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成晖和许玉珠说要去县里,吃完了早饭就立马带宁然动身了。

    走之前,许玉珠特意进屋在屋子里翻翻找找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宁然看在心里,面上沉默着。

    家里还有多少钱,她十分清楚。

    总共也就三块多,还是外公外婆省吃俭用了一年赞来给她开学交学费用的。

    这次给她用了,开学学费她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来赚,宁成晖与许玉珠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她不能再麻烦他们。

    宁然心里打算着,这钱是不能花在她身上的。等去了县里医院,她找个机会换些补身体的药,给外公外婆吃。

    外公外婆的身体比她还不好,她回头还得从银镯空间里翻些药草出来,混在里面给外公外婆吃。

    这时宁然无比庆幸。

    幸亏当初宁清凤小气,一点田地都没给外公外婆。要不然外公外婆肯定是怎么着都得去地里干活,这身体就更不好了。

    去县里时,宁成晖和许玉珠带宁然搭了村头刘大叔的牛车。

    宁水村有牛车的总共就那几家,平时谁家想去个县里都去搭人家的牛车一道去,万一要买的东西多了,托牛车一并拉回来也省力。

    是以,搭车的人都会给个几毛钱作心意。

    这也算是一笔收入,谁也不会嫌少。

    在宁然的上辈子,她与这刘大叔还是有点交情。

    刘大叔为人忠善热情,遇上谁家有麻烦都会上去帮忙,还帮了宁然不少,宁然对刘叔的印象不错。

    这次见宁然腿伤了,宁成晖和许玉珠两个人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苦,刘叔也没要他们的钱,很爽快的就答应带他们一路。

    “晖叔,你这还比我大一辈,我就这么叫您了。”刘叔回头说。

    “宁然这孩子,我还是看着她长大的呢,也忒不容易了。要我说你们家清凤,就是个拎不清的,都是亲人,有啥大不了的?天天闹腾着。”

    “就是苦了宁然这么懂事的孩子。”

    这话说的宁成晖和许玉珠心里都不是滋味儿。

    就是宁成晖,到现在腰还疼着,也没见宁清凤一家问问,让他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宁然一边听,一边无语。

    宁清凤一家是在村子里出了名的,只是这个名声不是什么好的就是了。

    她索性不听了,闭着眼睛靠在许玉珠身侧。

    见宁然似乎要睡觉,许玉珠心疼宁然,连忙换了个坐法来让宁然靠的舒服。

    实际上,宁然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她的神识早就进了银镯空间,去找医学药典看。

    银镯里的医典多到离谱。

    上一辈子她死的时候,都已经研究了十三年了,还只是看了银镯里大约六分之一的典籍而已。

    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对这些书腻。

    等许玉珠再叫醒宁然,就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正好赶上了大中午,这个时节热的让人简直要怀疑人生。

    就连宁然,再睁开眼时,都被迎面而来的热潮刮的懵了下。

    刘叔为人实诚,进县里来是给人家运货的,大约要下午才能回村里。

    他和宁成晖、许玉珠商量后,直接将三人送到了县医院门口,又合计下午四点左右干完活,再来带三人一路回村里。

    所以,宁然很开心,她至少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支配。

    但……怎么支开宁成晖和许玉珠就是个问题了。

    宁然想的眼珠子直转。

    宁成晖和许玉珠还在和刘叔告别,一等人走了,转身就看见宁然心不在焉的模样,他们连忙走近。

    “然然?等久了是吧,热不热?”宁成晖关心的问。

    她在空间时候,真心不热的来着。

    宁然笑了笑,“没事,外公外婆,我们先进去找个位置坐下。”

    “好,先进去。”

    一般情况下,二人对宁然的话是不会有别的想法的,从来都是同意。

    他们也就是觉得宁然站久了特热,本来就是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这个。

    当下,宁成晖和许玉珠就赶紧扶着宁然往医院里头走。

    但宁然担心宁成晖的腰,特地走得慢了些。

    这时候的医院远不像后来的那种,医学设备不齐不说,医院大厅里的环境也不是很好。而县医院又是这附近方圆数个县城中最好的医院,医生资源再怎么样不行,也算是这时候好的了,规模也较其他医院大得多。

    故而多数患者都会来这里就医,这也就导致患者们的家属差不多都要挤满了大厅,空气流通不行,闷得很,带着股燥热,吹得人心里烦。

    宁然多少有点职业洁癖。

    她不是很舒服。

    没办法,这时候条件不好,交通也不行,大多数患者家属中午只要没有事,基本上都会选择在大厅里的地板上打个地铺,就地躺着就算午睡了。

    就是住院区,也有人直接在走廊里打地铺躺着的。

    宁成晖和许玉珠找了半天,才找到有个空着的座位,扶宁然坐下后,他们心想这都正午了,宁然早上吃的又少,肯定饿了。

    一咬牙,宁成晖和许玉珠决定去医院食堂,花一毛钱买了个素包子给宁然吃,至于他们两个老家伙,饿一顿又不碍事。

    这么想着,宁成晖就对宁然说:“然然,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先去排队给你挂个号,你外婆再去医院食堂给你买两个包子吃。”

    “嗯,外婆,你记得多买几个,我们一块吃。”宁然习惯性的说。

    宁成晖和许玉珠欣慰的应下,确定宁然没事,就赶紧离开了。

    趁这时候人少,还能早点挂上号呢。