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七章 这可是杀生啊
    李二要上朝,这是很正常的事,身为帝国的大掌柜嘛,秦琼也要上朝,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就算生病了,也还是贵为国公嘛!

    可唯独有些不正常的是,徐毅竟然也要上朝,这就让徐毅感到十分不解了,自己一无功名,二无官身的,凭啥就要上朝啊?

    跟李二也是见过一面,就算李二觉得,自己是他失散多年的太子,那也先不来个滴血认亲,把血统正一正再说嘛!

    实在是想不通啊,一路上几次三番的想从秦琼嘴里套点话,可这老小子突然就跟哑巴了似的,从头到尾就是闭着嘴,死活都不接他的茬。

    这也就罢了,徐毅还发现,这老小子时不时还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他,徐毅品了很久,这才从这种眼神里,品出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靠,徐毅在心里,冲着对面的秦琼,狠狠地竖了个中指,昨天就该让这老小子多吃一点蝗虫的,失策了啊!

    消失了一整晚的孙老道,在他们马车快到皇宫时,总算是现身了,徐毅努力的的盯着老道的双目,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疲惫或者红血丝出现。

    早听说长安的平康里,都是风姿绰约的小姐姐,这孙老道莫名其妙消失了一晚上,该不会偷偷跑去哪里了吧!

    但很是失望,除了领到老道的一巴掌之外,啥也没有瞧出来!

    “老道咱们回去吧!”眼见着皇宫越来越近,路上马车也多了起来,徐毅顿时有些心虚的鼓捣起老道:“你家里还有孩子老婆的,这么一整晚不回去,他们该担忧坏了……”

    “等此间事了,便可回去!”消失了一夜的老道,突然看待他的目光,多了些温情,弄得徐毅有些不好意思,刚刚他还怀疑老道去了平康里,实在是不应该啊。

    看见了程咬金,穿着一身大老远,就特别吸引眼球的明晃晃铠甲,一张黑炭似的脸,被个脑袋上硕大的兜鏊压在下面。

    徐毅一开始还在猜测,这么烧包装扮的大将军,该是哪位威震天下的名人呢,直到程咬金来到马车前,徐毅顿时便没了兴趣。

    程咬金嘛,你还能要求他点啥?

    秦琼认识的熟人很多,等到马车停在宫门外,便陆陆续续的有人上前来,对着马车里的老秦,嘘寒问暖的,李靖、李绩、张公瑾等等,就连房谋杜断也来了。

    徐毅默默坐在马车里,眼见着这些个历史大佬们嘘寒问暖的,心里当真是感慨万千,这些人过去可都是小人书里的卡通人物啊,竟然就这么活生生的在眼前动起来了!

    “这位是?”似乎这些大佬们眼神都不咋好,寒暄了大半天,往往在最后准备离开时,这才像是注意到了马车里,还多了一个徐毅,顿时拖长了尾音,疑惑的问道。

    “这个待会儿,诸位便清楚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徐毅听到秦琼说这话时,总会有种不安的感觉,这老小子的话语中,分明就是憋了坏水的。

    红日初升,远处传来几声晨钟,随着一个太监尖厉的开门声,原本禁闭着的朱红色宫门,在旭日下,缓缓的打开。

    而此时,大唐的文武百官,早就在宫门外分列两排,等到宫门开启,文武百官便在一名太监的引路下,鱼贯进入宫门。

    徐毅跟孙老道两人,排在队伍的最后面,跟在文武百官的身后,跨过了宫门,经过了一条长长的甬道,最后,沿着一条白色石阶而上,最终停在了一幢大殿门前。

    此殿名为太极大殿,乃是大唐皇帝专门举行大朝会的地方,而今日的朝会,自然便是设在了这里。

    徐毅的腿肚子,便开始不争气的抽抽,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这种朝会了,说不心虚,那真是骗人的。

    这一路过来,两旁都是宫卫林立,那一个个眼神,犀利的就跟扫描仪似的,盯着每一个从他们面前路过的人。

    徐毅就有点纳闷了,你没事,弄这些扫描仪站这里干啥,大清早的,还能有不怀好意的人混入其中吗?

    奶奶个熊的,除了吓唬人,啥作用都起不了!

    此时的周围有些过分安静,这些个大佬们,自打进了大殿里,都给禁了声似的,硬是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

    徐毅无聊的站在大殿外面,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日头,待会儿日头就要到头顶了,也不知道这朝会多长时间,没得还没等朝会结束,他就要被晒晕在这里了。

    他其实也想进入大殿的,可无奈,里面根本就没他站着的位置!

    从他这个角度望去时,大殿的两边,都站满了刚刚的大佬们,一个个肃穆而立,默不作声,静静等候着李二陛下的出现。

    再往上,便是皇帝陛下的宝座,距离有些远,徐毅甚至怀疑,李二待会儿坐在上面时,他还能不能看的清楚,估计是有些难。

    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便听的一声刺耳的声音,随之,一身明黄色滚龙袍服的李二,在一众太监宫女的簇拥下,威严的走上皇帝的宝座。

    刚刚寂静的大殿里,随着李二的出现,文武百官们立刻便向着上面的李二躬身行礼,口呼声山呼海啸,徐毅夹杂在人群后面,颇有种滥竽充数的感觉。

    “朕自继位以来,每每励精图治,不敢稍有懈怠,就怕辜负天下黎民百姓…”

    一阵山呼海啸声之后,刚刚出列的文武百官,重新又在李二的示意下,回到了刚刚的位置,而李二的声音,随后也在大殿里响起。

    徐毅微微有些惊讶,李二分明隔着他很远,他连李二的面容都瞧不清楚,但偏偏李二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无比清楚的传入他的耳中,简直神奇了。

    长时间的沉默,似乎在酝酿着接下来的措辞,徐毅瞪大了眼睛,盯着上面的李二时,却听的李二有些悲痛的声音,重新在大殿里响起。

    “然,自去年关中遭逢大旱,赤野千里,致使百姓颗粒无收,自开春以来,朕每每听到惨痛人伦的事,便会寝食难安…”

    “自去年大旱以来,朕跟皇后两人,已命宫中节衣缩食,减少一切宫中用度,用来接济百姓,然,遭此天灾,朕这点实在是杯水车薪…”

    “这且也罢了,可自今春始,京师之地,却又遭逢蝗灾,所经之地,寸草不留,这是为何?”

    “难道这真的是朕失德,上天在降罪于朕吗?”

    李二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声音中带着一股悲痛之意,仿佛随时都会悲痛出声一样,惹得在外面的徐毅,不由的张大了嘴,要是没记错的话,昨天见你时,可不是这般悲痛的吧!

    “陛下休要自责!”李二的话音落下,大殿之中,便有一人突然出列,朝着上面的李二,躬身一揖,朗声开口道:“此乃天灾是也,先旱而后蝗灾,陛下怎可将此天灾,归结于自身呢!”

    出声说话的人,乃是个老者,脑袋上扣着顶镂空的官帽,一身紫衣官袍加身,似乎叫什么裴寂来着,反正徐毅也不认识,但裴寂老头的这话,却是深得徐毅之心。

    本来嘛,这蝗虫的大面积形成,就是因为大旱的缘故,跟蝗神老天的有啥关系,就算真的是你李二失德,那老天也该降罪你一人,整个蝗灾出来,惩罚老百姓算啥神仙。

    裴寂老头的这话一出,文武百官中,立刻便有数十人,踏前一步,对着裴寂老头的话,连声附和起来,甚至还不小心举个几个例子。

    总得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这蝗灾乃是天灾,跟英明神武的李二,根本就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朕理解诸位爱卿的意思,但如今蝗灾肆虐,朕又岂能独善其身,推脱事外!”

    说到这里时,原本坐在那里的李二,突然间站起身来,面向大殿里的文武百官,大声说道。

    “有人即觉得是朕失德,这才导致上天降罪,那今日朕便祈求上天,若然降罪,罪在朕身,百姓何罪之有!”

    这话落下时,非常霸气的一挥手,立刻便有一名太监,手端着一个盘子,迈着小碎步走到李二的身前,将手中的盘子,高高举到了李二面前。

    “蝗虫残害百姓庄稼,便犹如残害朕之身体,如此,朕便吞下这蝗虫,若然残害,便来残害于朕,放过我大唐无辜百姓!”

    说完这话的李二,果真就从面前的盘子里,拿起一只蝗虫,徐毅站在后面看的清楚,李二手上的那只蝗虫,竟然还是活的,难不成真要生吃下去?

    “陛下愿以龙体为百姓分罪,微臣等又岂能独善其身,微臣愿为百姓分罪!”

    “微臣也是!”

    “还有俺老程……”

    李二的话音落下,大殿当中,立刻便有数十人哗啦啦的站出来,冲着李二躬身一揖,豪迈无比的说道,一时间附和者络绎不绝。

    “好好好,众卿体恤百姓之意,朕心感甚慰,如此,那咱们君臣一心,共同替百姓分食这蝗虫如何!”

    这话落下,便见得大殿外面,骤然出现一群太监,手捧着盘子,鱼贯进入大殿,将盘子举到了每个人的面前,而盘子里,自然便是捕捉来的蝗虫,还是活生生的蝗虫。

    徐毅有幸也分到了两只,看着捏在手上的两只活蝗虫,想着待会儿要生吞下去的场景,胃里突然间就是一阵翻江倒海。

    “道长你也要吃吗?”身旁的孙老道,自然也是不例外,徐毅强行压下胃里的不舒服,回头望一眼身旁的老道,带着期望的问道。

    他已经想好了,待会儿孙老道要是不吃,那他也不吃,凭啥啊!

    “吃!”孙老道自始至终都沉默着,此刻,听到徐毅的这话,头也不回的开口,脸上的表情,一副随时慷慨就义的模样。

    徐毅当即便在心里破口大骂,你特娘可是出家人啊,知道不知道,这么生吃蝗虫是在杀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