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这话,宁成晖和许玉珠立即脸色变得严肃。

    什么事情也不如他们的然然身体重要!

    只要一牵扯到宁然,宁成晖和许玉珠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宁成晖一咬牙,也不打算问了,说道:“那好,外公外婆进去给你买些补身体的,不问了,不问了。但是然然,你一定要答应外公外婆,不许做危险的事。”

    “就是,不许做危险的事!”许玉珠附和说。

    在他们的眼中,宁水村附近的几座山都很危险,平常都很少有人去山上。那些个药草本来没什么值钱的,可宁然拿回来这么多钱,一定做了很危险的事才换回来的。

    不然,就只是一点药草,怎么可能会卖的了这么多钱?

    宁然默了下,无奈的点个头。

    就……挺一言难尽的。

    宁成晖和许玉珠松了口气。

    见他们二人想和她一道,宁然立即开口:“外公,外婆,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进去,我有些事要去办。”

    宁成晖皱皱眉,担心道:“去做什么?还是我们陪你去好了。”

    许玉珠对医院的事心有余悸,闻言也赶紧点头。

    但宁然怎么可能会让宁成晖和许玉珠陪她一起去?

    宁然微不可见的顿了下,随即摇头:“外公,外婆,我已经长大了,你们不用担心。再说,我这次离开,是要去见我老师的,先前担心你们,就没有跟我老师说明白,不过我跟老师约好了,他去为师母拿药时等等我的。”

    听她说到“老师”、“师母”,宁成晖隐约有点印象。宁然他们上学的那所中学,似乎正是有一位老师身带一位生病多年的爱人,在附近几个村子里都是有名的,因为那个老师手下带的还是个重点班,十分得校长重视。而学习又是这年头的头等大事,十里八村的哪个都重视的很,也就带着老师们极出名。

    但知道是一回事,担心又是另一回事。

    许玉珠还是不放心宁然一个人,想说什么,刚要开口,却被宁成晖拦了下来。

    宁成晖叹了口气,有些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些不知名的意味,他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大闺女清云和他说过的话。

    “然然,外公宁愿这日子过得苦些,没钱也不要紧,你没事就好。”

    他说话声音很低,低到几乎不可闻。

    宁然以为外公是在担心她,便安慰:“外公,外婆,我一直很好!放心,你们买完就在这里等我,能买多少就买多少,千万不要省!我很快回来。”

    “嗯,你去吧。”宁成晖应道。

    眼看着宁然慢慢走远,还一瘸一拐的,许玉珠不由有些埋怨自己的老伴儿:“你拦我做什么,好歹我陪然然一块去,万一然然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好了,别操心了,咱家然然不是个普通人。”宁成晖喃喃道。

    许玉珠噎了下,似乎是想到什么,心情也有些沉重,可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

    宁然告别宁成晖和许玉珠后,立即朝着记忆中的一家中医药店赶了过去。

    上一辈子她离开这里时,是有去过一家中医药店的,那里的老板她也有些印象,是个中正本分的人,为人也有几分善意,故而宁然隐约还记得他。

    县城虽然不大,但也有几家规模算是不小的中医药店,她觉得还是选自己比较熟悉的那家比较好,离供销社也近,她办完事了可以尽快回去宁成晖和许玉珠身边。

    走了约有十几分钟,宁然便看到了不远处一家上了年头的老店,上边还有一块匾额,写着“中草堂”三个大字。

    宁然心中一喜,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儿她便走近了,正要进去,就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妈!弟弟他根本就没有事!就是村里的赤脚大夫胡说的,弟弟的伤就只是看起来严重了点,哪用的着花这么多钱买这么贵的药啊!”

    宁然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她嘴角微抽。

    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运气这么不好?

    宁然想了想,还是走上了台阶,但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的一边,悄悄探头往里看。

    好家伙,果然是张玲兰和宁清凤。

    简直就是冤家路窄!

    此刻,宁清凤正一脸怒气的站在药柜台前,气冲冲的瞪着柜台后面的一个年轻小伙子。而张玲兰就站在宁清凤身边,一手抓着宁清凤的胳膊,满脸都是不情愿,但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她一想到那高昂的药钱,就觉得心肝脾肺浑身都疼,不由继续开口劝道:“妈,咱们还是回去吧,这药实在太贵了,要是买了,爸一个多月的工钱都没了!咱们下个月吃什么呀?肯定连一点肉都吃不上了啊!”

    最重要的是,张玲兰觉得自己妈妈绝对不会亏待了那个弟弟,但不代表宁清凤就不会亏待了她!

    家里表面上看起来还有富余,可张玲兰知道,就算真的有富裕,多余的钱都在这个妈手上,又舍不得花。真要是给那个混账弟弟买了这么贵的药,保不齐她的学费就没有了。

    张玲兰更清楚,就算那个弟弟每天混日子,妈都不会不让他上学,可换了她就不一样了。家里真要是多出了什么开销,就一定会在别的方面找回来。

    她才不甘心!

    柜台后的小伙子闻言,那表情,五官都要挤一块了。

    他还真是头一回见为了吃肉,居然不想买药的人!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宁清凤沉着一张脸,神色十分难看。

    柜台里的小伙子皱皱眉,看着这莫名其妙的母女,她们都在这好半天了。

    “你们到底还买不买?不买就赶紧走!”小伙子不耐烦的说。

    要是嫌贵就别来啊!这年头,有救命的药就不错了,这么还能嫌药贵呢?要知道有时候想要都还不一定有呢!

    “你这是什么眼神?”小伙子眼中的鄙夷不耐一下子刺激到宁清凤,“什么态度!觉得我们买不起吗?不就是一家卖药的,有什么可神气的!”

    小伙子也是真的要气笑了。

    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长脑子的人!

    没听说过吗?宁可得罪当官儿的,都不能得罪一个医生!

    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要是以后身体真的出了什么毛病,还不是得回头求上门来求爷爷告奶奶?

    “妈!”张玲兰有些怕发脾气的宁清凤,硬着头皮说,“我们还是感觉回去看看弟弟吧,这药还是别买了,等回去看过弟弟再说。”

    她还没说完,就瞧见宁清凤忽然转过头来盯着她,让她心里突突的跳。

    宁清凤哼了一声,眉头皱了皱,想到头上流了那么多血的小儿子,再一想到村里赤脚医生信誓旦旦的保证,她又有些犹豫。

    万一小儿子日后真的留了疤怎么办?

    想到这,宁清凤半分犹豫也没了,一咬牙道:“买!”

    小儿子是她赌不起的,没什么能比小儿子重要,贵点她也认了。

    张玲兰低下头,死死的咬住下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从小到大,弟弟永远比她受宠爱。妈妈宠弟弟,就连爸爸也宠爱弟弟,什么都先想着那个混蛋弟弟。

    这次也是!

    要是换做了是她,只怕妈就随便了事了,哪儿能有半分重视?

    一个多月的工钱,就这么没了!

    张玲兰心中的妒嫉,就如藤蔓般控制不住的迅速疯长。

    要是……要是没有那个弟弟该有多好……

    宁然在外面悄悄听着,不由暗暗称奇。

    她一歪头,正好瞧见了张玲兰眼底那抹来不及掩饰的狠气和不甘。

    想到宁清凤和张玲兰就快要走了,她不慌不忙的躲到一旁去,免得碰上她们母女。

    再一想张玲兰的话,宁然觉得好笑不已。

    她砸张孝天那一下根本就没什么事。只要清洗一下伤口,涂点止血的药,没几天就能好的完完。

    毕竟张孝天可是宁清凤的心头宝,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宁清凤可一定会来找她麻烦的,她才没那么闲的。

    只不过村里的赤脚大夫竟然建议宁清凤来县城买中药,这就有点出乎宁然的意料了。

    这不明摆着在坑宁清凤嘛!

    难不成,她有什么错过的好戏没看?

    宁然嘿嘿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