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二章 古怪的老道士
    爬上了一座山丘,视野中出现了一望无垠的平原,一条宽阔的河流,从平原上穿过,将平原分割成两块,更远的地方,则是坐落着一座宏伟的城池,城头上旌旗猎猎。

    视线拉到山脚下,则是一座小小的村落,里面有十几间茅屋,几个孩童正在嬉闹,此时,正是晌午的时分,村落里炊烟袅袅,有几户人家,正在准备午饭。

    徐毅看到这样的景象,整个人当即便跌坐在地,目光中尽是茫然之色!

    好不容易出了密林,怎么会是这样的景象呢?

    高楼大厦呢?柏油马路呢?呼啸而过的汽车呢?还有漫天飞舞的塑料袋,这些统统都去了哪里?

    手机依然没有信号,这已经是很不正常了,脑海里开始出现一种可能,但觉得有点扯,可眼前出现的景象,又不得不让他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穿越了?

    想想这些天,所经历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似乎早就在暗示了,徐毅忽然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脸,老天啊,自己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宅男,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玩笑啊!

    我还有父母要尽孝,有女友要结婚,家里的房贷还等着我去还,现在你把我扔在这里,到底算怎么回事啊!

    然后,崩溃够了,却还是慢慢向山下走去,快到山脚的时候,看到几个老人在那里祭神,对着临时支起的香案,一脸的虔诚之相,嘴里念念有词,徐毅估摸着,能在这当儿祭神的,想必祭的就是蝗神无疑了。

    没好意思直接上前打扰,人家那么虔诚,这会儿上去打听,实在是有些太不礼貌,于是,干脆便远远的站着,想等他们结束了,再去询问也不迟!

    香案上供着一只猪头,徐毅觉得,那猪头正在向他喊冤,人的一生有许多事要做,而猪的一生,就是吃的肥肥的,好满足人类的食欲,但这会儿却被供奉在香案上,最后便宜了野兽,徐毅就觉的,这只猪有点死不瞑目了!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尤其看到香案上的猪头时,所以,徐毅现在就在考虑,到底是先解决了猪头再去打听,还是等打听完了,再去解决猪头呢?

    但似乎这两种可能,都有点难以实现,这些人祭起神来,有点没完没了的,也不知哪有那么多话要跟蝗神说的,就不怕蝗神也饿着肚子吗?

    眼见着这些人,暂时还没结束的迹象,于是,干脆就地折了根草棍儿,逮了几只蝗虫串成一串,在旁边人家祭过神的火堆上,小心的烧烤起来!

    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蛋白质高的离谱,尤其这时候,个顶个吃的跟大拇指一样,翻找了背包,里面还有吃剩的方便调味包,于是,撕开来小心的撒在上面,那味道顿时绝了!

    只是,一串显然是不管饱的,索性便放下背包,一次性串了七八串,耐心的烧烤起来!

    “能吃?”他这边烤的正香,却不想这怪异的举动,成功将那边的一个老道士,吸引了过来,老道士默默的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徐毅吃了三四串蝗虫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徐毅也不废话,听到老道士问他,直接就将手上刚刚才烤熟的一串,递给了老道士,然而,才递了出去,心里一下反应了过来,老道士可是出家人啊,他怎么忘了这茬呢!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老道士只是微微怔了一下,便从他手上接过了串儿,然后,在徐毅错愕的目光下,微微皱着眉,小心的吃了起来!

    假道士?

    这老道看着慈眉善目的,怎么也不像是那种坑蒙拐骗的主儿,难不成是饿坏了?可看着老道吃东西的样子,细嚼慢咽,倒像是在品味什么美食似的,徐毅顿时挠了挠头,表示有点看不懂了。

    “敢问道长,这是什么地方?”这老道士吃了他的串,正所谓吃人嘴短,徐毅立刻便逮住这个机会,询问了起来。

    徐毅的这话,使得老道士不由一怔,许是听着徐毅的口音有些怪,但看看徐毅此刻的穿着,一身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衣服,像是从别处逃难来的,这年头逃难的人太多了,于是,便也就释然了!

    按照这老道士的说法,此地乃是距离长安不远的新丰县,如今是唐朝贞观二年,徐毅听到这话后,整个人当场便傻眼了!

    虽然他的历史学的不咋样,可最起码,对贞观这个年号,还是相当熟悉的,这可是历史上,最璀璨耀目的一段历史,能臣武将辈出,盛世之下,万国来朝,即便千年之后,她的影响依然是在世界流传!

    老天爷啊,他居然真的穿越了,还是直接跨越了一千多年的时空,穿越到了这大唐,这一刻徐毅内心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了!

    “儿郎这是从哪里来的?”老道士看着徐毅突然间不说话,心下当时便微微一叹,他见过太多像徐毅这样的逃难者了,长途跋涉,历尽艰险,好不容易到了长安,便是徐毅现在的这种表情!

    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老道士的这话,使得徐毅茫然的眼神,稍稍恢复了一点清明,目光不由的向着来时的路望去,如果硬要问他从哪里来的,那他就只能是从这山里来的了!

    看到老道士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徐毅只好顺着这话,又继续编了下去,自幼在山中长大,后来遭了场瘟疫,村中人都尽死,只有他一人存活下来,于是,一把火烧了村子后,便一路跌跌撞撞的从山中出来!

    说这话时的徐毅,一脸的悲痛之色,就差没当着老道士的面,直接痛哭流涕了,这种悲痛自然不是装出来的,这段时间在山中的惨痛经历,加上这一刻,陡然间得知,从此跟父母天涯相隔时,心里的那种悲痛,一下子便带入了进来!

    老道士的目光,突然间就变得同情起来,这让徐毅心下稍稍有些不忍,这老道士看着慈眉善目的,徐毅都有些于心不忍,可哪能咋办呢,总不可能给老道士实话实说吧!

    “怪不得啊!”听着徐毅的‘遭遇’,老道士禁不住微微叹息,而后,目光柔和的望着徐毅,问道:“蝗虫的这般吃法,也是你自幼就吃的?”

    徐毅便老实的点点头,这话确实没骗老道,他的确从小就吃蝗虫的,只不过,却并非只是烤串吃,还可以油炸,可以清蒸,甚至,还可以烘焙干了磨成粉,做成菜团子吃,反正方法多得是。

    老道的脸上,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显然,徐毅的这话,有点刷新了他的三观,又听徐毅说,这蝗虫竟然还可以治病时,老道的目光顿时亮了一下,追着徐毅问道:“当真?”

    徐毅顿时便有些心虚起来,蝗虫能吃是千真万确的,但后面能治病的话,却是他道听途说的,关键他也没亲眼所见,此时,看着老道一脸认真的问他,徐毅顿时挠挠头,有点心虚的道:“应。。应该是的吧!”

    于是,老道目光中刚刚才亮起的光,瞬间便黯淡了下来!

    这边跟老道说话的工夫,那边几个老人,也总算磨磨唧唧的祭完了蝗神,开始吆喝着老道回去,老道答应了一声,转过身来时,伸手拍了拍徐毅的肩,表情柔和的道:“你也跟贫道回去吧!”

    老道士的这话,使得徐毅顿时有些感动,他就说嘛,这老道士一看就慈眉善目的,怎么可能放着他不管,唯一有点可惜的,就是那只香案上的猪头了,不知道会便宜那只野兽,徐毅觉得,他可能没法替这只猪头伸冤了!

    这老道也是山下这个村里的,就跟其他的村民一样,这让徐毅微微感到有点讶异,在他的印象中,不管是和尚还是道士,不都应该是住在庙里和道观嘛!

    但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跟着老道士刚刚进村,便有一个七八岁的孩童,撒着欢的直奔他们而来,刚一来到他们面前,便直接冲着老道士,开心的叫道:“爹!”

    爹?

    徐毅的下巴,差点没惊的掉到地上,尤其看到,这老道还答应的那么顺畅后,徐毅就觉得,他似乎有点看不懂眼前这个老道了,出家人不住道观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了儿子,那是不是还有个老婆才对!

    这个想法刚刚闪现,便见得旁边的一间茅屋里,出来一名布衣衩裙的妇人,先是冲着老道身前的孩童招招手,而后,这才冲着老道,开口道:“孩他爹,洗把手用饭吧!”

    徐毅整个人当即楞在那里,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目光望着老道的背影时,一股崇敬之意,不由的油然而生,高人啊!

    “这里原本只有贫道一人!”似乎是看出了徐毅的讶异,老道背对着徐毅,头也不回的道:“后来人就渐渐多了,都是跟你一般,从别处逃难来的。。”

    说到这里时,老道这才转过身来,目光盯着徐毅,带着些许的严厉,开口道:“他们母子二人也是!”

    原来是喜当爹啊!

    徐毅挠了挠头,知道是误会了老道,脸上的表情,顿时便有点尴尬,但回过头一想,似乎又有点不对劲,就算人家是逃难来的,也没必要就喜当爹吧,但这话,终究还是没敢问出口!

    怎么说呢,他还要在老道这里蹭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