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二十二章 杜牧的悲哀
    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保镖,而且还是李二身边的高手,这本来是挺让人开心的事,可就因为是百骑司的人,立刻便让人高兴不起来了。

    徐毅虽然还搞不清,百骑司究竟是做什么的,但看看程处默几人的脸色,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表情,大概也能猜到,这百骑司究竟有多讨人嫌了。

    更何况,还有个身份不明的家伙,虽然,百骑的家伙告诉他,那人并非是冲着他命来的,但这更让人担忧,不想杀他,那就是想活捉他了呗!

    有啥话就不能当面说的,非得费这么大周折,是不是还准备了一些刑法,就等着抓他回去,在他身上一一尝试?

    长安果真是不能来,总共他就来了几次,就得罪了这么多人,再待下去,恐怕还会得罪更多的人吧,这样说起来,还是小药村好啊!

    徐毅打算,天亮的时候,就回小药村去,就是可惜了这男爵府,本来还准备等弄好了,接孙道长一家来的,现在却是没可能了。

    结果,天刚刚亮的时候,就有人送来了一张请帖,居然是什么弘文馆的,请他到弘文馆去,徐毅挠了挠头,转手就将请帖扔到了一边。

    去他奶奶的弘文馆吧,压根就没打过交道,这会儿突然邀请他过去,用屁股想想,也觉得没什么好事,还是回小药村为重,管他什么弘文馆,黑文馆的。

    “你得去!”程处默的脸色有点凝重,徐毅不清楚弘文馆,可他程处默不可能不清楚,弘文馆里可都是大学士们,得罪了这些大学士,怕是将来在长安都寸步难行。

    那就不在长安走路了呗,徐毅显得理直气壮,他哪能不清楚弘文馆里的这帮人,都是德高望重的鸿儒,天下士子的风向标,可正因如此,他才拒绝去弘文馆。

    自己才来长安几天,压根就和儒学扯不上半点关系,唯一能牵扯到的,大概就是他的‘出身’了,弘文馆的人,大概也将他当成隐居者的后裔了吧。

    所以,才会在这时候请他过去,可他奶奶的,他这身份可是假的啊,万一到时被问起来,露馅了咋办?

    程处默被徐毅的这话,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硬生生在哪里愣了许久,这才憋出一句:“到时候,怕是小药村也不成!”

    那就只能赴约了!

    徐毅之所以决定赴约,不光是因为程处默的话,更大的原因还是,弘文馆派来的人,竟然就守在男爵府外,直到徐毅登上马车才算完。

    徐毅甚至都有些怀疑,这些个大学士们,是不是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提前就算出了,他会拒绝他们的邀请呢?

    弘文馆就位于皇城的弘文殿旁,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弘文馆就算是大唐的大学了,只是,里面的学生却是寥寥无几,而且,都是上品大员的子弟。

    接徐毅去弘文馆的,乃是一名年轻的儒生,一身白色的濡袍,走起路来,都是匀称的步伐,感觉像刻意丈量过一样,那下巴更是高高抬起,像是下面按了根顶棍似的,一脸的倨傲之色。

    徐毅也搞不清这家伙的身份,但那些侍卫们见了这家伙,却都是一脸的恭敬之色,弄得徐毅有些恼火,他这个爵爷都没受过这份待遇,凭啥啊?

    奶奶的,看来是时候弄套濡袍穿穿了!

    “小友便是徐毅了吧?”

    徐毅跟着到弘文馆时,没想到弘文馆外,早就有一名老者等在那里了,一身灰袍,满头银发,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正双手拢袖站在那里,看到徐毅出现,顿时张嘴笑道。

    “正是!”眼前这老头儿看着面善,而且,还这大热的天,专门在馆外迎接他,徐毅那里还敢造次,闻言后,赶紧踏前两步,冲着老头儿躬身道。

    眼角的余光,望向刚刚一脸倨傲的家伙,却震惊的发现,刚刚还骄傲的跟太阳之子的家伙,此时,却是九十度弯腰,脑袋简直都快触到了地上。

    心下不由震撼,照此看来,这眼前的老头儿,必定是身份非同寻常了!

    “来来来,跟老夫进去!”老头儿眼见徐毅恭敬的模样,眼里更增添了几分喜悦,冲着徐毅招了招手,说道:“老夫派人去请你过来,属实是有些冒昧了,不过看到小友能来,老夫便十分欢心!”

    说话的时候,似乎才注意到那边,九十度的家伙,老头儿顿时淡淡说道:“一舟你也来吧!”

    此时,已经是接近晌午的时候,弘文馆内只有寥寥数人,看到徐毅进来,一个个顿时放下手上的活,目光朝着徐毅看来,目光中都带着好奇。

    这目光徐毅熟悉的很,每次去动物园的时候,他就是这种目光!

    角落里有张案几,旁边有个小泥炉,老头儿便拉着徐毅,坐到了案几旁,而刚刚被老头儿称为一舟的家伙,则是自动坐到了小泥炉旁,专心的煮起了茶汤。

    想起这家伙,刚刚一路走来时的傲慢,徐毅的心里,顿时畅快了许多!

    “不知小友祖上如何称谓?”老头儿刚一坐下,便冲着徐毅,笑呵呵的开口,一开口便是直奔主题。

    徐毅摇了摇头,他在来时的路上,其实,就已经想过了出现的局面,大概查户口是必然出现的,因此,显得极为自然的道:“祖父一直不愿提起他的名讳,小子也并不清楚…”

    “正常正常!”老头儿听到徐毅这话,眼里微微有些失望,却还是冲着徐毅点点头,微微叹息道:“当年胡虏南侵,中原多少生灵惨遭涂炭,后来有士族选择南渡避祸,也有人心灰意冷,选择隐姓埋名!”

    老头儿说到这里时,目光望向徐毅,微微笑道:“想来,你祖父就是当年选择隐姓埋名的那些人了吧!”

    完美啊!

    徐毅都没想过这么完美的解释,可老头儿却自动帮他填补了空缺,徐毅激动的都不知说什么了,只好,赶紧点头附和。

    “嗯!”老头儿眼见徐毅点头赞同,随也附和着点点头,而后,语气却突然一转,望着徐毅问道:“只是,却不知小友学过什么经文?”

    经文?

    老头儿这话,使得徐毅的眉头,当场便皱了起来,不是说好了查户口嘛,怎么还突然问起经文来了呢,想到这里的时候,便有些心虚的开口道:“千字文算吗?”

    “自然算!”老头儿的话音落下时,目光中还有着一丝期待之色,但继而听到徐毅这话时,神情顿时禁不住一愣,显然,徐毅这话有点出乎他所料。

    旁边原本专心煮茶的一舟,听到徐毅说千字文的时候,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惹得徐毅顿时望了过去,这家伙居然瞧不起千字文。

    “休得无礼!”还是老头儿人好,一听那家伙嘲笑徐毅,顿时双眉皱起,冷冷的冲着那家伙说了一句,就这一句话,那家伙立马站起身来,冲着徐毅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徐毅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当场便很大度的摆摆手,选择原谅了这家伙,随后,便很要不脸的的背起了千字文,多年都不背了,感觉有点生涩。

    “可还有别的?”老头儿耐心的听完了徐毅的千字文,竟然还赞许的点了点头,而后,目光望向徐毅,依旧是一脸希冀的样子,问道。

    徐毅突然就觉得,得给老头儿亮点真东西了,人家都这么极具耐心了,老是拿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经这些糊弄,有点对不住老头儿。

    再者说了,刚刚他背千字文的时候,分明都听到有人偷笑了,只不过,背对着那人,没看清楚而已。

    “阿房宫赋不知算不算!”徐毅表情看上去有点心虚,但说出的话,却让眼前的老头儿,双目中一亮,这可是杜牧的大作,离着现在还有百年呢,老头儿能听过,那才见鬼了。

    “算,当然算!”老头儿的神情,突然就有些激动起来,他今日请徐毅过来,就是为了经文的事,当年胡人南侵,毁了多少典藏经文书,能存下来的也就十之三四。

    这也是他听到徐毅的出身后,便迫不及待的请徐毅过来的原因,若是能从徐毅嘴里,听到另外的经文,便是弘文馆之福,大唐之福了!

    而今,骤然听到徐毅说阿房宫赋时,怎能不叫他激动,这一听就是从未见过的经文,大概就是当年被徐毅祖父,带进山里保存下来的了!

    徐毅的阿房宫赋,几乎是张嘴就来,比千字文时还要流畅,当年为了背这首阿房宫,见证了多少个日升月落,都差不多刻印在脑子里了。

    听着徐毅的背诵,老头儿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刚刚还在徐毅身后的那几人,此时,也不由的走上前来,一脸的惊诧莫名,显然是被这首阿房宫给惊到了。

    “还…还有吗?”一首阿房宫背完,老头儿的脸色都变了,但却还在哪里,眼巴巴的望着徐毅,一脸希冀的问道。

    徐毅就觉得,这老头儿明显有点欲求不满了,阿房宫可是杜牧的大作啊,咋滴,这还镇不住场子吗?要不要,再把李白的侠客行搬出来?

    不行的话,韩愈的师说也不错,白居易的就算了,里面竟是对唐朝的批判,徐毅其实觉得,苏洵的六国论也还不错!

    不过,就是有点对不起这些大家,以后,人家拿啥成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