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 015.谁说药错了
    话一出,众人哗然。

    只要是个有眼睛的,谁看不出来这孩子身是伤,明显就是被人凑得?

    就这一身伤,不花个几百块钱是养不回来了,这明显就是敲诈呀!

    但这年头,谁家能随随便便拿出个几百块钱呀?

    中年男人气的眼睛都红了,他自己也没想到只是善意去帮别人,竟然会被人勒索。

    作为一名医者,还是懂医术的医者,救死扶伤本是职责所在,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今天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了,可他还有妻子尚在病床上,他哪里有钱去赔这个女人!

    别说他没钱,就算是有钱,赔给这女人也是在恶心自己!

    就在这张翠芬闹事的时候,宁然就已经过来了。

    她站在人群里,听这些人的议论,心里多少明白了一点。

    再一看躺在地上的王铁林,浑身还在止不住的抽搐,面露痛苦,鼻青脸肿的模样,她就大致知道了这倒霉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王铁林身强体壮,挨这么一顿凑其实也没什么,但坏就坏在他这个妈上。

    张翠芬估计是给王铁林喝了不少补身子的,结果补过头了,导致王铁林现在阳火过剩,体内淤血积聚,不利于王铁林血液循环,才会使王铁林看上去面色铁青难看。

    宁然再一看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看他长相端方正气,旁边人群议论他的条件也符合她要找的人,而且这人确实有些眼熟,她猜,应该就是她学校里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只给重点班上课的老师。

    她要找的人名是梁正英。

    是她老师的至交好友。

    但看这情况,怎么都和日后的国医泰斗扯不上关系。

    其实梁正英也没用错药,他应该是和她一样,看出了王铁林目前的情况,才想着先散了王铁林体内的淤血。结果歪打正着,王铁林身上还抹了别的药。

    中医药草最忌讳药性相克。

    梁正英也没想到王铁林被送来之前还抹了别的药,且正好和他的药药性相克。

    而宁然一过来就闻到了王铁林身上淡淡的草药味,很淡,淡到几乎要闻不出来。要不是宁然打小鼻子就灵,又毫不吝啬的喂了自己不少空间里的药草,她也闻不出来。

    见张翠芬咄咄逼人,梁正英又有口难辩,宁然眼神一冷,就用拐杖借力推开身边的人走了出去。

    “谁说药错了?”

    一片僵持的寂静气氛中,这话如平地惊雷,人群的注意力立即就被吸引过去。

    张翠芬也注意到了宁然,疑惑的看了几眼忽然出来的宁然,有点眼熟,但她不记得是谁,那就是没关系的人了。

    想到这里,张翠芬立即就挺直了腰杆。

    “你说没错就没错,你从哪儿蹦出来的?有什么资格说没错?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这小姑娘负得了责吗?赶紧从哪儿来滚哪里去!”

    宁然几乎要被气笑了,在前世,有多少人排着队的等着见她这个医学神才?

    加上前些年,那个组织几乎是倾尽部资源的培养她,供着她,就算最后以那样悲惨的方式死去,她也着实没有再见过敢对她大吼大叫的傻货。

    当然,作为曾经欺负过她的人都被整死了。

    不得不说,现在张翠芬这个样子,还真是让宁然有点怀念,特别想欺负回去。

    宁然神色如常,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到梁正英身边,他也在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宁然。

    “有没有用错药,看他能不能醒来就知道了。”宁然瞥了眼梁正英,转而对张翠芬淡声说道。

    “你能让我家铁林醒过来?”张翠芬一愣,随即狐疑的盯着宁然。

    没半晌,张翠芬推翻了自己自己的想法。

    就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连医生都没办法的事,这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还是踏踏实实的先要赔偿金再说,等要来了再带儿子去大医院瞧瞧。

    实在不行,她就是不要这张脸,也得去打她儿子的那家人家里闹个天翻地覆!

    这么一想,张翠芬就觉得自己简直是聪明到了极点。

    既能要到了钱,还能给儿子出了这口恶气!

    想想张翠芬的心情都变好了,就冲宁然冷笑道:“哪儿来的滚哪儿去!今儿老娘就把话放这儿了,别以为我们孤儿寡母的,没男人在身边陪着就势单力薄!”

    “我也不多要,就三百块钱,要是识相的就给钱,不给钱,哼,我一定去告你,让你在牢里待到死!看你能怎么办!”

    “嘶!”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

    三百块钱!

    这么多!怎么不去抢?!

    就是砸挂卖铁,一时间人家梁老师也凑不出来啊!更何况人家梁老师还有一个病重的妻子还躺在病床上!

    宁然觉得这张翠芬真是遗传到了张家的好传统,实在太无耻!

    她老师的好友,岂容外人来欺负?

    宁然抬头就去看梁正英。

    果然,梁正英已经被张翠芬气的快没理智了。

    任谁平白无故被敲这么多钱,都憋屈的慌!

    尤其还是被张翠芬这样的人敲诈,那简直就是恶心到心坎儿了。

    宁然当下也不客气了。

    她手一动,一直被她握在手心里的银针就亮了出来。

    奶奶的,不是敲诈人吗?

    不让你们先疼够本了她就不是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