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三章 哥不说,因为哥低调
    徐毅又做梦了,梦见了自己的父母跟女友,可一家人正其乐融融的时候,骤然就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了。

    马蹄声‘轰隆隆’的,震得地面都微微颤动,被惊醒的徐毅,脑袋都被磕在了床榻上,但顾不上疼痛,还是一骨碌翻身爬了起来。

    村里来了十几匹马,马上个个都是穿胄披甲的士卒,为首的乃是一名年轻的将校,一张黝黑粗糙的面孔,目光中杀气腾腾的!

    徐毅躲在门后面看的清楚,这些人一进入村子,便直奔这边老道士的茅屋而来,这架势分明就是奔着老道来的,徐毅当即便有些傻眼!

    他就说嘛,这老道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出家人,不住在道观里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这里娶妻生子,什么喜当爹,分明就是用来糊弄他的,看看,现在东窗事发了是不是!

    心里这般吐槽的时候,目光开始在茅屋里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他跟老道才认识不到一天,可千万不能被这老道连累了,可有点悲催的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让他藏身的地方!

    然而,所幸的是,外面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士卒,竟然也没冲进茅屋里来,徐毅奇怪的望去时,却发现一大早消失的老道,此刻,竟然就在院子里,正跟那年轻的将校说话!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徐毅眼见这大好机会,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回身一把抄起背包,趁着老道几人说话的工夫,转身就想溜之大吉!

    然而,就在他刚刚跨出茅屋,准备溜走的时候,却听到老道的声音,在他身后淡淡响起:“你与贫道一起去吧!”

    老道的这话,使得徐毅的脚步骤然停下,慢慢的转过身,目光望着那边的老道,不太确信似的,用手指了指自己鼻子,看到老道无动于衷的点头后,徐毅当场便想破口大骂!

    这老道也太特么缺德了,咱两才认识不到一天,你就算拉个垫背的,也该拉个熟悉的人,凭啥就拉着我不放?

    只可惜,老道却根本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说完了这话,便收拾起一个木头匣子,上了停在村口的一辆马车。

    徐毅本想磨蹭一下,趁机溜之大吉,可这心思,似乎被那年轻将校给识破了,一个犀利的眼神丢过来,徐毅赶紧吓得上了马车。

    “你不厚道!”马车出了村子,开始在官道上狂奔,马车里只剩下徐毅跟老道士时,徐毅终于有点忍不住,冲着对面的老道士埋怨起来。

    “你跟贫道去,有用!”老道士似乎有什么心事,从上了马车开始,眉头就一直紧锁着,听到徐毅这埋怨的话,也不过多解释,言简意赅的道。

    “切!”徐毅对老道的这话,表示极度的鄙夷,谎话都不会说,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天,垫背就垫背呗,还说跟着去有用,能有啥用?

    马车一路向着长安进发,这一路上,隔着车窗向外望去时,能看到道路两旁,越来越多祭祀的香案,有些甚至是和尚们在带头做法,规模很大,好几次,做法的队伍,甚至都逼停了他们的车队!

    “天灾人祸啊!”自打上了马车,就一直心事重重的老道,眼见这一路上的情况,终于还是忍不住叹口气说道。

    虽然心里对老道有些鄙夷,可听到老道的这句感叹,徐毅却还是深表赞同,蝗灾本就是自然灾害,不想着怎么消除灾害,却在这里劳民伤财的祭什么蝗神,是嫌蝗灾祸害的不够严重吗?

    马车总算进了长安城,徐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目光盯着对面的老道,试图从老道的表情中,找到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只可惜,老道自打进了长安城,就一直保持着气定神闲的姿态,根本找不到任何暗示!

    于是,徐毅便暗暗咬了咬牙,打定了主意,待会儿要是真的被连累了,那就休怪小爷胡说八道了!

    然而,马车却并没如徐毅猜想的那样,去了什么深牢大狱,而是在长安城里,七拐八枴的停在了一个大门前,抬头望向门楣,上面用鎏金的字体,书写着几个大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可惜,徐毅认得不!

    “这是翼国公府上!”似乎看出了徐毅不识字,老道进门的时候,对着还站在那里努力认字的徐毅,状似无意的道。

    “哦!”徐毅听到老道的这话,目光再度望了一眼那几个鎏金字体,果真就如老道说的,这几个字乃是翼国公府,于是,赶紧点了点头,加快步伐追上了老道,悄声问道:“翼国公是谁?”

    徐毅对唐朝初期的人物,还是十分熟悉的,但这熟悉,却是仅限于人名,要是封号的话,那就一无所知了。

    “翼国公秦大叔都没听过,当真是孤陋寡闻!”徐毅这边悄声跟老道说话,可没想到,这话还是被后面煤球似的年轻将校,给捕捉到了,当下便听的那煤球,嗤之以鼻的说道。

    姓秦,又是贵为国公,徐毅稍稍一想,立刻便想起这此间主人名字了,该是那秦叔宝秦琼才对吧!

    想想乃是秦琼找他们过来,徐毅的内心,不由自主的激动了一下,这秦琼可是老好人啊,义气什么的最重了,就算这老道,真把人家秦琼给坑了,估计,秦琼也不会对他殃及池鱼的!

    这么一想的时候,徐毅紧绷的神经,立刻便放松了下来,回头一看身边的煤球似的年轻将校,突然想起来,这厮刚刚是不是鄙夷他来着?

    真是的,知道个秦琼就很了不起吗,小爷还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呢,没听过是不是,切,小爷可是一清二楚的,但小爷就是不炫耀,为啥呢,因为小爷低调!

    那煤球似的年轻将校,被徐毅这么冷不丁的一说,感觉整个人都蒙了,他确实没听过这什么齐天大圣的,听上去很是了不得的一个人物,本想上前追问的,可看看徐毅那拽拽的表情,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奶奶的,等秦大叔的事情了了,看俺不收拾死你!

    翼国公的府邸很大,徐毅跟在几人的身后,在府邸里左转右拐的,感觉整个人都有点晕头转向了,心下不由的在想,要是真有个刺客,想对秦琼不测,估计,还没等见到秦琼,自个儿倒是先在府上转晕了!

    总算还是见到了秦琼,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这大热的天,竟然身上还披着厚厚的毯子,跟门神上威武雄壮的形象,简直差了八万八千里,果然,艺术照是不可信的!

    “孙道长可算是来了!”屋里除了秦琼之外,还有一名黑炭似的大汉,说话就跟破锣似的,看见了老道,就跟看见了救星似的,一张口就震得人耳膜嗡嗡。

    “我去,你不会就是孙思邈吧?”徐毅一向觉得,自己脑袋瓜还算聪明,可是,直到这一刻,听到黑炭大汉破锣似的话,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屋里的几人,对于徐毅这冷不丁的话,纷纷投来了诧异的目光,一副看待白痴的目光,弄得徐毅当场都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太特么尴尬了啊!

    其实,他早就该猜到这老道身份的,不住在道观里,还收留了一群逃难者,最关键的是,老道所在的那个村子,乃是小药村,这还不能证明老道的身份吗,可徐毅愣是就没想到,也真是奇葩了!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孙老道已经打开了随身的匣子,从中取出一柄小刀,在徐毅惊悚的目光下,照着秦琼的小腿,就是一刀切了下去。

    这老道疯了吧?不是跑来给人家治病吗,怎么还直接放上血了?

    可他在这里大惊小怪,眼前的几人,却是一脸司空见惯的表情,显然,早就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尤其是那秦琼,刚刚还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这会儿随着小半碗粘稠血液的流出,脸上竟然还露出了舒服的姿态!

    “如此疗法终是有违人伦,也非长久之计!”在人家小腿上,各放了小半碗血,老道这才微微叹气着开口。

    这话听的徐毅直翻白眼,心说这不是废话嘛!

    从秦琼腿上放出的血,十分的粘稠,这明显就是三高的症状,或许还有血液类的疾病,再看看身旁的半盆羊肉,以及几坛子的酒,估摸着昨晚有吃有喝的,能在今日活着见到他们,已经是老天偷懒了才对!

    “你这小子恁的可恶,方才俺就瞧你不顺眼的很,这会又在这里冷笑作甚?”

    徐毅在这里胡思乱想,不曾想他的表情,尽皆被旁边的黑炭大汉看在眼里,这黑炭大汉脾气也是火爆,一见徐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当场便冲着徐毅,大声嚷嚷了起来。

    本来嗓音就跟破锣似的,结果,这一吼叫起来,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揍人的架势,唬的徐毅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知节莫要动怒,不过就是一个小子!”还是秦琼讲道理,一见那黑炭大汉动怒,赶紧出言劝阻起来,只是,说出的话,却着实让徐毅震惊不已。

    居然称呼黑炭大汉为知节,莫非这黑炭大汉,乃是有名的程大魔王,程咬金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