬生生按了下去,这厮是真特么傻啊!

    “不知这是什么意思?”刘一舟学着刚刚张大傻的样子,别扭的冲大傻竖起中指,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

    “你特娘敢骂俺?”徐毅可以对天发誓,刘一舟竖起中指的时候,绝对是不清楚意思的,可听到张大傻气急败坏的时候,即便刘一舟再傻,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了。

    果然,听到张大傻这气急败坏的话后,刘一舟的脸色,当场便阴沉了下来,目光一下子便朝着徐毅望了过来,这要不是徐毅教的,他刘一舟能把脑袋砍下来。

    徐毅真的想捶死张大傻,张大傻表示也很自责,他现在总算回过味来了,好像刚刚无意中出卖了徐毅,顿时便有点担忧道:“这厮该不会去打小报告吧!”

    “那不正好!”徐毅还巴不得呢,他原本就想跟张大傻打一架的,现在架没打成,如果,刘一舟去告状,虞老头能将他开除,那不正好合他心意,但他觉得刘一舟不会这么愚蠢的。

    “为啥啊?”徐毅的这话,顿时便让大傻兄弟听不懂了,张大傻更是用奇怪的眼神,重新将徐毅打量了一番,难不成,这位徐兄弟有某种特殊的癖好?

    “这样就可以不用读书了!”徐毅照着张大傻的后脑勺,重重的拍了一巴掌,打消了张大傻脑子里古怪的念头,这才叹口气,显得无奈的说道。

    “可千万别啊!”徐毅这个疯狂的想法,使得大傻兄弟,当场便有些慌了,好不容易来了个能压制刘一舟的人,可不能轻易就放跑了,以后他们兄弟两,可还指望徐毅呢!

    “你们到底有没有点出息?”徐毅听的都有些恼火了,这尼玛还是勋贵子弟吗,瞧瞧人家程处默,一句话不对劲,那小皮鞭,‘啪’一声就甩了上来,那像这两二货,整个就一怂包。

    “哪能怎么办,总不能揍他吧!”被徐毅这么一说,张氏兄弟两,也觉得脸上无光,可又能怎么办呢,人家可是大学士的得意门生。

    “为啥不能揍了?”

    徐毅表示很纳闷,你两可是勋贵子弟,难听点,那可就是正儿八经的纨绔子弟,纨绔子弟就该有纨绔子弟的作风,出门就得带几个恶奴,看谁不顺眼,直接上去就是一顿暴捶。

    张氏兄弟听的目瞪口呆!

    徐毅又接着说道:“你们想想,你老爹拼死拼活的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你们直起腰杆做人,不受别人欺负吗,要是知道拼死拼活的,到了最后,你两还这么畏手畏脚的,那还不如趁早就安分守己的种田得了!”

    张氏兄弟的双目中,顿时便燃起熊熊火焰,站起身,转身便出了馆门,这幅拼命的架势,看的徐毅都惊呆了。

    奶奶的,是不是蛊惑的有些过分了啊!

    想到这里的时候,猛然一个箭步,就冲出了馆门,打架他不怕,就怕这两二货,将人家刘一舟给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