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六章 老秦府上没规矩
    羊肉炖的很烂,没添加过任何化学品的肉质,带着种青草的芳香,肉质都是松松软软的,入口即化,徐毅觉得,这样的肉,他能吃下去半斤。

    老秦家的几名厨子,这会儿就围在徐毅的周围,看待徐毅的目光,就跟看待宝贝似的,带这种巴结的意味。

    先前徐毅在他们眼里,就如同野人一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还破天荒的要吃蝗虫,若非是陛下有令,徐毅早就被他们乱棍打将出去了。

    什么玩意儿嘛,蝗虫那玩意儿,看着就让他们犯恶心,这小子居然还想着,在厨房里搞什么蝗虫菜,要是被他这么一搞,这厨房今后还能用吗?

    可等到那些犯恶心的蝗虫,在徐毅的手上,变成一道道美食后,几个厨子便彻底看傻眼了。

    有些事情,可以从表面看到内在,徐毅的这几道蝗虫菜做出来,他们便看出了徐毅的厨艺功底,绝对是深藏不露的!

    先不说其他的,便是让他们从药铺找来的那几样香料,便足够让他们惊讶了,天可怜见,他们做了半辈子厨子,谁能想到药铺里还能有他们需要的香料呢!

    就单单这一件,就让他们收获颇丰,如果还能再套出一点东西,那简直就是人生白赚的财富啊!

    “人这一生,活到老,学到老,做厨子的也是,不能老是按部就班,你们说是不是?”

    徐毅手上抱着一只羊腿,使劲的咬一口,含含糊糊的冲着面前几名厨子说道,几名厨子听到这话,别管认不认同,脑袋立刻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生怕点的慢了,惹到了这位宝贝。

    “有蒜吗,整几头来呗!”羊肉就得加蒜吃才香,不是有句话嘛,羊肉加大蒜,山珍海味都不换,反正都是吃白食,那干嘛不吃的更舒服点呢。

    徐毅的这话落下,立刻便有一名厨子翻身站起,眨眼的功夫,就将剥好的几粒蒜瓣,放到了徐毅的面前,明明已经是三十十岁的人了,却非得一脸谄媚的蹲在徐毅面前。

    “你向来便是这般骗吃骗喝的吗?”厨房里的几人,都快将徐毅视为宝贝了,却偏偏有那不合时宜的声音,非要打破这种和谐的画面。

    正准备高谈阔论一番的徐毅,冷不丁听到这话,顿时讶异的抬起头来,望向了门口声音的来源地,却发现,说话的这位也非旁人,正是带他们来长安的煤球儿将校。

    什么叫骗吃骗喝,这厮说话太不负责了,他这分明叫劳动所得,要真说骗吃骗喝,厅堂里的那几位才是,吃了他辛辛苦苦做的蝗虫宴,至今连个屁都没放,实在过分的很!

    “喏,这是秦婶婶让俺拿给你的!”煤球儿似乎对徐毅成见很深,目光里尽是对徐毅的鄙夷,说话时抖了抖手上的包裹,从中拿出一套簇新的衣袍来。

    衣袍?

    徐毅当下便乐了,这秦夫人可是想的真周到,他现在身上穿着的衣裳,早就在密林中,被划得破破烂烂的,早就有些衣不蔽体了,真愁找不到衣裳穿呢,没成想,秦夫人就给送来了!

    将手上还没啃完的羊腿,往旁边的盘子里一放,抬手想去接过衣袍时,看看手上沾满的油腻,微微皱了皱眉。

    一旁站着的一名厨子,看到徐毅突然间皱眉,脑子也是反应够快,直接就撩起自己的袍袂递给了徐毅,用眼神使劲的暗示着徐毅。

    衣袍脏了怕什么,回过头洗一下就没事了,要是讨的这位爷的欢心,得到的东西,可是一辈子享用不尽的!

    旁边的几个厨子,简直都要看傻眼了,以前都没看出来,这货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啊!

    可这么想的时候,徐毅已经擦去了手上大部分油腻,看着剩下的油腻,正自发呆时,先前那名厨子,立刻便心领神会的转过身,将干净的后背递给了徐毅。

    只可惜,就在他刚刚转身时,却早有一名厨子,递了一条湿毛巾过来,硬是把这最后机会,给生生抢夺了过去!

    煤球儿似的将校,就站在厨房的门口,将里面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目光里是震惊的神色。

    无论他怎么看徐毅,都没从徐毅的身上,看出任何别的东西,可这几位厨子,却都跟失心疯了一样,对徐毅唯恐巴结不够,疯了吗他们?

    暗青色的一件衣袍,大小竟也刚好合适,徐毅也不矫揉造作,一看大小合适,当下便脱了身上的破烂的汗衫,将衣袍穿在了身上。

    还真别说,除了穿上去,稍微有点别扭之外,感觉还是很舒服的,于是,徐毅便抬起头,冲着煤球儿将校道:“回头替我多谢秦夫人哈!”

    煤球儿将校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本来就是一张黑脸,这会儿发出一声冷哼,徐毅也没瞧出这货别的表情来。

    只是,冷哼完的煤球儿将校,一只脚都已经跨出门槛了,但却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突然回转身来,皱眉望着徐毅问道:“那齐天大圣孙悟空是谁?”

    吓?

    此时的徐毅,已经重新抱着羊腿在啃,冷不丁听到煤球儿这话,登时讶异的抬起头来,但随即想起来,这是他在进门时说过的,于是,便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道:“是个猴儿…”

    “你在耍俺?”煤球儿将校,这次真的有些怒了,他本就看徐毅有些不爽了,这会儿再一听这徐毅漫不经心的话,立刻便怒气冲冲的折转回来了。

    “耍你又没肉吃,本来就是猴儿嘛!”几名厨子早就被煤球儿的气势,吓得退到了一边,却只有徐毅依旧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享受的啃着羊腿,然没将煤球儿的怒气放在眼里。

    “好,你且说来听听,若是说不出个丁卯来,看俺有你好看的!”

    煤球儿到底还是没将徐毅怎样,看着气势挺足,可真到了徐毅眼前时,顿时气势散尽,空对着徐毅挥了下拳头,语带威胁的道。

    “坐下!”徐毅似乎早就料到了煤球儿是在虚张声势,听到煤球儿后面威胁的话,顿时翻了翻白眼,努嘴指了指面前的凳子,道:“想听故事,那就乖乖坐下,且听我细细道来…”

    于是,刚刚还气势汹汹扑来的的煤球儿,果真冷哼了一声,就乖乖坐在了徐毅对面。

    看的几名厨子,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一脸的难以置信,眼前这位煤球儿将校,可是实打实的小公爷啊,就这么没出息?

    “话说那东胜神洲,有一块奇石,相传乃是当年女娲补天时,所遗留下来的五彩精石……”

    徐毅的故事张嘴就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下雨天打孩子了,解闷嘛,解了别人的闷,也是解了自己的闷。

    西游记的故事,对他来说已经是滚瓜烂熟的事,小时候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讲起来自然是驾轻就熟,听的人也是如痴如醉,将身心都沉浸在了猴王的故事里。

    当猴王被压在五指山下时,徐毅手上的羊腿,也是刚刚啃完,正当徐毅意犹未尽的放下羊骨头时,却听的‘砰’的一声巨响,却是煤球儿愤怒之下,摔碎了徐毅刚刚盛蒜的碗。

    “他娘的,这大圣也太憋屈了!”煤球儿的胸口,在急剧的起伏着,显然,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故事里,被故事中的猴王遭遇,给生生气到了。

    这样子就好像是,徐毅小时候第一次看西游记时,看到大圣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时,气到的泣不成声一样,一样的幼稚!

    “喏,大家都看到了吧,这碗可不是我摔得哈!”看到屋内的几人,都沉浸在故事里不能自拔,徐毅顿时指着地上摔碎的碗道:“要是秦夫人回头让赔钱,可别来找我哈!”

    “放心,我来赔就是!”刚刚还对徐毅阿谀奉承的一名厨子,此时,听的徐毅这不合时宜的话,顿时气休休的说道。

    然而,话音才落,突然间一下反应过来,脸上顿时带上谄媚的表情,冲着徐毅道:“一只碗而已,夫人自然不会计较的!”

    切,徐毅对这家伙前后的表现,表达了深度的鄙夷,转过头,便站起身来,长长伸了一个懒腰,道:“时候不早了,咱也该回去了!”

    “你今晚怕是回不去了!”煤球儿的情绪,还沉浸在故事里,听到徐毅的这话,鼻子里顿时冷哼一声,说这话时,转身离开了厨房。

    弄得徐毅也是莫名其妙的,心说,你特娘有气也别冲小爷来啊,那猴头也不是小爷压在五行山下的,不是!

    既然不能回去了,那就将白食干脆吃到底,吩咐了厨子们在拿来一条羊腿炖上,今晚吃不下,那就明儿回去的路上啃!

    煤球儿说的没错,他今晚的确被留在了秦府,单独的一间厢房,老道也不知道去了那里,秦夫人到底是想的周到,竟然还差人送来了洗澡水。

    徐毅看着进进出出的丫鬟,想起大府里面的规矩,似乎洗澡的时候,还有丫鬟们在旁伺候着,徐毅便有些为难起来。

    待会儿要是伺候他洗澡的时候,他是一开始就叫呢,还是等洗完了澡再叫呢,有点叫人烦恼啊!

    然后,直到他洗完了澡,也没见一个人过来伺候他的,顿时气得在里面破口大骂,什么破翼国公府,一点规矩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