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

    顾季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让陈奇留下来陪着受伤的陆浩,他自己开车回部队报到,顺便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陈奇有点懵:“团长,那我晚上怎么回部队?”

    团长把车开走了,他怎么回去啊?

    要知道部队里晚上也是有训练的。

    床上躺着的人也是二十岁出头,生的年轻,皮肤因常年的风吹雨打而变得黝黑,这次受伤,伤的又严重,直接导致脸色看上去很苍白。

    但他的精神好了不少。

    瞧着队友的神情,他笑了笑,语气还有些虚弱的说:“团长,你们都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儿养着就成,没那么虚弱!”

    顾季沉微微皱眉,只道:“逃走的人还不知下落。”

    这一句话,陈奇就明白了。

    “是。团长放心,我一定照顾好陆哥。”

    保不齐那些逃走的人会不会转头调回来,咬他们个促手不及。

    陆哥现在一个人是绝对的不行,又有伤在身,哪里适合再动手。

    “可是,团长,陈奇要是不回部队,政委那边怎么说?”陆浩担忧的问。

    这次任务失利明显就是有人要坑他们。

    情报失误,埋伏的人也失误。

    要不是团长当机立断,果断找出突围的办法,只怕他们那一行人都要折在那里。

    而团长本就是从京都那边突然被调过来的人,部队里有多少人等着揪团长的错处,有多少人不服,数也数不清。政委又一向看团长不顺眼,只怕这次,少不了落井下石,背后使绊子。

    陈奇想到部队里那个政委,整个人都不好了。

    “有什么可神气的!不就是我家团长坐了这个他想开后门给他侄子的职位!哼,没本事,还不许其他人坐上去吗?”

    至于成天盯着他们吗?

    陈奇无比的烦躁。

    顾季沉没说话,表情淡淡的。

    但仔细一看,便会注意到他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意。

    他的嘴角勾了勾,“我还不至于连给下面人放个假的权利都没有。”

    部队里安排假情报,联合其他派系的人,他迟早会一个个揪出来。

    不过当下,却是先要处理跑掉的那伙人,不能让他们威胁到附近的百姓。

    陈奇叹口气:“这哪里是来历练的,团长,依我看,就是来找不痛快的。”

    都是部队里的战友,又不是政敌,非的搞那一套算计人的做什么?

    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顾季沉站起身,道:“陈奇,好好照顾陆浩,明早我安排人跟你换。”

    “是!”陈奇下意识的敬了个军礼。

    顾季沉淡淡的嗯了声,便转身大步走出病房。

    宁然一边,宁成晖找到刘叔后,说明想请他帮忙带点东西,刘叔想着他们一家日子过得那么紧巴,也不至于买太多的东西,就很痛快地应了下来。

    等到了供销社,看到宁然与许玉珠身边的那一大堆东西,刘叔觉得,他可能是认错人了。

    刘叔揉了揉眼睛,再三看了几眼。

    他似乎没有认错人。

    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这这这,你们哪里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

    宁成晖不好意思的说:“让你见笑了,我家然然卖药草赚来的。”

    他说的也没底,实际上宁成晖自己心里都不信。

    宁然呵呵笑着迎过去:“让刘叔麻烦了,回头刘叔不要客气,我和我外公外婆还买了些软糖,刘叔也带一些回去给孩子们。”

    看着宁然无比自然的笑脸,刘叔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嗓子眼里。

    早上时候他还说,宁然一家条件苦,委屈了孩子,结果下午就……

    他不想说话了。

    这哪里有个苦的样子?

    ……

    宁清凤带着张玲兰买了药后,就赶紧赶回了村子里。

    手里的药名贵得很,宁清凤半分也不肯让别人动手,坚持自己亲自熬药,不然损失了一点她都肉疼。

    至于张玲兰,就直接被赶去村子里赤脚大夫家,去通知张大柱带还昏睡着的张孝天回家来喝药。

    花了几十块钱买回来的药,张玲兰心里嫉妒的要发疯。

    凭什么弟弟生一点小病就要家人大张旗鼓的仔细照顾着,而她连重感冒了,都没有去医院输水的待遇?!!

    张玲兰更怕宁清凤会拿她的学费来抵这个药钱。

    她刚走到半路,迎面就过来几个中年妇女,正是住在村头的那几户。

    张玲兰心情烦躁,饶过她们就要走。

    但是就在她要离开时,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你们听说了,宁成晖那家儿的,就刚刚,竟然托老刘家拉回来一车好东西!”

    “可不就是一车好东西,听说有白面,还有大米,加起来足足有近四十斤,都够咱们吃将近一个月了!”

    “但他家都穷成什么样子了!村子里头谁家不知道不知道他们家那点破事,难不成宁清凤那个死抠门的还发善心一回给他们钱了?”

    “你可拉倒吧!那得花不少钱把?都够她家那口一个多月的工钱了,宁清凤那得理不饶人的,怎么可能会好心?”

    “说的也是,还能是他们家突然发了笔大财吗?”

    “谁知道呢!这不都去看热闹了!”

    张玲兰心头一跳。

    什么意思?

    宁然和那两个老不死的竟然有一车好东西?

    张玲兰听了心里直冒酸。

    白面大米,她都好些天没吃到了!

    张玲兰一咬牙,也不管张大柱和张孝天了,转头跑回去找宁清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