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十九章 四十户的男爵
    李二居然就这样信了,这让徐毅感到十足地惊讶,先前他说地那些话,至少还有点依据,结果,回过头就派了人去山里。

    而现在这些话,说出来就连程处默都不信,李二竟然就信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徐毅不由的挠挠头,难不成,这世上还真有桃花源这样的地方?

    李二已经回到了原地,目光此刻望着徐毅,突然变得十分认真地开口:“不管你之前犯了什么错,朕现在就只问你一句,可愿留在长安?”

    留在长安?

    徐毅一听李二这话,当即,便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长安这地方,说什么他都不想待,哪有小药村里舒服,放着舒服不享,跑来长安受欺负吗?

    “为何?”徐毅的这个回答,委实有点出乎李二意料之外,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变,望着徐毅的目光,一瞬间都冷了起来。

    徐毅只好一五一十的说了实话,长安现在对他而言,就是人地两生,即便是想来长安,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至少,先让他适应适应不是吗!

    李二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古怪,刚刚目光中的冷意消失,换上的,却是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这小子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

    他刚刚问的意思,分明就是问徐毅,愿不愿意留在这里,从而效力于大唐。

    先抛开这小子说的话不提,单是这小子先后展现出来的东西,便已经足够他震惊的了,制盐术、冶铁术,光是这两样东西,便无论如何,也要想尽办法留下这小子的。

    更何况,李二觉得,这小子肚子里装的,可不止就这两样东西!

    但显然,这小子明显误会了他的意思,居然认为他将他留在长安城里,李二有时候觉得,这小子脑袋里想的,真让他看不懂。

    原来是这样啊,听完李二无奈的解释,徐毅顿时露出恍然的神色,随后,便爽快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反正没法回去,不留在大唐,还能去哪里呢!

    “徐毅上前听封!”

    看到徐毅爽快的点头,李二顿时满意的点点头,而后,脸上的神情忽然一正,在徐毅惊讶的目光下,突然开口道。

    吓?

    徐毅冷不丁听到这话,顿时一脸懵逼,怎么还好好的说着话,突然就听封了呢!

    但看到上面李二一脸肃穆的表情,再看看李二身旁的老太监,已经拿起了一张黄绢帛,像是圣旨似的,赶紧上前一步,规规矩矩冲着李二躬身一揖。

    “即日起赐封徐毅为新丰县男爵,食邑四十三户,长安县男爵府邸一座…”

    老太监后面的话,徐毅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海里就记住男爵两个字了,就这么一会儿,小爷就变成爵爷了?

    一长串的旨意,总算是念完了,老太监合上了圣旨,等着徐毅上前谢恩,结果,等了片刻,谢恩的话没等到,却见得徐毅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问道。

    “这食邑是什么意思?”

    徐毅的这话落下,李二跟老太监的神情,都是禁不住微微一愣,这话大概是他们听过最荒谬的话了。

    但随即,李二肆无忌惮的笑声,便在大殿里响起,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直笑的都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但凡这世上,稍微读点书的人,都没有不懂这食邑的意思,却只有眼前这小子,一本正经的居然在问食邑为何意,李二越想便越是想笑。

    不学无术,还是不通礼数,这样说起来,这小子之前说的话,倒还真有几分可能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二只好坐下来,强忍着笑意,耐心的给徐毅解释起来,看的一旁的老太监,简直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堂堂皇帝陛下,居然有耐心给一个小子,讲这些尽人皆知的事,这话说出去,只怕没人会信吧!

    丢脸了,徐毅听完李二的解释,神情顿时变得尴尬无比,说白了,这食邑其实就是年薪而已,年薪的高低,就决定在多少户之上。

    “还有不懂的吗?”李二的耐心居然变得非常好,解释完了食邑的事,竟然还问起了徐毅,就像担心徐毅还有不懂的地方似的。

    徐毅当即便果断的摇摇头,李二这里还是算了吧,他又不是看不出,李二此时脸上憋着的笑,即便真有不懂的,还是回头问程处默吧。

    临出门的时候,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复又折转身子返回了殿中,正准备肆无忌惮大笑的李二,只好强行憋住笑,望着徐毅问道:“可还有不解的地方?”

    “小药村那里有个漏网之鱼!”徐毅眼见李二的心情大好,直接便开门见山的开口,这才是他今天来见李二的主要目的,不解决了那漏网之鱼,睡觉都不踏实。

    “若是刑部的人不偷懒,怕是你再也不会见到了!”听到徐毅的这话,李二顿时收起脸上的笑意,变得认真的开口道。

    已经抓到了?

    李二的这话,使得徐毅有些惊讶,看看李二的表情,根本不像是骗他的样子,徐毅当场便冲着李二一躬身,转身便离开了大殿,感觉突然间脚下都轻快了许多。

    李二赐封他为男爵,东西赏赐了一大堆,这次却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光是绸缎就赏了十几匹,还有蜀锦等等,总共得有七八车的样子。

    这些东西自然又跟段纶扯上了关系,这段纶上次被徐毅坑了一把,再次见到徐毅时,嘴角都在明显的抽搐,生怕徐毅也跟着进内府,早早便找了个借口,将徐毅堵在了外面。

    不让进就不让进,弄得小…不对,现在该是爵爷了才对,弄得爵爷很稀罕内府里东西似的,切!

    等着段纶给他分配东西的时候,慢慢在周围溜达着,然后,他便见到了头顶,一个晃晃悠悠的纸鸢,就跟断了翅膀的鸟儿,就等着不幸坠落了。

    这纸鸢做的依旧很拉跨,徐毅甚至怀疑,这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奶奶个熊,咋不直接栓个木桶上去呢!

    纸鸢的下方,被一睹宫墙挡住,里面传出几个少年的叫声,能在这宫里,这么肆无忌惮放纸鸢的少年,大概也只有皇子们了吧!

    徐毅赶紧准备溜之大吉,上次他可是弄坏了一个纸鸢,这事儿可是有目击证人的,万一被是某个皇子的,那岂不是要倒霉了!

    可惜,才刚刚转身,那只摇摇欲坠的纸鸢,便毫无征兆的‘啪’一声,直接扣在了地上,徐毅顿时有些傻眼,这不明摆着冲他来的嘛!

    跑已经来不及了,左右看了看,发现这破地方,竟然都没有躲人的地方,徐毅的脸色,当场便垮了下来。

    果然,正这么想的时候,宫墙上忽然探出一个脑袋,约摸十四五岁的少女,一双眼忽闪忽闪的,看看那边的纸鸢,又看了看这边的徐毅。

    片刻后,少女的目光中,露出一抹惊诧之色,显然是认出了徐毅。

    徐毅吓得赶紧将食指竖在嘴上,冲那少女嘘了一声,纸鸢咱可以给你捡,可千万不能大惊小怪的,惊扰到了宫墙里的人,那可就倒大霉了。

    那少女也不知明没明白徐毅的意思,竟然真的就发出声,只是,一双目光却一直盯着徐毅,直到徐毅捡回了纸鸢,那少女的目光,还一直停留在徐毅身上。

    宫女啊,只怕还是自小就养在宫里的,大概没见过外面的人,尤其,像他这样丰神俊逸的少年朗吧,徐毅很不要脸的在心里,替这个宫女有些惋惜。

    宫墙其实也并不高,徐毅找来了一个石墩儿,踩上去之后,都能看到宫墙里的景物了,只是,却没敢伸出脑袋去,里面可还有几个皇子呢!

    “上次的事是个误会来着,刚好就踩到了纸鸢,你说巧不巧!”

    徐毅眼见这小宫女儿,看着挺面善的,觉得有必要还是解释下上次的事,虽然觉得人家未必会信,可还是很不要脸的解释道。

    小宫女儿接过了徐毅递来的纸鸢,原本就想缩回去的,可突然发现,纸鸢的另一头,竟还捏在徐毅的手上,又听的徐毅在哪里说道。

    “其实吧,这纸鸢不该这么做的,下次有空,我帮你做一只,保准比这只好多了!”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不说话,哑巴?”

    “真是可惜了!”

    徐毅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堆话,那小宫女只管用目光望着徐毅,却是从头到尾都没开过口,徐毅顿时惋惜的叹口气,没想到这小宫女儿,生的明眸皓齿的,竟却是个哑巴。

    忽然想起兜兜里的零食,赶紧便抓了一把出来,塞到了小宫女手里:“这是葵花籽,别的地方可是没有的!”

    然后,又是花生米,又是蚕豆的,一股脑儿往小宫女手里塞。

    这些都是从农场里拿出来的,华子就只有一包,徐毅不敢浪费,空余的时间,便是拿这些零食过嘴瘾的。

    刚刚进宫门的时候,那死太监居然还想没收他的零食,徐毅就觉得,那厮根本就是想霸占了他的零食,多亏自己大义凛然,这才保住了。

    “你…你叫什么?”被塞了一大堆零食,那原本在徐毅眼里,是个哑巴的小宫女,居然开口说话了,惊的徐毅当场便张大了嘴,结结巴巴的道。

    “程…程处默,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