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十二章 皇家的颜面
    段纶带人赶来的时候,徐毅半车的东西,已经卖出去了大半,皇家的这块招牌,真不是盖的,更何况,身旁还有程处默这个活字招牌在。

    徐毅根本不需要费什么劲,便自有人上前打听,一听是兜售皇家的物件,才片刻的功夫,小摊前就挤满了人,场面一度火爆到不行。

    这些原本在段纶眼里,破瓶儿烂罐的东西,瞬间就成了炙手的东西,出的价一个比一个高,甚至,还有为此大打出手的。

    这样的机会,本就是千载难逢的,能捞一件皇家的物件回去,那就是传家宝一样的宝贝了,自然是要争个头破血流的。

    这样火爆的场面,显然是程处默没见过的,整个人都看傻眼了,这哪里是在卖东西,分明就是拦路打劫嘛,而且,还是那种挤破脑袋,亲自往上送的。

    奸人,绝对的奸人!

    看看身旁的徐毅,笑的跟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程处默心里,瞬间就给徐毅下了这样的定论,却然不知,他自个儿其实也不知不觉参与了进来。

    但可惜的是,这样火爆的场面,很快就被段纶带人给搅了,剩余的东西,也被段纶一股脑扔到了车上,噼里啪啦的,听的徐毅心疼的直叫唤,那可都是钱啊!

    段纶原本透着喜庆的圆脸上,此刻是怒意,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这小子就给他捅了这么大一个窟窿,想想刚刚陛下说的话,他现在腿肚子都在抽抽。

    他就有些想不通了,这小子脑袋里到底装的啥,亏他能想的出来,竟然拿皇家的东西,上大街上来卖,这是掉钱眼里了吧!

    怪不得放着内库那么多金银器不拿,却偏偏挑这些破瓶儿烂罐,合着这是一开始,就已经盘算好了的,自己竟然没瞧出这里面的深浅,被陛下骂了也真是活该!

    “说个数吧!”这些东西出了皇城,那就算是徐毅的了,段纶也没资格霸占,但又不能放任徐毅这么瞎搞,那就只能忍痛自己破财了。

    段纶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徐毅禁不住后退了一步,可听到段纶接下来的话,还是犹犹豫豫的伸出五根手指。

    五十贯已经差不多了,虽然段纶如果不搅和了,还能卖出更多的钱,但还是那句话,做人不可太贪婪啊!

    然后,段纶就差人送来了五百贯,整整五百贯钱,这次轮到徐毅傻眼了,禁不住使劲挠了挠头,心说,难不成自己刚刚表达有误?

    但不管怎样,到手的钱,无论如何是不能退回去的,万一人家就是变着法儿给他送钱,他要是拆穿了,人家多没面子,是不是?

    足足六百多贯钱,徐毅简直都要笑死了,跟个守财奴似的坐在钱堆上,一迭声的催促程处默离开,长安城太不让人省心了,还是回到小药村让人踏实。

    只可惜,马车还没出城门,就被人拦了下来,拦车的人,乃是两名小宫女。

    徐毅正纳闷时,便见得其中一名宫女,冲着程处默亮了一下手中的牌子,程处默的脑袋,立刻便耷拉了下来。

    完犊子了,徐毅一见程处默的德行,立刻便有种不好的预感,再看看屁股底下坐着的钱堆,心里的难受更是加深了一点。

    马车果然沿着原路返回,直直的进了皇城,然后,徐毅就被两名宫女带进了宫,却非是带去了两仪殿,而是七拐八转的带到了一座陌生的宫殿。

    徐毅有些莫名其妙的,难不成,找他的人并非是李二?

    可要不是李二,哪有会是谁呢?

    长孙无垢?

    李二的贤内助?

    头顶的日头有些毒辣,现在还是晌午时分,正是一天里最炎热的时候,光是在屋里待着,就能让人汗流浃背的,更遑论还是在大太阳底下站着了。

    没人理会徐毅,那两名宫女,将他带到这里后,便跟人间蒸发了似的,自始至终再没露过面,也没人过来招呼他,就好像他压根就不存在一样。

    天热的实在厉害,徐毅很想找个阴凉的地方待着,可环顾四周,却凄凉的发现,这破地方竟是连棵像样的树都没有,唯一能纳凉的地方,也就是面前的这座宫殿里面了。

    可想想宫殿里面的主人,徐毅立刻便打消了纳凉的念头,还是多晒晒太阳吧,晒太阳有益身心健康啊!

    奶奶个熊的,自己咋就被长孙盯上了呢?

    身上的衣袍,已经完被汗水渗透,脸上的汗珠,更是像瀑布似的流,徐毅心里的耐心,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他觉得是时候该转身离开了,哪怕你是长孙也不行。

    可刚刚才准备转身离开,里面就有一名宫女就来拦住了他,说是皇后娘娘在里面等他,这话听的徐毅,当场便惊讶的张张嘴。

    他甚至怀疑,这就是长孙故意的,故意让他这么等着,直到磨光他的耐心,才叫人唤他进去,早知道这样,就该早点转身就走的,失策了啊!

    长孙果然在宫殿里等他,将整个人都掩映在一面纱帐后面,可徐毅透过那明黄色的缦纱,还是看到了长孙,略显臃肿的身形,居然还是有孕在身。

    粗略的算算,肚子里此刻怀着的,该是哪位绵羊帝李治吧?

    面前的案几上摆着一碗莲子酸梅汤,这显然是给徐毅备下的,被晒了一晌午,此刻的徐毅,早就口渴难耐了。

    可见鬼的自尊心告诉他,绝不能为了一碗解渴汤,就出卖了自己的自尊心,于是,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液,倨傲的抬起了头。

    “怕本宫下了药吗?”

    长孙在缦纱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慵懒,像是刚刚才睡醒似的,这跟徐毅想象中,一见面就冲他发火的场景,有些大相径庭。

    于是,徐毅便端起瓷碗,咕嘟咕嘟几口,便喝了个底朝天,有点酸,有点涩,有点凉爽,有点可惜的是没冰糖。

    “本宫听说,你要给小药村翻修屋子?”看着徐毅痛快的喝下解渴汤,缦纱后的长孙,顿时露出几分赞许的光,而后,这才悠悠的开口问道。

    长孙的这话,使得徐毅微微愣了一下,这话听着有点偷梁换柱的意思,可回头一想最终的目的,还是要给小药村翻修屋子,徐毅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有这份心已经不错了,不枉村民们收留于你!”

    长孙对于徐毅的这份心,表示了极大的肯定,然后话锋一转,便开始批评上了徐毅,什么不计后果啊,置皇家脸面于不顾啊,听的徐毅使劲挠挠头。

    这本就是预料当中的事,只不过,预料当中,这话应该是李二说的,现在换成了长孙而已,看在刚刚莲子酸梅汤的份上,徐毅决定还是默默的忍受。

    关键,也不敢反驳不是!

    数落了一大通,长孙的语气,这才缓和下来,带着种循循善诱,说这种事情,怎么就不能直接找段纶呢!

    段纶可是工部尚书,管着长安各类的工匠,无非就是翻修屋子而已,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徐毅的表情,当场便很夸张起来,大有种被一语点醒梦中人的意思!

    是啊,段纶可是工部的尚书,朝廷堂堂的上品大员,一句话就得跑去给小药村翻修屋子,以后在朝堂上,可是有得吹了。

    长孙自然不是瞎子,一见徐毅在哪里嘀嘀咕咕的,那还有看不明白的,当下,竟也不顾臃肿的身子,直接从缦纱后走了出来。

    吓得徐毅赶紧低下头,一迭声的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小药村的屋子,内府的人管了,这是长孙的原话,理由也是很简单,徐毅在大街上败了皇家的威名,这事儿算来是内府的错,所以,给小药村翻修屋子,就算是内府将功补过了。

    徐毅简直郁闷的要死,长孙的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的,可实际上呢,就是变着法儿,没收了他马车上的那六百多贯钱。

    可怜那些钱,他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这样被长孙没收了!

    从长孙那里出来的时候,徐毅的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极点,一路上都阴沉着脸不说话,惹得前面给他带路的宫女,几次都忍不住回头,不明白徐毅究竟郁闷个啥。

    路过一段宫墙的时候,从里面飞出来一只纸鸢,竟然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徐毅脚下,墙里面顿时传出一阵惊呼,听声音是几个孩子的声音。

    徐毅嫌弃的看着地上的纸鸢,骨架子太沉,竹板儿应该再薄一点,纸鸢的身子,不该用宣纸的,而且,纸鸢四四方方的,竟然连保持平衡的尾巴都没有,做工简直差到极限。

    这么想着的时候,一脚便踩了下去,让你没收我的钱,不敢拿你怎样,还不能拿一只纸鸢撒气吗?

    宫墙上出现一张少女的脸庞,一脸惊讶的望着徐毅,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望着徐毅脚下,刚好被踩住的可怜纸鸢,然后,原本惊讶的双眸中,一点点盛满怒意。

    “不…不小心踩上的!”徐毅被抓个人赃并获,可嘴巴上却是死不承认,说着话时,赶紧捡起被踩烂的纸鸢,使劲朝着宫墙上的少女,便扔了上去。

    只可惜,这只刚刚还飞不起来的破纸鸢,在空中优雅的划了一个弧形,在少女还没来得及抓住时,竟然在众目睽睽下,悠哉悠哉的飞入了不远处的湖水中。

    “这个…真不是故意的!”徐毅惊讶的望着湖水中的纸鸢,回过头来时,冲着宫墙上双目喷火的少女,急匆匆的丢下一句,便转身向着宫外而去。

    奶奶个熊,再不走只怕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