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然目视着外公外婆离开了,想着他们一时半会儿应该回不来,就起身,一瘸一拐的朝着住院区走去。

    就在来的时候进空间翻医典时,宁然翻到了一本上辈子由教她的那个国医圣手批注的医书。

    那一瞬间,宁然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她老师提过的,且很佩服的人。

    但是按老师提过的时间来算,这个时间点,那个人应该正好遇上了麻烦,而且就在这县医院的住院部。

    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她可以直接碰上。

    然后困扰她的赚钱计划,就有出路了。

    唉,她很佩服她的老师。

    能被她老师佩服的人,也不会差到哪里才是。

    ……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直接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

    这两人都是穿着军绿色的军装,军装上一尘不染,能看出是新换过不久。

    两人身形挺拔如松,其中一个小伙子看上去很年轻,不过二十岁的模样,面貌还很青涩。

    小伙子手上还提着一个便利袋,里面装了些吃的。

    他刚下车,作为军人的习惯,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朝医院大厅里看去,打量着周围环境,一眼就看到人群里,有个很熟悉的人影。

    再一眼看去,还是个小姑娘,胳膊下拄着一根拐杖,瘦瘦弱弱的,一瘸一拐的走着。

    他觉得那小姑娘有点眼熟啊!

    陈奇走路的动作一顿,眯着眼仔仔细细的辨认了下。

    突然,他一拍脑袋,脑瓜子里灵光一闪。

    回头就兴奋的跟和自己一起的人说:“团长,团长!你快看,是小同志!“

    小同志?

    另一人约二十一二,身形挺拔修长,很高,比陈奇高出了大半个头。

    他正要上车找个地方把军车停下,听到陈奇的话回过头去,如鹰隼般锐利幽深的眼神掠过去,陈奇就老老实实的闭住嘴不说话了,但他的眼神还是很兴奋。

    顾季沉眉头微皱,看着陈奇激动的神情,薄唇微抿。

    他也不上车了,一个跨步到陈奇身边,眼神的余光往医院里一扫,果然看到个熟悉的小姑娘。

    还是那个胆子异常大的小姑娘。

    “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嘛,小同志伤那么严重,肯定会来县医院的,这不今中午就看到了!”陈奇眉飞色舞的说。

    今天早上天微亮时候,他们就将战友送来了县医院。

    本来耽误了那么多时间,他们也不抱希望了。

    就指望医院里的人给战友好好处理下伤口,他们就带人回军区医院治疗,那里会有省城里最好的医疗条件。

    结果太出人意料了!

    医院里的医生跟他们说,战友身上的血早就被止住,而且伤口都开始有愈合的痕迹了。

    早在将人转移前,他们英明神武的团长大人就已经果断将战友身体里的子弹取出来了。

    现在伤口开始愈合,就说明人是没有危险了,好好休养就成。

    然后医生又激动的跟他们说,这完是战友伤口上涂抹的药草的功效,那药草十分有用!

    医生说,他们迄今为止,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用的药草,急的马上就问他们这药草从哪里来的。

    但团长没让他们说。

    陈奇遗憾的叹口气。

    说不定那时候要是告诉他们了,人多力量大,可以帮他们一起找小同志嘛。

    但没关系呀,现在又看见小同志了。

    陈奇嘿嘿的笑了两声,讨好的跟顾季沉说:“团长,要不你先去看陆哥,我去跟小同志好好道个谢!”

    他嘴里的陆哥就是此次任务受伤的战友。由于情报有误而导致的伤,部队会对他治疗用的一切费用进行报销。这还是陈奇早上跟自家团长特地回了趟部队争取来的结果。

    顾季沉瞥了眼陈奇,这小子高兴的嘴角压都压不下去。

    他心里没来由的烦躁,漠然的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陈奇。

    “团长,干嘛?”陈奇一脸懵,没有第一时间接过来。

    他咋觉得团长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被陆哥这事儿闹的吗?

    “去停车。”

    顾季沉看了眼他,不耐的将车钥匙丢给陈奇。

    出于军人的习惯,陈奇下意识地就接住了。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团长把自己手中提着的午饭夺了过去,转身就往医院大厅里大步走过去。

    “哎,不是,团长……”

    话没说完,就见团长大人淡然的转过身,平静无比的看着他。

    陈奇咽了咽口水,苦逼的说:“团长,我还想跟小同志说说话呢。停了车再过去,小同志指不定去哪儿了。”

    “有意见?”顾季沉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